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culation:仅检测总胆固醇和HDL-C就足以预测血脂对CVD风险的影响

2019-08-15 MedSci MedSci原创

检测总胆固醇和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是心血管疾病(CVD)风险评估的核心,但其他脂类在风险预测中的作用一直存在争议。本研究纳入初始无CVD、也未服用他汀类药物、并进行了相关脂质检测的个体,共346 686位。平均随访8.9年,6216位受试者发生致死或非致死性的心血管事件,其中1656例为致死性的。采用Cox模型评估非空腹血脂(总胆固醇、HDL-C、非HDL-C、LDL-C和ApoA1、

检测总胆固醇和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是心血管疾病(CVD)风险评估的核心,但其他脂类在风险预测中的作用一直存在争议。

本研究纳入初始无CVD、也未服用他汀类药物、并进行了相关脂质检测的个体,共346 686位。平均随访8.9年,6216位受试者发生致死或非致死性的心血管事件,其中1656例为致死性的。采用Cox模型评估非空腹血脂(总胆固醇、HDL-C、非HDL-C、LDL-C和ApoA1、ApoB)与CVD的关系。

ApoB、LDL-C和非HDL-C高度相关(r>0.90),而HDL-C与ApoA1强相关(r=0.92)。根据经典风险因素校正后,ApoB、直接LDL-C和非HDL-C每升高1SD与复合致死性/非致死性CVD事件的相关性相似(风险比分别是1.23、1.20、1.21)。HDL-C和ApoA1升高1SD的相关性也相似(风险比均是0.81)。将总胆固醇和HDL-C或ApoB和ApoA加到CVD风险预测模型中,模型的辨别力可得到相似的改善。一旦预测模型中已纳入总胆固醇和HDL-C,再加入ApoB或LDL-C的任何指标,模型的辨别力都不能再得到提高。在相差分析中,对于致死性CVD的预测效果相似。对于服用他汀类药物的受试者,非-HDL-C或ApoB可提高经典风险因素的预测意义。但将ApoB或LDL-C加入已包含非HDL-C的模型时,则不能进一步改善辨别力。

在非进食状态下,检测总胆固醇和HDL-C足以捕获CVD预测中的脂类相关风险,加入载脂蛋白并不能显著改善模型的预测效果。

原始出处:

Claire Welsh , et al.Comparison of Conventional Lipoprotein Tests and Apolipoproteins in the Prediction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 Circulation. 2019;140:542–552.https://doi.org/10.1161/CIRCULATIONAHA.119.041149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Heart:70岁以上未服用他汀类药物的男性总胆固醇过低与严重不良心血管事件相关

由此可见,在没有IHD且未接受他汀类药物治疗的男性中,低TC与MACE的发生风险增加有关。

JAHA:中青年狂饮酒升高血压和血脂

根据美国心脏协会杂志上发表的一项新研究结果,中青年男性高血压和总胆固醇升高可能是过去一年中狂饮酒的缘故。

JAHA:青年人总胆固醇水平变化对心血管疾病的影响!

由此可见,该研究的结果表明,胆固醇水平升高与年轻人的升高的CVD风险有关。此外,胆固醇水平降低的年轻人心血管疾病的风险降低。

Arch Med Sci:唐山大地震经历者心率、总胆固醇和血糖均升高,但与是否有亲人丧生无关

1976年唐山大地震,在历史留下了浓浓的一笔。开滦总医院吴寿岭和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学者联合进行的研究发现,虽然时间过去40余年,但对经历者的健康还有所影响。研究显示,那些经历过唐山大地震的受试者,其平均静息心率、总胆固醇和空腹血糖水平比未经历过者要高,并且与地震中是否有亲人丧失无关。不过对甘油三酯水平无影响。进一步分析显示,大地震主要影响现在已40岁以上男性,而且这种影响取决于地震发生时的年纪大

通过手背照片检测总胆固醇

在印度,针对心脏风险较高的患者,研究人员开发出一种检测胆固醇水平的非侵入性方法。这是通过使用数码相机拍摄一张患者手背照片来实现总胆固醇的检测。然后将该照片裁切并与数据库中已知胆固醇水平的照片相对比。这一方法是由N.R.Shanker和他在Sree Sastha工程技术研究所的同事共同开发,它是基于一个记录了标准血液检测胆固醇水平的巨大数据库,并且同每一个患者手部图像进行匹配。胆固醇可在人的手指皱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