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rt:住院的COVID-19患者的肺动脉高压和右心室受累

2020-07-19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在COVID-19非ICU住院患者中,PH(而非RVD)与更严重的COVID-19体征和较差的院内临床预后有关。

近日,心脏病领域权威杂志Heart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这项研究旨在评估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非重症监护病房(ICU)住院患者的肺动脉高压(PH)和右心室功能障碍(RVD)患病率、特征和预后价值。

这项单中心、观察性、横断面研究纳入了211例接受单次胸腔超声心动图检查(TTE)的COVID-19非ICU住院患者。排除了声学窗较差(n=11)的患者。研究人员比较了有无PH(估计的收缩期肺动脉压>35 mmHg)和有无RVD(三尖瓣环平面收缩压<17 mm或S波<9.5 cm/s)患者的临床、影像学、实验室检查和TTE结果。该研究的主要终点是院内死亡或ICU入院。

该研究的最终分析共纳入了200例患者(中位年龄为62岁(IQR为52-74岁),男性占65.5%)。PH和RVD的患病率分别为12.0%(24/200)和14.5%(29/200)。与无PH的患者相比,PH患者年龄较大,既往有心脏病合并症的负担也更重,并且有更严重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2(SARS-CoV-2)感染体征(放射性肺受累、实验室检查和氧合状态) 。与没有RVD的患者相比,RVD的患者有更高的既往心脏合并症负担,但没有证据表明SARS-CoV-2感染更为严重。PH的存在与院内死亡或ICU入院率较高相关(41.7 vs. 8.5%,p<0.001),而RVD则与之不相关(17.2 vs. 11.7%,p=0.404)。

由此可见,在COVID-19非ICU住院患者中,PH(而非RVD)与更严重的COVID-19体征和较差的院内临床预后有关。

原始出处:

Matteo Pagnesi.et al.Pulmonary hypertension and right ventricular involvement in hospitalised patients with COVID-19.heart.2020.https://heart.bmj.com/content/early/2020/07/16/heartjnl-2020-317355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07-19 明天jing

    肺动脉高压表面是罕见病,事实上临床上并不少见,治疗药物虽然有一些,但是整体仍然不理解,可能未来需要采用综合治疗措施。

    0

相关资讯

肺动脉高压该怎么用药?阜外医院经验

肺动脉高压可源于肺血管自身病变,也可继发于其他疾病。肺动脉高压第一大类动脉性肺动脉高压晚期预后极差。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口服曲普司他尼联合治疗肺动脉高血压

口服曲普斯蒂尼可改善肺动脉高压(PAH)患者的运动能力,但对临床结果的影响未知。为了评估与安慰剂相比,口服曲普斯蒂尼对最近开始获批口服单药治疗的PAH参与者首次判定临床恶化事件时间的影响。

Circulation:表观调控因子TET2或可作为肺动脉高压的生物标志物

肺动脉高压(PAH)是一种致命的血管病。遗传病例与BMPR2及其他16个基因的胚系突变相关;但这些突变发生在不到25%的特发性PAH患者中,在结缔组织疾病相关的PAH中很少见。临床前研究表明表观遗传失

OCC 2020丨谁能拯救“蓝嘴唇”?肺动脉高压辩论会精彩角逐

2020年5月28日,由上海医学会和上海市医学会心血管病分会主办的第十四届东方心脏病学会议第一天。其中的肺循环疾病论坛,特设肺动脉高压(PAH)靶向药物治疗辩论赛环节,由多位专家针对两个主题进行辩论性

Eur Respir J:中亚高原居民心功能和肺动脉高压情况

与低海拔居民相比,高原居民长期暴露于缺氧与高PAP以及左右心功能轻微改变有关。根据专家对慢性高海拔疾病的共识定义,在这一大型高原人群中,HAPH的患病率在6%至35%之间变化。

Arthritis Rheumatol:TNF在结缔组织病相关性肺动脉高压新模型中可诱发闭塞性肺血管病

TNF-Tg小鼠代表了CTD-PAH的新模型,复制了关键疾病特征,可作为发现和评估治疗方法的有价值工具。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