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来PLOS ONE发文量下降44%,去年Scientific Reports发文量下降30%

2019-09-16 医咖会 医咖会

当PLOS ONE在2016年首次亮相时,创始人宣传其将改变学术出版界,这是第一本覆盖多学科、大出版量、开放获取(OA)的期刊。5年后,其出版商Peter Binfield 预测到2016年,50%的学术论文将发表在100个类似PLOS ONE这样的“巨型期刊”(megajournals)上。(注:megajournals,指比传统期刊出版量大得多并接受率很高的经过同行评议并实行开放获取出版模式的

当PLOS ONE在2016年首次亮相时,创始人宣传其将改变学术出版界,这是第一本覆盖多学科、大出版量、开放获取(OA)的期刊。5年后,其出版商Peter Binfield 预测到2016年,50%的学术论文将发表在100个类似PLOS ONE这样的“巨型期刊”(megajournals)上。

(注:megajournals,指比传统期刊出版量大得多并接受率很高的经过同行评议并实行开放获取出版模式的学术期刊)

PLOS ONE逐渐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期刊,2013年高峰期时发表了3万多篇论文,后来陆续出现了多个“模仿者”,但是这一数量远远低于Peter Binfield的预估数量。

“巨型期刊”的发文量在下降

根据Scopus数据库的数据,2013年到2018年,PLOS ONE的发文量下降了44%。另外一个“巨型期刊”Scientific Reports,在2017年的发文量超过了PLOS ONE,但是2018年的发文量也下降了30%(下图)。新“巨型期刊”的增长并未抵消发文量下降带来的影响。2018年,PLOS ONE、Scientific Reports和11家稍小一些的“巨型期刊”发文总量仅占全球论文的3%。

不过一些人表示,“巨型期刊”在学术出版领域仍然占据独特且重要的位置。因为他们的论文接收率很高,可达到投递稿件的50%,而且他们也不坚持要求新颖性,可以发表有一些价值的发现,例如重现某些研究的结果以及阴性结果。

此外,相比挑选论文更苛刻的其他OA期刊,例如Nature Communications和Science Advances等,PLOS ONE的收费更低,每篇论文需要1595美元,而前两个杂志每篇论文收费4500元。

发文量下降的原因

发文量下降的主要原因是投稿量下降。Scientific Reports的影响因子下降后,投稿量明显减少。作者们密切关注的这个指标,通常在期刊迅速扩张时会下降,Scientific Reports就是如此。

这些“巨型期刊”失去了其吸引作者的一个巨大优势:快速发表。早期,PLOS ONE和Scientific Reports的平均发表周期约为3个月,而传统期刊的平均发表周期约为5个月。但根据2018年的一项研究,PLOS ONE的时间已上升至6个月,Scientific Reports上升至5个月[1]。

8月份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基于某些以被引数为基础的指标,这些期刊与科学前沿的联系在削弱。该研究分析了11个“巨型期刊”有多少文章被三个高质量期刊引用:Nature,PNAS,Science;以及这三个期刊的论文有多少被“巨型期刊”引用。结果显示,对于PLOS ONE,这两个指标在2008年到2016年显着下降,逐渐趋向于零[2]。

但PLOS ONE主编表示,这一研究太过狭隘,没有意义。因为PLOS ONE近年来发表了更多的临床研究,这一主题通常不会出现在上述三个期刊中。

他还表示,期刊投稿量下降源于新OA期刊日益激烈的竞争。“我们拥有的先发优势,现已不复存在”。不过,PLOS ONE和Scientific Reports的负责人表示,论文投稿量正再次上升。PLOS ONE增加了新的服务以吸引更多作者,包括发布同行评审的评论。

尽管创始的“巨型期刊”发文量在下降,但其他选文更苛刻或更专业的OA期刊正在蓬勃发展。例如:Medicine,BMJ Open,IEEE Access。涉及范围较广、会考虑论文新颖性的OA期刊例如 Nature Communications 和 Science Advances 也在扩大。对此类期刊进行研究的专家Cassidy Sugimoto表示:“对我而言,巨型期刊并不是正在消亡,相反,这表明了更多样化的发表选择”。

参考文献:

1. https://helda.helsinki.fi/dhanken/handle/123456789/203603

2.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2Fs11192-019-03144-6

本文整理自:

Open-access megajournals lose momentum as the publishing model matures. Science. Sep. 10, 2019

相关资讯

代表陈静瑜:做一台肺移植手术能救一个人,建设好公卫能救成千上万人

2月29日,被誉为“中国肺移植第一人”的陈静瑜和团队历经6个多小时奋战,顺利完成了全球首例新冠肺炎终末期患者的双肺移植手术。

被裁40名医护多不愿返岗,怕回去没好果子吃!

鲁迅说,挪拉的出走,不是堕落就是回来。

美国危险!总统开始捐款!累计病例破百,早有人因此死亡!

据中国日报网3月4日(当地时间3日)消息:美国白宫发言人斯蒂芬妮·格里沙姆在推特上晒出一张支票,显示总统特朗普将2019年第四季度工资10万美元捐给了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用来抑制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由此看来,美国疫情已经发展到一个关键阶段,总统也着急了。据《今日美国报》报道,截至美东时间3日下午5时,美国已报告9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确诊感染总数达到117例,另有231人正处于密切观察中。多例

老人白天老打瞌睡不是好事儿!美研究称:患糖尿病、癌症、高血压风险高

对于很多老年人,眯着眼睛躺在躺椅上一睡半天好似很惬意。但近日美国斯坦福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白日嗜睡不是什么好事儿,会增加糖尿病、癌症以及高血压等疾病风险。这项研究共纳入10930名居民,34%年龄≥65岁。研究者每隔3年电话随访一次受试者,共两次。首次随访中,23%的65岁以上受试者符合嗜睡标准;二次随访中,有24%报告嗜睡。有41%称困顿想睡长期存在。结果显示,首次随访报告嗜睡的老年人,3年

美国科学家刚刚发现:病毒恐怕已经在美国传播六周了

近日,美国一位研究新冠病毒基因的科学家得出了一项惊人的发现…..这位科学家名叫Trevor Bedford,是美国华盛顿州大学流行病学部的一位副教授。他曾因为参与分析过1月19日美国出现的第一例新冠病毒感染者的病毒样本基因,而被美国《纽约时报》和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过。1.jpg(截图来自美国华盛顿大学官网)日前,Trevor Bedford在他的个人社交账号上公布了一个惊人的发现。他说,他通过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