Nature:又见“肠-脑”重磅研究!孕妇肠道菌群在影响胎儿的大脑发育

2020-09-25 中国生物技术网 生物探索

北京时间9月24日,发表在《Nature》上的一项新研究中,来自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研究团队表明,母体肠道中的数十亿微生物在调节着关键的代谢产物,而它们对胎儿大脑的健康发育至关重要。

北京时间9月24日,发表在《Nature》上的一项新研究中,来自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研究团队表明,母体肠道中的数十亿微生物在调节着关键的代谢产物,而它们对胎儿大脑的健康发育至关重要。

虽然母体肠道微生物组与其后代脑功能和行为异常有关(通常是由于感染、高脂饮食或孕期压力等因素引发),但到目前为止,科学家们还不清楚它们是否在关键的产前时期也会影响胎儿的神经发育。

为此,UCLA综合生物学与生理学系Elaine Hsiao实验室的研究团队分别培养了用抗生素杀死肠道微生物组的小鼠,以及培养的无菌小鼠。然后,他们研究了母体微生物组缺失和选择性重建微生物组如何影响小鼠胎儿的神经发育。

研究第一作者、博士后研究员Helen Vuong说:“母体肠道菌群的减少会破坏胎儿的大脑发育,改变胎儿大脑中开启的基因,包括许多参与神经元新轴突形成的基因。”

轴突是连接神经元并使得它们能够通信的微小神经纤维。研究人员观察到,特别是连接大脑丘脑和皮层的轴突数量和长度都有所减少。

Vuong说:“这些轴突对于感知环境的能力特别重要。与此相一致的是,缺乏肠道微生物组的怀孕小鼠所生的后代在某些感官行为上存在缺陷。”

研究结果表明,母体肠道微生物组可以通过调节进入胎儿大脑的代谢物来促进其健康发育。

Vuong说:“当我们测量母体和胎儿血液,以及胎儿大脑中的分子类型和水平时发现,在怀孕期间缺乏肠道菌群时,特定的代谢产物通常也会减少或缺失。”

随后,研究人员在具有这些关键代谢产物的条件下培养出了神经元,并将这些代谢物引入微生物组被耗尽的怀孕小鼠体内。

Vuong说:“当我们在这些代谢物存在的条件下培养神经元时,它们长出了更长更多的轴突。当我们给怀孕小鼠补充关键代谢物时,其胚胎大脑中的代谢物水平得到了恢复,对轴突发生和后代行为的损害也得到了预防。”

肠道微生物组真的具有不可思议的能力,它们不仅能调节怀孕母体内的许多生化物质,而且还调节着发育中后代及其大脑中的生化物质。

这项新研究还指明了促进轴突形成的代谢产物。

研究结果表明,母体肠道微生物组可能通过微生物调节的代谢产物向发育中的大脑神经元发出信号,从而促进胎儿丘脑皮层的轴突发生,至少在小鼠中是这样的。

该研究通讯作者、微生物学、免疫学和分子遗传学助理教授Elaine Hsiao表示,这些发现对人类的适用性还不清楚。

她说:“我们不知道这些发现是否适用于人类,以及如何将其应用于人类。然而,有许多神经发育障碍被认为是由怀孕期间经历的遗传和环境风险因素造成的。我们的研究表明,孕妇怀孕期间的肠道菌群也应该被考虑和进一步研究,因为这不仅会影响母亲的健康,而且可能还会影响后代的健康。”

原始出处:

Helen E Vuong, Geoffrey N Pronovost, Drake W Williams,et al.The maternal microbiome modulates fetal neurodevelopment in mice.Nature. 2020 Sep 23. doi: 10.1038/s41586-020-2745-3.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0-09-28 jacob9231

    好文赞赞赞

    0

  2. 2020-09-25 Jessica

    母体肠道中的数十亿微生物对胎儿大脑的健康发育至关重要,之前的研究也表明母亲肠道微生物可以决定后代的代谢能力,如果是胖妈妈,后代肥胖的的概率会增加。所以在怀孕时,母亲体内的肠道菌群质量真的很重要!那些找别人**的,一点都不为自己的孩子考虑,**妈妈的生活习惯和饮食习惯都会影响肠道菌群 然后进一步影响孩子的智力和代谢能力。

    0

相关资讯

Nature:母体微生物组可调控胎儿神经发育

通过研究耗尽和选择性重建的母体肠道微生物组对小鼠胎儿神经发育的影响,探究母体肠道微生物组在稳态过程中调节早期胚胎大脑发育和后代晚期行为的作用。

Blood:不可思议,肠道菌群可决定易感者是否罹患白血病!

pB-ALL的遗传易感性形成独特的肠道微生物群;在没有感染刺激的情况下,通过抗生素治疗扰乱肠道微生物群可在易感基因携带者中引发白血病。

JAHA:素食对缺血性心脏病患者心脏代谢危险因素、肠道菌群和血浆代谢组的影响

VD与最佳药物治疗相结合可降低缺血性心脏病患者氧化LDL-C水平,改善心脏代谢危险因素,并改变肠道微生物的相对丰度和血浆代谢产物水平。

越“活”越开心,益生菌应该怎么吃?

煽动性的语言配上魔性的宣传,让消费者自掏腰包的同时,也记住了:100亿活的乳酸菌能帮助肠道做“运动”。

Cell Rep:灵芝衍生物或有望帮助治疗非酒精性脂肪肝!

研究报道了灵芝杂萜衍生物(GMD)的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的效应,研究者表示,GMD能增加拟杆菌属细菌的丰度从而激活拟杆菌属-叶酸-肝脏通路,进而减缓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的症状。

Cell Host Microbe:肠道菌群和老年健康,从结果中解开根源

研究者将讨论微生物群如何随着健康和不健康的老化而改变,评估哪些变化可能是直接的原因,并讨论老化微生物群的特征,使其特别易于操纵。益生菌干预对年老体弱的的成年人有更明显和持久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