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盘点】过敏性鼻炎研究盘点

2020-1-26 作者:AlexYang   来源:MedSci原创 我要评论0
Tags:

过敏性鼻炎主要由IgE介导的介质(主要是组胺)释放,并有多种免疫活性细胞和细胞因子等参与的鼻黏膜非感染性炎性疾病。其发生的必要条件有特异性抗原即引起机体免疫反应的物质、特应性个体、特异性抗原与特应型个体二者相遇。过敏性鼻炎是一个全球性健康问题,可导致许多疾病和劳动力丧失。梅斯医学小编整理了近期过敏性鼻炎的研究进展,与大家一起分享学习!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了空气污染可能导致儿童哮喘和其他过敏性疾病。最近,有研究人员在一个多伦多儿童健康评估调查问卷(T-CHEQ)跟踪调查研究中,评估了早期经历空气污染与哮喘、过敏性鼻炎和湿疹在出生到青少年之间的发病率情况。

研究包括了1286名T-CHEQ参与者,他们从出生到2016年3月31日一直进行跟踪调查或者跟踪失败,平均跟踪调查的时间为17年。研究人员根据参与者出生时的邮政编码测量了1999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期间的NO2、O3和PM2.5浓度,具体是通过地面观测、化学/气象模型、遥感和土地利用回归(LUR)模型进行的。研究的结果包括医生诊断的哮喘、过敏性鼻炎和湿疹患病率。研究发现,出生时总氧化物(O3和NO2)对哮喘和湿疹的HRs分别为1.17(95%CI: 1.05, 1.31)和1.07(95%CI: 0.99, 1.15)。研究人员并没有观察到PM2.5对风险增加的影响情况。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早期接触氧化物(O3和NO2),而非PM2.5,与哮喘和湿疹风险的增加相关。研究表明了改善空气质量能够对预防儿童和青少年哮喘或者其他过敏性疾病起到有益的作用。


过敏性疾病,比如哮喘、皮炎、鼻炎和湿疹在中国学龄儿童中高度流行。环境因素,包括空气污染和汽车废气在这些疾病的病因中具有重要的作用。然而,产前和新生儿因素,包括性别、母亲怀孕期间疾病和早产,可能也于过敏性疾病的发生有关。最近,有研究人员在中国广州的小学和中学学生中,探索了与过敏性疾病相关的产前和新生儿因素。

研究基于183449份调查问卷和医疗记录。数据表明,性别、出生体重、新生儿喂养类型、出生方法和学生父亲抽烟状态均与小学和中学学生的4种过敏性疾病患病率显著相关。进一步的分层分析中,具有正常出生体重且母亲怀孕期间没有任何疾病的学生中,男性、体重大、剖腹产和父亲抽烟均能够增加哮喘、皮炎和湿疹的风险。同样,与纯母乳喂养不同,母乳加人工喂养能够增加上述疾病的风险,但是纯粹的人工喂养却有相反的作用。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产前和新生儿因素,包括男性、高出生体重、剖宫产,独子和父亲抽烟与学龄学生的过敏性疾病的风险相关。


鼻炎和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OSAS)是不同的疾病,但是具有相似的风险因子。最近,有研究人员比较了鼻炎和OSAS儿童中的风险因子和临床生物标记情况。

研究是一个代表性的研究,包括了3917名儿童(4-13岁)。研究发现,OSAS和鼻炎在研究群体中的患病率分别为4.0%和43.5%。身体质量指数(P<0.001)和早熟(P=0.016)与OSAS显著相关,而与鼻炎没有相关性。父母更高的教育水平和收入增加了鼻炎的风险,但是减少了OSAS的风险。有更多的姐妹和剖腹产减少了鼻炎的风险,但是居住在新房子能够增加鼻炎的风险。怀孕期间居住在距离交通主干道近的能够显著的增加OSAS风险。男性、霉菌接触增加和第一个孩子均能够增加OSAS和鼻炎的风险。NLR在OSAS患者中要比过敏性鼻炎患者更高(P=0.001)。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OSAS和鼻炎具有共有的风险因子,而其他因子与上述2种疾病具有负相关性。他们的结果表明了在预防鼻炎和OSAS中可以采用不同的策略。


