癫痫发作,也许是寄生虫惹的祸!

2019-04-19 徐庚 魏宇魁 医学界神经病学频道

癫痫的发病机制极为复杂,多种因素如遗传、肿瘤、感染、外伤等均可导致癫痫的发生。所以在癫痫的诊疗过程中,怎样辨明病因是神经科医生面临的一大挑战。在遇上较为罕见的情况时,更需小心谨慎,避免漏诊误诊。

癫痫的发病机制极为复杂,多种因素如遗传、肿瘤、感染、外伤等均可导致癫痫的发生。所以在癫痫的诊疗过程中,怎样辨明病因是神经科医生面临的一大挑战。在遇上较为罕见的情况时,更需小心谨慎,避免漏诊误诊。

本期病例,就是一个典型代表。

病历资料


(本病例由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魏宇魁医生提供)

▌病史:

患者女,18岁,发作性双眼向右侧凝视伴意识不清近1年。

2012年8月5日,患者无明显诱因出现头晕,未予特殊处置。8月6日,乘车时突然出现双眼向右侧凝视、头向右扭曲,出现意识不清、跌倒,持续约30分钟后恢复正常,无大小便失禁。

2012年9月18日,晚饭后再次出现上述症状,持续约1.5小时。入当地医院住院治疗,考虑“颅内炎性肉芽肿、症状性癫痫”,给予抗癫痫药物(Antiepileptic Drugs,AEDs)治疗,未出现上述症状。

2012年10月13日,入住神经内科给予对症治疗,激素治疗一个月后出院。出院后规律服用AEDs,有2次癫痫发作。

2013年7月,再次癫痫发作,遂住院进一步治疗。

▌辅助检查:

核磁共振(MRI):轴位T1加权像见左侧额叶低信号影,T2加权像显示病变为高信号,周围见片状水肿带。MRI增强显示病变不规则强化。

诊断

脑裂头蚴病

诊疗经过:

该患者临床表现及影像学检查不典型,为了明确病变性质,指导进一步治疗,给予左额叶病变切除术。术中对病变组织进行活检,镜下可见蠕动的虫体,明确该患者为脑裂头蚴病。术后进行驱虫和AEDs治疗,并逐渐停用AEDs,未出现癫痫发作。

诊断困难的罕见病,
“脑裂头蚴病”了解一下!

▌疾病简介

脑裂头蚴病是由曼氏迭宫绦虫(又称孟氏裂头绦虫)的幼虫(裂头蚴)引起的一种疾病。

成虫较少寄生人体,对人的致病力不大。而裂头蚴可寄生人体引起曼氏裂头蚴病,危害远较成虫大。

在裂头蚴寄生部位,可形成嗜酸性肉芽肿囊包,引起局部肿胀甚至脓肿。

脑裂头蚴病常有阵发性头痛史,严重时伴有昏迷或喷射状呕吐,视力模糊,间歇性口角抽搐肢体麻木,抽搐甚至瘫痪等,极易误诊。

(图片说明:曼氏迭宫绦虫生活史图解)

脑裂头蚴病的临床表现主要有癫痫发作、进行性头痛、头晕、意识障碍、偏瘫、失语和构音障碍。其中癫痫发作和头痛是最常见的症状,发热极为少见。

▌疾病诊断

在各项影像学检查中,核磁共振有助于诊断脑裂头蚴病,典型的MRI表现包括异常强化影,如外周环型、曲折串珠样或匍行管状增强,以及随访MRI中病变位置和形状的变化。Cong等人报道,第一次就诊诊断为脑部裂头蚴病的准确率为0%,经过影像学检查和多次随访MRI检查后,诊断准确率分别为11.8%和28.6%[1]。Song等人认为最具特征性的发现是MRI增强表现为隧道征。除影像学检查外,还可通过血清学抗体、病理检查、虫体评估等手段帮助确诊[2]。

该病的鉴别诊断有感染性肉芽肿、脑肿瘤性病变、结核性脑膜炎等。

▌ 疾病防治

预防该疾病,应加强科学卫生宣传,改变不良传统观念。不用蛙肉外贴伤口,不吃生的或未煮熟的肉类,不饮生水,以防感染。

脑裂头蚴病的治疗手段主要有手术治疗和药物治疗两种,通常来说手术治疗效果更优。对于没有手术指征的患者,可以用吡喹酮和阿苯达唑治疗。

总结

脑裂头蚴病极为罕见,但是如果患者在流行性裂头蚴病区出现癫痫、进行性头痛、头晕和游走性肉芽肿病变,则应考虑诊断脑裂头蚴病。应通过询问病史并进行病理或免疫检查,以排除本病。

专家点评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徐庚教授

这样的病例在神经外科较为少见,诊断上存在着一定的困难。这类病人往往首诊于神经内科,而后才转至神经外科。脑裂头蚴病的发生常和病人接触猫狗相关,尤其多见于农村地区。

裂头蚴幼虫可破坏脑组织,对人体造成极大危害,可产生偏瘫、失语等症状。本病属于寄生虫病,对抗生素较为敏感,经抗生素治疗后,往往可以痊愈。人们在接触猫狗等动物前,应注意卫生,以预防裂头蚴病。

相关资讯

我不是癫痫好多年,我只想潇洒走一回!

20多年的怪病仅用了一种药就治好了!

丙泊酚诱发无痛人流术后癫痫持续状态1例

患者,女,28岁,体重52Kg,因G2P1孕42天,拟行人工流产术。体格检查无异常,否认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癫痫病史,否认药物过敏史。入室后常规检测,生命体征平稳,开放外周静脉通路,静脉注射丙泊酚140mg(生产厂家:四川国瑞药业有限公司)内含2%利多卡因2ml。

Nat Med:局灶性癫痫的新型基因疗法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神经学研究所的Andreas Lieb及其同事尝试在大鼠身上使用病毒介导的基因疗法,以检测它是否能减少癫痫发作以及耐受性如何。这项研究成果发表在著名期刊《Nature Medicine》上。

Nat Commun:针对“隐形口袋”治疗中风和癫痫

理想的药物只影响确切的细胞和神经元,而不产生不必要的副作用。这一概念对治疗精致复杂的人脑尤为重要。冷泉港实验室的科学家揭示了一种机制,为中风和癫痫特异性治疗指出了一条明路。

29岁癫痫患者的突然死亡:用了8天无限极,推销员自称医生

62岁的王天国与50岁的喻可会将永远记住2016年5月10日的那个夜晚。那天,自称持有医师证的“赵医生”坐在他们家中的沙发上,通过一款手机测试软件证明夫妇二人29岁的儿子王勇所患并非癫痫,而是“肾虚”。“赵医生”随后给王勇开了价值8000多元的无限极保健品,并要求他停用已经吃了一年半时间的抗癫痫药物卡马西平,以证明“吃我的药效果好”。然而仅仅8天后,王勇于2016年5月18日癫痫大发作,在床上

腹痛呕吐伴癫痫发作差点误诊为急腹症 多亏做了这一检查

30岁男性,以“腹痛、恶心、呕吐3天,抽搐半天”入院,否认糖尿病及其他慢性病病史,否认癫痫及癫痫类症状发作史。患者险些被误诊为急腹症继发性癫痫,多亏这一常规检查——血糖测试才发现真正病因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