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强生、微软,探究肺癌数字化诊疗的未来

2020-10-05 郝翰 动脉网

肺癌一直以来都是最难以攻克的肿瘤类型之一,也是目前全球范围内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肿瘤类型。长久以来,全球各大切入肿瘤诊疗的医疗健康企业,都以攻克肺癌为己任,持续推动肺癌诊疗各个环节上的创新。

肺癌一直以来都是最难以攻克的肿瘤类型之一,也是目前全球范围内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肿瘤类型。长久以来,全球各大切入肿瘤诊疗的医疗健康企业,都以攻克肺癌为己任,持续推动肺癌诊疗各个环节上的创新。

数字化技术的发展正在逐渐引领医疗健康产业的变革。在肺癌领域,数字化病理、人工智能影像、手术机器人、精准放疗等数字化技术正与临床应用场景紧密结合,逐渐接入到肺癌诊疗的各个环节中。因此原本没有聚焦于医疗健康行业的数字化企业,也越来越多的开始关注医疗健康行业。

医疗健康行业对疾病机理和临床痛点理解深刻,但对数字化产品的开发能力相对不足;而另一方面,数字化企业则精于数字化技术的应用,但是缺乏医疗领域的专业知识。

因此在数字化诊疗的转型过程中,医疗健康行业在左,数字化企业在右。二者相向而行,试图找到自己与对方之间的结合点,打破行业间的壁垒,通力合作,最终实现数字化诊疗转型。

于是我们在近日展开了一场与强生和微软之间的对话,以肺癌数字化诊疗为核心话题,各自从不同的角度切入,开放性的探讨了国内医疗数字化转型的发展方向。

9月17日,我们还将继续就这一话题,围绕四大模块,开展肺癌专场在线专享论坛,探寻数字化技术在医疗健康行业的新应用场景(论坛具体信息和参与方式见文末)。

强生肺癌中心:关注肺癌核心痛点

强生,是全球最具综合性、业务分布范围广的医疗健康企业之一,业务涉及医疗器材、制药和消费品三大领域。强生对于创新保持开放和谦逊包容的态度,当下的创新发展已经不再局限于某个特定的国家或地区,世界任何角落都有可能出现颠覆性的创新,强生的任务就是找到这些创新者以及他们的好点子,然后与制药、医疗器材和消费者健康业务板块展开合作,把好的点子转化成可以真正为患者带来益处的产品或技术。而在医疗数字化转型的大潮下,强生在医疗健康行业中的特殊地位,也赋予了强生特殊的使命感。强生同样也在为国内医疗数字化转型事业不懈努力。

从强生肺癌中心(Lung Cancer Initiative)的成立,到JLABS在2019开展的中国首个Lung Cancer QuickFire Challenge,再到一系列爱惜康胸外科手术器材服务病患需求,强生一直致力于在中国和全球范围内推进肺癌的预防、拦截和治疗。

2018年,强生设立了跨业务领域的强生肺癌中心(Lung Cancer Initiative),聚焦于肺癌创新,尤其是数字化创新上的突破。在此前强生创新亚太区负责人王丹的相关采访中,她将强生肺癌中心与世界无疾病加速器(World Without Disease Accelerator)并列为强生医疗创新领域两个重要的、跨业务领域的团队,这凸显了肺癌创新中心在强生公司致力于医疗保健生态系统的创新努力中的重要性。

“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肺癌领域的关键痛点。肺癌之所以仍然是迄今为止发生率和死亡率都排名前列的癌种,主要原因就在于有约70%的病人,在被诊断为肺癌的时候,就已经处于Ⅲ/Ⅳ期阶段了。在这个阶段,想要彻底治疗患者,即使我们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治疗方案选择,但仍然很困难。”Jennifer 向我们介绍。

Prevent(预防)、Intercept(拦截)和Cure(治愈)是强生肺癌中心的三个重点,在此基础上为三类不同的人群,包括肺癌易感人群、早期患者和中晚期患者提供治疗和解决方案。

在Prevent阶段,肺癌易感人群的部分症状会与肺癌的发生密切相关,比如肺小结节。如果可以在肺癌发生之前提早发现这些症状,并对其进行相应的拦截和治疗,就能让这部分人群免于肺癌的困扰;Intercept阶段也是同理,如果可以实现对早期肺癌患者的早筛早诊,就能通过现有的治疗手段实现治愈;在Cure阶段,如果前Prevent和Intercept都未奏效,患者的肿瘤在发现时就已经处于中晚期阶段,治疗干预可支持阶段性治疗。

