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 Death Dis:HOTAIRM1/miR-107/TDG通路调控甲状腺乳头状癌细胞的增殖及侵袭

2020-04-19 QQY MedSci原创

甲状腺乳头状癌(PTC)是一种最常见的甲状腺恶性肿瘤。近年来每年报道的新增PTC患者数量在不断增加,且确诊患者的年龄趋于年轻化。因此在病理学水平上研究PTC的发生发展及转移至关重要。

甲状腺乳头状癌(PTC)是一种最常见的甲状腺恶性肿瘤。近年来每年报道的新增PTC患者数量在不断增加,且确诊患者的年龄趋于年轻化。因此在病理学水平上研究PTC的发生发展及转移至关重要。

长链非编码RNA(lncRNA)是一种长度超过200个核苷酸的非编码RNA,近年来已被鉴定出具有多种功能,包括参与细胞自噬反应、控制细胞分化以及充当microRNA的竞争性内源RNA(ceRNA)。且研究发现一些充当ceRNA的lncRNA能够参与癌症的转移及侵袭作用。

现已发现lncRNA HOTAIRM1在多种人类癌症中起抑癌作用。但在甲状腺乳头状癌(PTC)中HOTAIRM1的生物学作用和临床意义还有待研究。

在该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在PTC组织中,HOTAIRM1的表达水平显著下调,且HOTAIRM1的低表达水平对应着淋巴结的转移及肿瘤TNM分期晚期。通过细胞计数、集落形成、流式细胞术检测细胞凋亡反应,transwell小室实验及伤口愈合等实验发现,过表达HOTAIRM1能够抑制体外培养的PTC细胞的增殖、侵袭及迁移能力。

此外,研究人员通过生物信息学分析确定miR-107为HOTAIRM1的靶标。双荧光素酶报告基因及RNA免疫沉淀测定实验表明,HOTAIRM1能够充当miR-107的竞争性内源RNA。增加miR-107可以逆转过表达HOTAIRM1产生的影响。抑制miR-107能够抑制PTC细胞的增殖、侵袭及迁移能力。过表达HOTAIRM1及抑制miR-107表达会抑制移植瘤小鼠中肿瘤的发生。生物信息学预测及双荧光素酶报告基因实验证明了miR-107能够结合TDG基因的3'-UTR区域。HOTAIRM1能够通过调控miR-107来调节TDG的表达。

总而言之,该研究证明了在甲状腺乳头状癌中,HOTAIRM1是一种新型的肿瘤抑制性lncRNA,HOTAIRM1/miR-107/TDG通路可以作为PTC治疗的潜在靶标。

原始出处: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JCEM:白细胞端粒长度与甲状腺乳头状癌风险

由此可见,该研究结果表明RTL与PTC的易感性显著相关。端粒长度和PTC风险之间存在明显的反向U形关联。端粒长度可能是一种潜在的、有价值的生物标志物,用于识别具有PTC高风险的个体。

全面读懂甲状腺乳头状癌的超声表现

甲状腺乳头状癌(PTC)是最常见的甲状腺恶性肿瘤,约占原发性甲状腺癌的 80%-90%。PTC 的预后与其临床特征及病理学特征密切相关,前者包括年龄、性别、肿物大小、腺体外延伸及远处转移等,后者包括分化程度、血管侵袭性、非整倍体细胞的分布等。

JCO:男性甲状腺乳头状癌预后是否更差?BRAF V600E突变说了算

大多数甲状腺乳头状癌患者表现为惰性生长,但也有部分患者表现为侵袭性疾病,如何个体化的管理甲状腺乳头状癌患者是临床的热点,这就有赖于合适的风险分层,尤其是对患者死亡风险的分层。既往的研究发现男性可能是甲状腺乳头状癌预后的独立危险因素,但各个研究结果报道不一,尚无定论。近日发表在JCO杂志的一项研究,根据患者的BRAF V600E突变状态进一步分子,评估男性是否为甲状腺乳头状癌的独立预后因素。

PLOS ONE:我国学者发现甲状腺乳头状癌生物标志物

最近,我国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研究,旨在探讨术前血清基质金属蛋白酶-2(MMP-2)作为全身或部分甲状腺切除术后预测PTC预后的生物标志物的有效性。

JCEM:DICER1突变在儿童发生的甲状腺乳头状癌中频率如何?

众所周知甲状腺乳头状癌(PTC)是青少年常见的恶性肿瘤,但是与成人PTC在分子和临床上不同。 DICER1基因突变与甲状腺异常相关,包括多结节性甲状腺肿和分化型甲状腺癌。Jonathan D Wasserman等人研究了儿童PTC中DICER1变体的患病率,特别是在没有常规PTC致癌改变的肿瘤中,并将结果发表在近日的JCEM上。

JCO:甲状腺乳头状癌患者年龄相关死亡风险与BRAFV600E有关

在过去的65年,患者确诊时的年龄一直被用作甲状腺乳头状癌患者风险分层的依据。但是如此应用是否合适,尤其是对BRAF基因不同的患者是否合适尚不清楚。JCO近期发表了一篇文章,研究患者确诊时年龄是否为主要的死亡风险因素。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