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盘点】近期听力损失进展

2018/10/28 作者:AlexYang   来源:MedSci原创 我要评论0
Tags: 听力损失  

听力损失(hearing loss)又称聋度(deafness)或听力级(hearing level)。是人耳在某一频率的听阈比正常听阈高出的分贝数。由于年龄关系产生的听力损失称为老年性耳聋;由于社会环境噪声(年龄、职业性噪声和疾病等影响除外)产生的听力损失称为社会性耳聋;职业性噪声导致的听力损失称为噪声性耳聋。梅斯医学小编整理了近期听力损失的研究进展,与大家一起分享学习!


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基于手机的自我听力测试应用在阈值评估中的准确性研究在不同频率和耳机类型下的筛选有效性。研究包括了22名成年人参与(10名听力正常;12名患有感官听力损失;n=44只耳朵)。他们经历了传统的听力测定和进行了6种自我听力测试(2种不同的应用和3种不同的耳机组合),研究人员对所测量的结果与传统的听力测试结果进行了比较。

研究人员阐释了不同的听力测试应用在频率和耳机类型上的准确性差异。研究发现,频率在1000, 2000, 4000和6000 Hz时,使用iPhone 标准耳塞耳机和uHear app时,与传统阈值结果相比是准确的(邦费罗尼校正后p>0.002);并且在 500, 1000, 2000, 4000和6000 Hz时筛选轻度或者更严重听力损失(>25dB HL)时是有效的((81%-100%敏感性、特异性、阳性和阴性预测值。另外, uHearing测试app在使用帖耳式耳机时,在2000, 4000和 8000 Hz下对阈值的评估和轻度或者更严重的听力损失(>25dB HL)的筛选也是有效的。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当使用合适的耳机时,自我听力测试app在听力阈值的评估上和轻度到更严重(>25dB HL)听力损失的筛选上是有效的。为了确保准确性,制造商应该特别指出特定app所用的耳机类型使用说明。


听力损失是一种常见的神经感官障碍,大约有一半的案例是由遗传因素引起,并且大约70%的遗传听力损伤为非综合症听力损失(NSHL)。GJB2、GJB3、SLC26A4和MT-RNR1是最常见的NSHL遗传诱发因素。因为不同的遗传背景,这些常见的引起耳聋基因的变异谱在中国的不同地区不同。因为在中国南方Hakka人群中这些变异的数据还没有,因此有研究人员从1252名新生儿的血液样本中通过半导体测序对相关基因进行了检测。

研究人员发现,在18个引起耳聋的基因中,检测到了100个变异位点。在参与者中,95名参与者携带耳聋耳聋基因变异,携带比例为7.59%。GJB2、SLC26A4、GJB3和线粒体基因中的变异频率分别为 3.04%, 3.51%, 0.16%和0.88%。研究人员还对单基因纯合和混合异质变异参与者进行了跟踪调查。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研究首次分析了Hakka人群中引起耳聋的基因变异谱,为未来的新生儿筛选和遗传咨询提供相关资料。


听力损失是老年人中常见的一种疾病。为了降低听力损失的的流行度,鉴定相关的风险因素是非常重要的。尽管一些研究发现了牙齿状态与听力锐度之间的关系,很少有研究调查了但单边咀嚼与听力锐度之间的关系。

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单边听力损失对听力锐度的影响,并且关注了听力损失的风险。研究总共包括了81名参与者(年龄在51-87岁之间),并通过目测对咀嚼习惯进行确定。研究人员将参与者分成了2组:单边咀嚼组(UCG; n=43)和双边咀嚼组(BCG;n=38)。研究人员将倾向性的一边咀嚼作为UCG,并在频率为500, 1,000, 2,000和4,000 Hz时在一个无噪音室内利用纯音听力测定对听力损失进行评估。听力损失定义为在任何频率和耳朵中听觉阈值大于50dB。研究发现,UCG组与BCG组相比,2000和4000Hz时的平均听力阈值均显著提高,分别为5.12和15.75dB(P < 0.05)。UCG组在承受听力损失方面要比BCG组高3.78倍(95%置信区间(CI):1.81-7.88)。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结果表明了双边咀嚼对预防听力损失是必要的。他们的研究结果为单边咀嚼习惯患者中听力损失风险减少的干预提供了依据。


最近,有研究人员利用来自英国的一个老年群体调查了ARHI与认知舰队之间的联系情况,并且还探索了未治疗听力损失与社会孤立作为该观察结果解释的可能性。

研究为一个代表性的分析,包括了第7波英国老龄化纵向研究(ELSA)中的男性和女性,他们的年龄均为不小于50岁,并且均为英国社区人口。研究排除了那些诊断患有痴呆症、阿兹海默症、帕金森氏症或者耳朵感染和耳蜗移植的参与者。研究包括了第7波ELSA中的9666名个体,其中7385名符合分析的标准(55.1%女性;平均年龄(SD):67.4 [9.4] 岁)。在这个群体中红,3056名(41.1%)患者具有轻度听力损失,755名(10.2%)患者具有重度听力损失;834名(11.3%)使用了助听器;7155名(96.9%)患者为白种人。听力损失对认知具有负相关关系;对于那些具有中度到重度听力损失的患者,与没有听力损失的参与者相比,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条件下,记忆评分整整少了1个点(-1.00; 95% CI, -1.24 to -0.76)。然而,该相关性旨在未治疗的听力损失个体中观察到(-1.16; 95% CI, -1.45 to -0.87)。证据表明了社会孤立是其中的调节因子。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尽管听力损失和认知是有关联的,未治疗听力损失促使了该相关性。社会孤立在未治疗听力损失个体中是一个调节因子。认知减退与ARHI的相关性可以通过早期听力重建和增加对老年人的筛选机会来进行预防