强生肺癌中心关注的数字化技术的应用,主要落在Prevent和Intercept,期望能够通过数字化的手段预防肺癌或者在早期筛查肺癌。为了这一目标,强生肺癌中心通过内部和外部两方面的密切合作,来加速实现自己的目标。

比如在Prevent阶段,强生肺癌中心正与强生的消费品部门合作,一同开发一组APP,用于帮助吸烟人群更好的理解吸烟可能造成的危害,进而帮助吸烟人群戒烟。吸烟人群是肺癌易感人群最主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如果能将这部分人群的发病率降低,肺癌的发生率可以得到显着的控制。

再比如在Intercept阶段,数字化的医疗机器人产品得到了强生的青睐。强生在2019年2月宣布以3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外科手术机器人公司Auris。而这家公司的核心产品,正是介入肺部疾病诊疗环节的内窥镜机器人。内镜手术相比于传统的手术技术,创口更小,尤其适合那些难以承受常规手术中创伤疼痛的虚弱病人。2016年6月,Auris的ARES内窥镜机器人已经获美国FDA批准用于诊断和治疗患者。

“据不完全统计,大多数的肺小结节患者其实是良性的。临床上,在患者的结节小于3cm的情况下,医生有时很难判断结节的良恶性情况。为了保险起见这部分患者可能就都会接受相应的手术处理,但即使是微创的手术也会对肺部造成一定的影响。Auris的另一个内窥镜机器人产品Monarch的优势就在于,可以比传统的支气管镜更精准的定位肺结节以及更有效到达目标靶位,帮助医生实现高精度的活检,从而更好的区分肺节结的良恶性,减少不必要的手术治疗。”Jennifer说。

除了内部创新和投资并购之外,强生也积极的寻找与初创企业之间的合作机会。强生在中国与初创企业之前沟通的窗口,就是强生亚太创新中心和JLABS@上海。

作为全球四大创新中心之一, 坐标上海的强生亚太创新中心立足亚洲,在开放式创新(Open Innovation)的模式下,结合强生在亚太和全球的资源、专业知识和区域优势,针对包括肺癌在内的突破性医疗健康解决方案与中国的企业开展了多个类型合作。强生的创新孵化器JLABS@上海,是强生在北美地区以外的第一个JLABS,同时也是目前为止容量最大的一个。在JLABS上海成立的一年中,已经接纳了42家初创企业入驻。这些企业都经过了强生的严格筛选,具有前瞻性的目光和快速发展的潜力。

2018年强生启动JLABS上海项目时,同时还启动了Lung Cancer QuickFire Challenge创新挑战赛,目的是希望能够通过这一项目,找到与肺癌诊疗中心有相同目标的初创企业,共同推动肺癌诊疗事业快速发展。强生对于这一项目高度重视,强生创新JLABS全球负责人 Melinda Richter到访上海,并且还为最终脱颖而出的三位创新者提供了高达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77万元)的资金支持,和入驻JLABS上海一年的权益。

这三大团队密切合作,针对合作企业所处的阶段和需求灵活采用不同的合作模式, 以最大程度支持外部企业成长,并以最快的速度将突破性的医疗健康创新解决方案带给肺癌患者。

微软的“四驾马车”助力数字化医疗创新落地

在身处右侧的数字化企业中,微软作为全球数字化领域的领军企业,近年来也持续关注医疗健康领域的数字化创新,并以自己的底层技术解决方案为基础,赋能医疗健康领域的数字化创新产品。

虽然微软在医疗领域的发力时间还不长,但是其与医疗行业之间一直有着紧密的联系。比如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设立的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一直都活跃在全球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融资事件中。

“作为医疗行业数字化转型的赋能企业,微软利用自身丰富经验和技术平台优势,为医药行业提供最佳的数字化转型路径,助力医药行业顺利转型。微软在数字化工具和人工智能等科技领域的优势,正在不断地加深与医疗健康领域的结合,以为医疗健康领域提供更新更好的数字化解决方案。”微软中国大健康行业产品市场负责人 / 微软 AI Country Plan负责人张强说。

微软应用于医药行业的数字化核心产品主要有四大板块:Microsoft Azure、Dynamics 365、Microsoft 365 和Power Platform,四种产品之间相互促进,形成大平台,构建了微软数字化的”四驾马车“。

其中Azure是核心服务,提供包含云技术在内的最基础的技术支持;Dynamics 365及Microsoft 365是上层应用,主要着力于为企业提供生产力平台。Microsoft 365及Dynamics 365的快速发展将促进Azure的壮大,而Azure的壮大又能保证其服务的可靠和稳定。此外,Power Platform作为可扩展性模型,具有极佳的可拓展性,成为连接微软另外三类数字化产品的桥梁型工具。

