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访谈 | 胡浩:转变思想,预防卒中,坚持规范化操作,为患者带来更好预后

2020-12-31 《门诊》杂志 门诊新视野

近年来,我国结构性心脏病领域发展迅速,在先天性心脏病、左心耳封堵等领域已处于国际领先水平;与此同时,国产器械不断创新,大批优秀国产器械不断问世并广泛应用于临床更是推动了我国结构性心脏病领域的发展。

近年来,我国结构性心脏病领域发展迅速,在先天性心脏病、左心耳封堵等领域已处于国际领先水平;与此同时,国产器械不断创新,大批优秀国产器械不断问世并广泛应用于临床更是大大推动了我国结构性心脏病领域的进一步发展。近日,《门诊》杂志特邀兰州大学第二医院胡浩教授,以点带面,结合西北地区结构性心脏病发展历程,探讨我国结构性心脏病领域未来发展方向。

作为西北地区结构性心脏病领域的领军人物,能否请您介绍一下西北地区结构性心脏病介入领域近年来的发展?分享贵科室建设过程中的成功经验?

胡浩教授:西北地区地广人稀,各地区之间医疗水平发展不均衡,其中陕西地区医疗水平发展速度较快,处于国内领先水平,结构性心脏病领域也在张玉顺教授的带领下在国际上具有了一定的影响力,这种良好的发展趋势,也引领了甘青宁地区医疗水平的进步。目前甘青宁地区医疗水平发展较为稳定,并在结构性心脏病领域开展了大量工作,而兰大二院作为甘肃省内具有代表性的综合性医院,在结构性心脏病领域更是飞速发展。

兰大二院是甘肃省最早的公立医院之一,在医院扩张后,心内科于2011年成立了4个亚专科,包括冠心病、高血压、心电生理以及结构性心脏病科。近五年我院在结构性心脏病领域,尤其是在心源性脑卒中预防方面,即卵圆孔未闭(PFO)封堵术以及左心耳封堵技术得到了快速发展。首先在PFO封堵方面,我院2019年PFO手术量位居全国第七,取得了喜人的成绩,我院也以此为契机进一步推动了结构性心脏病领域的全面发展;另一方面,在左心耳封堵领域,由于房颤患者具有较高的卒中风险,且具有高致残率、高致死率和高复发率等特点,过去临床医师未认识到由房颤引起的血栓栓塞事件的危害性,而如今随着左心耳封堵术的不断推广,临床医师的理念也在不断发生改变,我院心内科积极学习新技术、新理念,在国内较早开展了左心耳封堵术。我院左心耳封堵技术的发展历程也是我国左心耳封堵发展过程的一个缩影,2016年6月26日我院开展了第一例左心耳封堵手术,在初期主要以学习、了解、掌握技术为主,并未广泛开展该技术,而在积累了一定经验后,我院开始独立开展左心耳封堵术,至2019年,我院已常规化独立开展左心耳封堵术,年手术量70余例。通过优势学科的发展,也带动了其他学科的全面发展。

相较而言,我省基层医院的发展却并不乐观,全省县级医院仅半数设有导管室,且工作集中在冠脉介入以及心电生理领域,结构性心脏病方面相对而言较为薄弱。未来,结构性心脏病将是介入心脏病学的重要发展方向,兰大二院有义务也有责任,进一步向更多基层医师普及新的治疗理念和治疗策略,带动全省结构性心脏病诊疗能力进一步发展。

左心耳封堵联合ASD封堵的“一站式”手术,是当前ASD患者介入治疗领域的热门术式。贵院日前刚刚完成全国首例联合应用Lefort左心耳封堵器以及ASD封堵器开展的一站式左心耳+ASD封堵术,能否请您分享一下该联合术式应用的经验与体会?  

胡浩教授:此次“首例”既是偶然也是必然,一方面Lefort左心耳封堵器刚刚上市不久,首例应用该器械行一站式左心耳+ASD封堵术实属偶然;另一方面,我院已常态化开展一站式左心耳+ASD封堵术,完全应用国产器械也是未来的必经之路。在开展此类一站式手术的过程中,术者首先要明确房间隔缺损位置,再制定详细的手术策略,若房间隔缺损位置偏上,选择直接行房间隔穿刺再进行左心耳封堵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如今在ASD封堵方面,MemoCarna氧化膜单铆ASD封堵器已正式上市,其优秀的设计令人印象深刻,该封堵器采用单铆设计以及氧化膜表面处理工艺,不仅使左盘面更加平整,也大大减少了器械相关血栓事件的发生;此外,左盘面采用曼陀罗花型编织工艺,在保留封堵器支撑力的同时,也为将来可能再次行房间隔穿刺提供了便利。