镰状细胞贫血是一种广泛的血管闭塞性疾病,可以影响从微血管到肌肉活动。其中耳蜗功能同样也能收到血管鼻塞的影响。最近,有研究人员进行了旨在确定镰状细胞贫血对听力和平衡功能造成什么样影响的研究。

研究包括了46患有镰状细胞贫血的患者和45名健康对照。研究发现,在125Hz和16000Hz之间,所有镰状细胞贫血患者的听力阈值要比对照组统计学上显著更高(p < 0.05)。镰状细胞贫血患者右耳的正常听力速度占比71.1%,传导性听力损失(CHL)占比4.4%,感官听力损失(SNHL)占比22.2%以及混合听力损失占比2.2%;左耳相应的占比分别为71.1%、2.2%、22.2%和4.4%。研究人员在头晕、自发性眼球震颤、视动、跟踪测试电池、静态和动态位置测试以及扫视准确性和扫视峰值速度方面均未发现显著差异。然而, 眼跳潜伏期在镰状细胞贫血患者中要比对照组更长。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虽然镰状细胞贫血能够引起听力缺陷,但是对中枢和周边前庭系统不产生影响。


最近,有研究人员测试了二甲双胍对噪音诱导的听力损失的保护性作用。

研究中包括了24只小鼠。第一组只接触噪音,第二组摄食二甲双胍,第三组接触噪音并摄食二甲双胍,第四组不接触噪音也不摄食二甲双胍,且作为对照组。在测量了基线DPOAE和ABR后,二甲双胍组和二甲双胍+噪音接触组通过填喂法对其进行为期10天的每天300mg/kg二甲双胍剂量的处理。在第11天,第一组和第3组在105Db SPL中接触15个小时的白噪音。在噪音接触后,研究人员测量了所有小鼠在第1天、7天和21天的DPOAE和ABR。最后,研究人员对耳蜗组织进行了免疫组化染色评估。

研究人员发现,第1组和第3组的ABR阈值和DPAOE测量值在噪音接触的第一天就发生了恶化,且第1组的恶化持续到第7天河21天,但是第3组在第7天恢复到正常。在免疫染色后,研究人员在噪音组发现了明显的染色反应,而在噪音+二甲双胍组中,染色程度与对照组类似。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二甲双胍对噪音诱导的听力损失具有保护作用。二甲双胍可以考虑作为保护噪音诱导听力损失的药物。


晚期生活中的听力损失与痴呆的风险相关。风险因素对痴呆的影响在生活中可以改变,并且是否听力损失在中年时期代表着一个痴呆的风险因素仍旧未知。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是否中年时期听力损失的诊断与痴呆风险的增加有关。

研究包括了942567名丹麦男性,他们的认知能力在征兵年纪的时候(19岁)进行了测量,并且听力损失通过征兵时医生诊断或者丹麦国家患者登记处(197年到2016年,ICD-8:388; 389; ICD-10:H90; H91)进行确定。研究人员还利用t检验调查了征兵年龄时与听力损失有关的认知能力的差异;并在调整了认知能力、教育、抑郁、糖尿病高血压心血管疾病因素后,还利用Cox回归分析评估了痴呆与听力损失之间的关系。研究发现,在征兵时具有听力损失的男性要比那些没有听力损失男性的认知评分低2个点。在跟踪调查期间,59834名男性具有听力损失诊断结果,而9114名男性诊断为痴呆。在60岁之前,中年时期的听力损失与痴呆风险比例的增加相关(HR= 1.90 [95% CI 1.59-2.76]),在60岁后也能出现上述情况(HR=1.15 [95% CI 1.06-1.25])。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研究支持了早期听力损失的鉴定和恢复对预防老年痴呆有用的结论。


听力损失可作为癌症治疗后的一种并发症,能够降低患者的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HRQoL),尤其是在具有多方面的后遗症中央神经系统(CNS)肿瘤儿童癌症生存者中更为严重。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听力损失对CNS和其他儿童癌症年轻幸存者HRQoL影响。

在瑞士儿童幸存者研究中,研究人员对8-15岁的幸存者发送了关于听力损失和HRQoL的调查问卷。研究人员通过癌症诊断并使用多变量逻辑回归分析,对听力损失对HRQoL造成的影响进行了分层分析,其中调整了人口统计特征和临床因素。研究发现,听力损失与受损的身体状况(未调整评估差异-4.6(CI -9.2, -0.1);调整后-4(CI -7.6, -0.3)),同龄人和社会支持(未调整-6.7 (CI -13.0, -0.3); 调整后 -5.0 (CI -10.5, 0.9))以及CNS肿瘤(n=123)幸存者中的评分相关,但是与儿童其他癌症的诊断没有相关性(P>0.20,n=577)。

最后,研究人员之后粗,医生应该对身体健康状况变差和同龄人之间的关系变化引起注意。尤其是那些CNS肿瘤幸存者,他们更可能从严格的听觉监测和及时的干预来减轻听力损失对HRQoL影响中受益。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版权声明:本文系梅斯MedSci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