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大学和香港大学联合发文:甘草酸可能作为​COVID-19潜在抑制剂

2020-02-13 Paris 转化医学网

导语:2 月 11 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举行了例行新闻通报会,会上他宣布了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疾病的正式名称:COVID-19,COVID-19的意思是由于冠状病毒(COronaVIrus)感染导致的疾病(Disease),这一疾病在2019年爆发。

导语:2 月 11 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举行了例行新闻通报会,会上他宣布了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疾病的正式名称:COVID-19,COVID-19的意思是由于冠状病毒(COronaVIrus)感染导致的疾病(Disease),这一疾病在2019年爆发。



自疫情开始的短短2个月内,COVID-19迅速从武汉传播到全国,乃至全球20多个国家。在没有临床批准的有效药物的情况下,感染患者的数量和死亡人数仍在迅速增加。

COVID-19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密切相关,并被认为与SARS有相同的受体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近日,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神经外科专家与香港大学中医药学院专家联合发表论文,证明甘草酸可以与ACE2结合,甘草酸制剂有预防COVID-19感染的潜在价值。

甘草Glycyrrhizae Radix et Rhizoma是中医临床常用中药之一,具有补脾益气、清热解毒、祛痰止咳、缓急止痛、调和诸药等功能。其主要活性成分为皂苷、黄酮、多糖等。其中,皂苷类成分甘草酸、甘草次酸不仅对肝癌、肺癌乳腺癌等多种癌症具有抑制作用,还能与化疗药物联用增加药效,同时可被开发用作药物递送的载体材料以解决药物低水溶性、低生物利用度、高毒副作用等问题。研究表明,甘草酸直接抗病毒作用明确,可调节免疫功能发挥抗病毒作用,且有明确的抗炎机制。“非典”期间较多文献报道,甘草酸制剂曾作为治疗SARS有效药物进行临床的治疗。


甘草酸与ACE2结合结果(紫色为ACE2,绿色为甘草酸)

甘草酸抗炎机制明确,可抑制由炎症刺激诱导的磷脂酶A2/花生四烯酸(PLA2/AA)、NF-κB及MAPK/AP-1关键炎性反应信号在起始阶段的代谢水平,抑制三条炎症通路相关炎性反应信号的活性,下调炎症通路上游相关促炎性细胞因子,包括TNF-α、IL-8、IL-1β、IIL-6、相关趋化因子以及环加氧酶(COX)的表达,阻断炎症通路下游,包括一氧化氮(NO)、前列腺素(PG)和活性氧(ROS)的生成。
 


随着对新冠肺了解的深入,研究人员发现,除了呼吸系统之外,相当比例的SARS和COVID-19患者表现出不同程度的肝损伤迹象,而其机制和含义尚未确定。在本次研究中,研究人员使用两个独立队列的单细胞RNA-seq数据,对健康肝脏组织中ACE2的细胞类型特异性表达进行了无偏倚的评估,并在胆管细胞中鉴定了特异性表达。结果表明,病毒倾向于直接与ACE2阳性的胆管细胞结合,而不一定与肝细胞结合。这表明,SARS和COVID-19患者的肝脏异常可能不是因为肝细胞损伤导致的,而是由于胆管细胞功能障碍等原因引起的药物性和全身性炎症反应引起的肝损伤引发的。因此,在COVID-19患者住院期间和治愈后,都应特别注意肝功能不全的治疗。

在疫苗上市之前,要动用一切办法来进行有效的治疗,老药新用,甚至于中西医结合,目前新增确诊病例数有逐日下降趋势,治愈率也越来越高,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安心等待,疫情终将会过去!

原始出处:

Xiaoqiang Chai, Longfei Hu, Yan Zhang, et.al. Specific ACE2 Expression in Cholangiocytes May Cause Liver Damage After 2019-nCoV Infection. Biorxiv February 04, 2020.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