而在左心耳封堵器方面,广大临床医师首先接触到的可能便是塞式封堵器,如Lefort左心耳封堵器等,此类封堵器在释放的过程中需要将输送鞘伸入左心耳,此时需要注意不要损伤左心耳。而在开展左心耳封堵术的过程中,术者一定要按照标准的流程进行操作,同时进行严格的术前筛查和细致的术后管理,做好手术流程中的每一步,把每一个“老生常谈”都铭记在心,不断优化手术过程。直至今天,本团队一直坚持遵守标准化手术流程,在经食道超声的指导下开展左心耳封堵术,并且规范抗凝,目前已完成的200余例左心耳封堵术患者,尚无一例器械相关血栓发生。

未来期待国产器械能更进一步,在研发新器械的同时,为广大医师提供技术支持、学术支持,将更好的惠及更多患者。

我国结构性心脏病介入治疗历经几十年的不断蜕变,已取得长足发展。您认为目前在该领域尚面临哪些挑战?未来的发展方向如何?

胡浩教授:当前最主要的问题还是临床医师的观念尚未及时的转变,广大基层医师并不了解房颤的危害,需要进行更多的学术推广。左心耳封堵作为其中的重点更是如此,不仅需要进一步宣传左心耳封堵术在房颤患者中预防卒中的积极作用,普及相关知识,还要让更多基层医师了解房颤危害,认识到左心耳封堵术的优越性。目前已有多项临床研究证实在预防卒中方面,左心耳封堵术并不劣于口服抗凝治疗,且具有进一步减少卒中事件的趋势。未来应继续开展相关研究,从而进一步证明左心耳封堵术在缺血性脑卒中方面带来的获益。除此之外,左心耳封堵术所带来的出血风险降低,更是提升了广大患者生活质量。因左心耳封堵术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抗凝治疗后,患者不必继续服用抗凝药物,不仅减少了老年患者的出血风险,还减少了由于老年患者跌倒所引发的一系列可能的出血事件;同时也为患者今后可能存在的外科手术提供了便利。

未来,广大心内科医师不应仅仅关注房颤本身,更要关注由房颤所引起的血栓栓塞事件,将思维进行转换,对于有需要,有必要的房颤患者,应早行左心耳封堵术,以此来预防脑卒中的发生。为了更好的开展相关工作,心内科医师需要与神经内科、卒中中心等学科进行广泛交流,为患者制定更合理的治疗策略。如果进一步将阵地前移,就需要广大基层医师对“房颤”这一疾病本身拥有更深刻的认识,加强房颤筛查,发现更多有可能的房颤患者,做到早预防,早诊断,早治疗,将可能存在的严重并发症扼杀在摇篮里,从而为广大患者带来更好的预后。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12-31 健健

    卒中虽然是临床上常见病,溶栓,取栓等血管内治疗也很成熟,但是仍然有很多未知问题有待认知!

    0

相关资讯

Lancet Neurology:未破裂脑动静脉畸形(ARUBA)药物联合介入治疗与单纯药物治疗的比较:一项多中心、非盲、随机对照试验的最终随访

一项未破裂的脑动静脉畸形(ARUBA)的随机试验中,在预先指定的中期分析中表明,在预防症状性中风或死亡方面,单纯的药物治疗优于药物治疗和介入治疗的联合治疗。

戴先鹏:经颈静脉肝内门体分流术TIPS的围手术期处理

经颈静脉肝内门体分流术是指经颈静脉入路从肝静脉穿刺肝内门静脉,在肝静脉与门静脉之间建立门-体分流道,达到降低门静脉压力、治疗食管胃静脉曲张破裂出血和顽固性腹腔积液等一系列门静脉高压并发症的介入治疗。

腔内动脉瘤修复术后长期再介入治疗的系统回顾和荟萃分析

接受腔内动脉瘤修补术(EVAR)的患者往往需要再次介入治疗。长期的再干预率以及新设备技术是否改变了这一结果,人们此知之甚少。

专家访谈|宋治远:在创新和规范浪潮中,推动结构性心脏病不断向前!

凭借创伤小、风险低、并发症少、住院周期短等优点,介入治疗已逐步替代传统外科开胸手术成为结构性心脏病患者治疗的主要手段。畅谈我国结构性心脏病介入治疗领域的前世今生,展望该领域介入治疗发展的未来方向。

DC2020:李子付,脑血管介入治疗进展

从临床医生的角度来讲,把控脑血管病的介入治疗,对于后期的研发会起到一个指导作用。脑血管病最早是从一百年前开始的,当时围绕颅内肿瘤的问题进行血管造影,最初的目的是想看这个肿瘤染色的情况和占位。

刘昌伟:下肢动脉硬化闭塞症,外科治疗和介入治疗如何选择?

下肢动脉硬化闭塞症的治疗方法包括药物、外科手术和介入手术。在天津举行的第六届渤海血管疾病诊疗高峰论坛上,来自北京协和医院血管外科的刘昌伟教授就下肢动脉硬化闭塞症的治疗策略的疗效比对分析作了精彩的演讲。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