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 Oncol:Lenvatinib(仑伐替尼,LEN)联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s)治疗晚期肝细胞癌(HCC)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2021-11-16 yd2015 MedSci原创

研究表明,LEN联合ICIs是一种很有前景的治疗晚期HCC的新策略。然而,研究观察到严重的肝毒性,需要研究进一步的评价。

在晚期肝细胞癌(HCC)中,Nivolumabpembrolizumab临床有效并且安全性可控。然而,疗效仍然有限。Lenvatinib(仑伐替尼,LEN)联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s)的初步结果显示临床有效,并且联合用药耐受性良好。近期,Frontiers in Oncology杂志上发表了来自中国科学医学院深圳医院团队的一项真实世界研究,研究旨在分析真实世界中LEN + ICIs治疗晚期HCC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201764日至2019630日期间,回顾性分析29例进行联合治疗的晚期HCC患者,其中16例患者接受了LEN + nivolumab治疗,13例患者接受了LEN + pembrolizumab治疗。对临床参数和临床预后进行了评估。

所有患者均为BCLC-C期,其中HBV感染24(82.8%)HCV感染2例,HCVHBV同时感染2例。分别有7(24.1%)14(48.3%)8(27.6%)患者使用LEN联合ICIs作为全身二线、三线和四线治疗,所有患者均接受至少一种全身治疗,如索拉非尼或瑞戈非尼。此外,大多数患者之前接受了局部治疗,如肝切除术、消融、局部放疗和经肝动脉化疗栓塞(TACE)患者Child-Pugh评分为A, B, C,分别为79.3%13.8%6.9%在基线时,82.8%的患者有肉眼可见的门静脉侵犯,79.3%的患者有肝外扩散。

中位随访时间为12.0个月(96%CI: 7.5-17.0个月)在数据截止时,6(37.5%)患者仍在接受LEN联合nivolumab治疗,6(46.2%)患者接受LEN联合pembrolizumab治疗。ICIs治疗的中位持续时间为10.5个月(95% CI: 7.53-12.97个月)nivolumab7个月(95% CI: 3.19-11.38个月)pembrolizumab1个月(95% CI: 0.67-2.5个月)中断治疗最常见的原因是病情进展(PD) 11(37.9%)和严重的AEs 5(17.2%)PD后,7名患者继续接受替代治疗:1人接受单一LEN, 5人接受瑞戈非尼, 1人接受PD- L1抑制剂。

29名接受至少一剂ICIs的患者中,有7(25.9%)记录了客观反应。7名应答者中,最佳的整体应答者是1CR6PR。此外,12(44.5%)患者有稳定疾病(SD) 8(29.6%)PD27名接受治疗的患者中,有19(70.4%)报告了疾病控制率(DCR)。在数据截止时,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7个月(95% CI: 1.19-12.81个月)。中位TTP为7个月(95%CI:3.44-10.56) 6 和12个月OS率分别为62.6%和53.7%;6 和 12个月PFS率分别为43.5%和31.8%。

             疗效评估

            TTP

                OS

            PFS

24(82.8%)患者中至少报告了一个不良事件:12(41.4%)患者为1-2级,6(20.7%)患者为3级,2(6.9%)患者为4级,4(13.8%)患者为5

在亚组分析中,LEN + nivolumab的ORR最好,1例CR(7.14%), 5例PR(35.7%), 4例SD(28.6%)。LEN + pembrolizumab只有1个PR(7.7%)和8个SD(61.5%)。LEN + nivolumab组和LEN + pembrolizumab组的DCR分别为71.4%和69.2%。LEN + nivolumab组的6和12个月的PFS率分别为43.8%和30.0%,而LEN + pembrolizumab组的分别为49.2%和49.2%。LEN + nivolumab组6和12个月的OS率分别为62.5%和52.1%,而LEN + pembrolizumab组分别为51.3%和51.3%。

                          两组的OS

      两组的PFS

在安全性方面,两组发生任何级别(nivolumab vs pembrolizumab组,n = 15 [93.8%] vs n = 9[69.2%])或高级别(nivolumab vs pembrolizumab组,n = 7 [43.8%] vs n =5[38.5%])不良事件相似

综上,研究表明,LEN联合ICIs是一种很有前景的治疗晚期HCC的新策略。然而,研究观察到严重的肝毒性,需要研究进一步的评价。

原始出处:

Huang X, Xu L, Ma T, Yin X, Huang Z, Ran Y, Ni Y, Bi X and Che X (2021) Lenvatinib Plus 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s Improve Survival in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Retrospective Study. Front. Oncol. 11:751159. doi: 10.3389/fonc.2021.751159

作者:yd2015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JNCCN: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mNSCLC)患者骨转移、骨相关事件和生存关系

基线骨转移是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s)治疗转移性NSCLC较差的一个预后因素,而骨修复药物(BMAs)的应用并不能改善患者的预后。

JNCCN:黑色素瘤患者出现肾上腺转移则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耐药

该回顾性研究表明,伴有AGM的黑色素瘤患者的ICI治疗的缓解率和OS较低。

铁蛋白或将成为IrAEs的诊断、鉴别诊断及预后的标志物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s)能恢复T细胞的增殖和效应能力,狙击逃逸的肿瘤细胞,是当前实体瘤和血液肿瘤领域炙手可热的明星药。

Front Oncol:安罗替尼联合PD-1抑制剂治疗晚期实体肿瘤有效且毒性可控

该研究表明,安罗替尼联合PD-1抑制剂治疗晚期实体肿瘤具有一定疗效并且毒性可控。

J Immunother Cancer: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伴有牛皮癣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该研究表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s)治疗大多可导致牛皮癣加重,但是可控并且很少需要停药。并且牛皮癣加重不会减弱ICIs的疗效。因此,伴有牛皮癣的患者也可以ICIs治疗肿瘤。

Liver Cancer:免疫相关不良事件(irAEs)对晚期肝细胞癌患者使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s)疗效的影响

研究表明,在使用ICI治疗的aHCC患者中,出现irAEs可能是一个潜在的预后标志物。irAEs越严重、累及多系统的患者预后越好。及时使用全身皮质激素治疗irAEs是确保这些患者获得最佳长期预后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