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透析患者轻易插管

2018-06-11 张宪生 尹杰 健康报医生频道

对于透析患者而言,建立血管瘘用于透析看似只是很小的一个环节,但它直接影响到整个透析的治疗效果。因为伴随着血管瘘因各种原因无法使用,患者就不得不建立新的透析通路。换句话说,各个血管瘘或者插管等透析通道使用年限,决定着患者生命的长短。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   张宪生   尹杰

对于透析患者而言,建立血管瘘用于透析看似只是很小的一个环节,但它直接影响到整个透析的治疗效果。因为伴随着血管瘘因各种原因无法使用,患者就不得不建立新的透析通路。换句话说,各个血管瘘或者插管等透析通道使用年限,决定着患者生命的长短。

由于我院肾内科患者数量众多,促使我们在10年前就开始尝试人工血管瘘,如今这一技术已经非常成熟,能够明确提高透析质量,延长患者生命。在近日我们联合北京大学医院举办的第二届“人工血管血液透析通路建立与维护”培训班国家级继续教育项目上,相关技术引起了大家的热切关注。

在人工血管瘘出现前,作为首选的自体血管瘘耗竭之后,患者只能选择静脉插管,插管患者在身体外面会有“异物”即导管末端,不仅不美观,而且洗澡、活动不便,同时还容易发生血栓感染等并发症。不论哪种颈部的透析管,管子的末端都通向心脏,由于管子一直在体外,细菌容易顺着管子往心脏里繁殖,若引起“感染性心内膜炎”,病人会高烧、发抖,甚至休克、死亡。

另外,因为上肢的血液都通过透析管置入的血管回到心脏,透析管作为一个异物,长期在血管内反复摩擦,就容易导致血管变窄,引起另外一种难以处理的并发症——中心静脉狭窄。此时病人会出现上肢、面部肿胀,肩膀和胸口出现像蚯蚓一样的迂曲血管,这种并发症目前很难处理,不仅治疗花费多,而且治疗效果不好。同时,如果出现这种并发症,意味着患者以后无法在上肢做成“内瘘”。

透析插管容易发生再循环,透析导管血液是动脉进、静脉出,身体里面的毒素排泄不充分。而动静脉瘘透析是从动脉出、回静脉中,血液代谢就比较充分。长期使用导管透析的患者面色灰暗,口腔中会有很明显的异味,寿命明显缩短。插管患者通常会在1~2年间因感染等原因而面临通路耗竭,一旦静脉插管无法使用,尿毒症患者失去透析通路的“生命线”,生命就会危在旦夕。

如今人工血管瘘可用于自体血管耗竭后的替代,直接延长了患者的生命。人工血管瘘的优点在于:血流速度快,透析充分,透析质量高;可以充分利用自体血管,穿刺使用的地方多;成熟时间短。欧美发达国家在透析患者中的应用比例达到10%,自体血管瘘约占90%,静脉插管数量极少。但在我国,血管瘘和静脉插管几乎各占50%,而后者的临床风险有目共睹。

曾有患者到我们这里接受人工血管造瘘,回到家乡准备透析,由于当地医生护士不了解人工血管瘘的特征而拒绝为其透析。无奈,患者和家属只得背井离乡,到北京租房并接受透析治疗。事实上,人工血管瘘并非高难度手术,是基础术式,通常能够完成血管造瘘的医生经过短期学习和练习后就可以掌握。同样的,护理和麻醉也没有太多“高难度动作”。

因此,人工血管瘘需要被更多医护人员了解和接受,以避免静脉插管的提前使用。

相关资讯

KIDNEY INT:癫痫和抗癫痫药物增加了透析患者的全因死亡率

由此可见,接受透析治疗的ESRD患者癫痫发病率很高,与没有癫痫的患者相比,死亡风险增加。因此,适当的多学科护理、治疗和药物选择可以降低癫痫透析患者的死亡率。

卒中增加透析患者死亡风险

卒中在普通人群中是灾难性事件,是致残的主要原因。 卒中在长期透析的人群中十分常见,但是目前,在透析患者中卒中与死亡率的相关性却没有很好的量化。 美国明尼苏达州亨内平县医疗中心的Wetmore教授等使用美国肾脏病数据登记系统(USRDS)和患者的医疗保险资料进行了一项大规模的回顾性的队列研究。相关结果于本月发表在CJASN杂志上。 该研究发现,透析患者死亡风险增加、后续寿命减少

Diabetologia:糖尿病肾病患者透析治疗死亡率高

先前一项关于荷兰透析患者的研究显示糖尿病为主要肾脏疾病的患者与糖尿病作为合并症的患者之间,生存率没有差异。为了核实在透析患者大型国际队列中,糖尿病为主要肾脏疾病的患者与糖尿病作为合并症的患者之间生存率是否有差异,来自荷兰莱顿大学医学中心的M A Schroijen教授及其团队进行了一项研究,该研究发现糖尿病为主要肾脏疾病的患者与糖尿病作为合并症的患者相比,总死亡率显著增加。该研究结果在线发

透析患者的血运重建策略 孰优?

  美国一项研究表明,在接受冠脉血运重建的透析患者中,冠脉旁路移植术(CABG)后院内死亡率较高,但利用乳内动脉移植(IMG)时远期生存率较高;与裸金属支架(BMS)相比,药物洗脱支架(DES)患者院内死亡率较低,但重复血运重建概率较高。研究提示透析患者的血运重建策略应个体化。论文于4月9日在线发表于《循环》(Circulation)。   此项研究利用美国肾脏数据系统确认了2004至200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