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与多发性骨髓瘤患者感染新冠病毒预后的相关因素

2020-11-25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多发性骨髓瘤(MM)患者发病和死亡的主要原因是感染。因此,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人们都非常关注感染COVID-19的MM患者的预后。

多发性骨髓瘤(MM)患者发病和死亡的主要原因是感染。因此,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人们都非常关注感染COVID-19的MM患者的预后。

这项回顾性研究总结了650例感染了COVID-19的浆细胞疾病患者的基线特征和临床预后。

不同国家的死亡率

患者的中位年龄为69岁,几乎都(96%)是MM。约36%的患者为近两年确诊(2019年-2020年),还有54%的患者已进行了一线治疗。33%的患者已死亡,存在很明显的地域差异,不同地域之间住院患者的死亡率浮动在27%-57%。

死亡相关风险因素

单因素分析发现年龄、ISS3、高危疾病、肾病和控制不良的骨髓瘤(活动性或进展性)以及一种或多种合并症为高死亡率的危险因素。骨髓移植,即使是在COVID-19感染内进行的,和预后都没有明显的相关性;其他抗MM治疗也与预后无相关性。多变量分析发现,只有年龄、高危型MM、肾病和MM控制不佳仍然是COVID-19感染不良预后的独立预测因素。

总而言之,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MM患者的管理需要仔细考虑患者和疾病相关因素,以降低感染COVID-19的风险,同时治疗感染COVID-19的MM患者时,需适当兼顾两种疾病。

原始出处:

Ajai Chari, et al. Clinical Features Associated with COVID-19 Outcome in MM: First Results from International Myeloma Society Dataset. Blood. November 06,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11-26 慕尔

    希望有动态跟进

    0

相关资讯

Clin Cancer Res:多发性骨髓瘤 | 来那度胺的“大剂量”累觉不爱

对于多发性骨髓瘤,大剂量化疗和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ASCT)继以来那度胺(10-15 mg/天)维持治疗(LenMT)被认为是标准疗法。然而,根据不良反应而降低剂量常有发生,随时间推移而达到的LenM

Blood:多发性骨髓瘤克隆进化和扩散的特征

克隆进化驱动多发性骨髓瘤(MM)的肿瘤进展、扩散和复发,大多数患者死于复发疾病。这一多阶段过程需要肿瘤细胞进入血液循环、渗出和定植到远处骨髓(BM)中。

Lancet:塞利尼索、硼替佐米和地塞米松联合用于一线治疗失败的多发性骨髓瘤患者

对于先前接受过1-3种治疗方案的多发性骨髓瘤患者,每周1次塞利尼索、硼替佐米和地塞米松联合治疗可延长患者无进展生存期

JCO:18F-FDG–PET/CT定义多发性骨髓瘤代谢完全缓解的标准

18F-FDG–PET/CT是目前检测多发性骨髓瘤(MM)患者骨髓(BM)外最小残留病灶(MRD)状态的标准方法。该研究旨在定义治疗后PET完全代谢缓解的标准,联合分析了两个独立的欧洲随机

Lancet oncol:RAF-MEK抑制剂在携带RAS/RAF突变的多种肿瘤中的抗肿瘤活性

CH5126766(又名VS-6766,曾用名RO5126766)是一种新型的MEK-pan-RAF抑制剂,已知在多种实体肿瘤中具有抗肿瘤活性;但该药物的推广受毒性限制。现本研究旨在评估CH51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