“多样性包容”话题受双方关注,开放式创新引领行业发展

“在强生,我们提倡多元和包容的企业文化。我们的团队成员来自世界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我们希望打造一个以信条为本、多元、包容和创新的团队,并充分挖掘和发挥出团队成员最优秀和最独特的一面,例如打造创新生态圈的女性领导力。在入驻JLABS的企业中,有17%是由女性领导的。”Jennifer说。

Jennifer在对话中不经意间提到的一点,引起了张强的注意。强生的“多样性包容”文化,与微软内部注重的“多元化和包容性”的文化内涵不谋而合。本身微软内部的女性管理者比例就很高,而且今年微软正在积极的寻求外部合作伙伴,希望能够在Female Leadership Skilling(女性领导力技能)方面,进行相互探讨和交流。

“微软本身是一家数字化公司,所以我们其实有很多数字化的解决方案,去帮助女性或者其他弱势群体,消除不平等。我们也很期待能够在这个话题上和强生一起合作,进行更加深入的探讨。”张强说。

这种开放包容的企业文化,也让微软和强生这样的全球顶尖企业,始终以平等的姿态,寻找自己的合作伙伴。强生有创新中心和JLABS作为对外合作的窗口,微软同样也积极的在医疗健康产业寻找合作机会。很多微软的合作伙伴,已经实现了在具体诊疗场景中的落地。

“微软除了有云端强大的人工智能能力之外的话,我们的优势还在于边缘计算能力。我们有很多的合作伙伴基于微软的IOT和边缘计算技术,将产品与诊疗场景之间进行连接,连通了医疗场景中的大量数据。这些数据可以为临床诊疗提供持续的帮助。”张强说。

对于什么样的企业才能够与强生达成合作,Jennifer也给出了自己的解读:“近两年我们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国内的初创公司,开始更加前沿的医疗创新方向发展。强生也在持续关注初创企业的发展情况,比如我们和南京传奇、成都先导,都建立了深入的合作关系。我们衡量和挑选合作伙伴主要考虑以下三个因素:第一,我们要看这些初创公司真正要解决的未满足的需求是什么,它是单纯科技层面的追求,还是真正着眼于解决病患者和消费者所面临的挑战;第二,我们要看它技术的区隔化情况,也就是它是否具革新性,因为一项技术从想法到产品需要经历很长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用前瞻性的眼光去看,这款产品在上市后是能否仍具竞争力;另外,我们也会考虑到这个合作是否与强生内部的战略重点相吻合。“

虽然一个在左,一个在右,但是我们从对话中可以感受到,强生和微软双方都正以开放包容的态度,联合国内优秀的解决方案,加入到中国医疗行业的数字化转型过程中。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强生65亿美元收购Momenta,今年美国药业最大并购案落定

周一强生宣布成功以65亿美元收购Momenta,拓展其在自身免疫疾病领域的布局。

强生提交Darzalex皮下注射剂新适应症上市申请,治疗轻链淀粉样变性

9月10日,杨森公司宣布向FDA提交了Darzalex Faspro(daratumumab/hyaluronidase-fihj)皮下注射剂的补充生物制品许可申请,用于治疗轻链淀粉样变性患者。

强生旗下COVID-19候选疫苗Ad26.COV2.S:即将开展I/IIa期临床研究

强生公司(Johnson&Johnson)今日宣布,在得到积极的临床前数据之后,将在美国和比利时的健康志愿者中开展I/IIa期研究,以验证COVID-19候选疫苗Ad26.COV2.S的有效性。

2020 Q1各大药企收入排名,强生,罗氏,诺华,默沙东,辉瑞,礼来,阿斯利康......

4月份,强生,礼来,GSK,辉瑞、诺华、默沙东相继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在疫情的笼罩之下,今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而对于跨国药企而言,其开年业绩就上演了“王座更迭”的戏

强生表示,针对新冠COVID-19候选疫苗的临床试验最迟于9月开始,预计2021年初正式上市使用

强生公司宣布,经过临床前研究后,已筛选出针对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候选疫苗,未来将专注于该疫苗的临床试验和提高疫苗的生产能力。

强生的EGFR-MET双特异性抗体JNJ-6372治疗非小细胞肺癌,获得FDA的突破性疗法称号

强生公司宣布其同时靶向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和间质上皮转化因子(MET)的双特异性抗体JNJ-6372获得了FDA的突破性疗法称号,用于治疗具有EGFR外显子20插入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