过敏性呼吸疾病,比如过敏性鼻炎(AR)和过敏性哮喘(AA)是常见的情况,能够对睡眠和白天的活动产生影响。然而,上述影响的意义仍旧不清楚,尤其是在常年过敏性患者中。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常年过敏对睡眠、日常活动和效率的影响情况。

研究总共包括了511名常年AR患者(47.4%的患者同时患有季节性过敏),且都完成了调查问卷。大多数受试者(77.5%)具有医生诊断的AR;46.4%的患者被同时诊断为AR和AA。大多数受试者(65.2%)报道对屋尘螨敏感。在所有的受试者中,66.0%的报道具有睡眠问题。患有睡眠问题的受试者每天晚上醒来的次数均值为3.8,92%的需要花费超过15分钟的时间再次入睡(22.2%的患者超过60分钟)。关于在晚上醒来分析发现,40.8%的受试者尝试再次入睡,69.2%的受试者由于困乏在早上醒来有困难。由于睡眠问题导致白天工作受影响的受试者占比85.5-95%。工作和活动受影响的比例分别占比53.3%和47.1%。睡眠问题在诊断为AA和AR的患者要比单独AR更加频繁和更加严重,并且对日常生活影响更大(47.0% vs 33.3%),包括了以及工作和活动(62.0% 和54.9% vs 39.3%和35.2%)。在所有的受试者中,20.5%的受试者在接受调查时接受AIT,其中36.4%的受试者报道由于过敏原治疗睡眠问题得到了一定程度或者更大程度的改善。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在常年性AR患者中,睡眠问题是常见的并且影响日常活动,并且在AR和AA患者中比单独AR患者更加严重。


怀孕期间接触猫、狗和家畜对儿童哮喘和过敏的协同作用情况仍旧不清楚。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儿童在5岁之前,怀孕期间接触室内宠物与家畜与哮喘和过敏风险之间的独立相关性和协同相关性情况。

研究包括了3781名儿童。这些儿童在5岁的时候进行国际儿童哮喘和过敏调查问卷,从而搜集关于哮喘和过敏性疾病情况以及1岁的时候接触室内宠物与家畜的情况。研究发现,家中养狗与哮喘风险(HR 0.60; 95%CI, 0.38-0.96)、过敏性鼻炎(OR 0.72; 95%CI, 0.53-0.97)和特应性敏感(OR 0.77; 95%CI, 0.63-0.96)呈现负相关关系。养猫与特应性湿疹风险的减少具有相关性(OR 0.68; 95%CI, 0.51-0.92)。家畜与室内宠物相比,与结果没有独立相关性或者协同性。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1岁时家中有1只狗或者1只猫可能能够预防儿童时期的哮喘和过敏。研究人员没有发现猫、狗和家畜与儿童哮喘和过敏风险之间的协同相关性。进一步的研究需要鉴定室内宠物引起哮喘和过敏的特异原因,从而为过敏预防提供参考。


过敏性鼻炎(AR)是最常见的儿童过敏疾病。鼻塞生活AR的一种典型的症状,然而,临床检测对鼻塞的定量是困难的。为了对鼻通畅性进行客观的评估,可以使用鼻吸气流量峰值(PNIF)。AR症状对生活质量有着明显的影响。最近,有研究人员在AR儿童中评估了哪些因素对PNIF值有影响以及评估了PNIF与QoL之间的相关性。

研究薄啊看了208名6-17岁的儿童患者,其中女孩包括89名。所有的儿童进行了PNIF测量。患者的父母和患者完成了KINDL-R调查问卷来评估儿童生活质量情况。研究发现,PNIF均值为98.9±37.4?L/min。PNIF和身高、年龄和体重存在明显的相关性(p<0.001)。患者的性别对PNIF值没有影响。PNIF值会随着每次尝试显著增加。另外,儿童评估他们的生活质量在KINDL-R调查问卷的45.6±8.5点,他们的父母评估的儿童QoL为73.7±10.7点。研究人员基于儿童自身和父母的评估,观察到了PINIF与QoL具有较弱的相关性。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PNIF值高度依赖身高、年龄和体重,还具有明显的学习效应(每次尝试PNIF显著增加)。更高的PNIF并不能改善QoL。


2型先天淋巴细胞(ILC2s)是一类新鉴定的先天免疫细胞。ILC2s能够通过Th2型细胞因子的分泌来促进过敏性气道疾病的特征,其中包括了白介素(IL)-4、IL-5和IL-13。而ILC2s是否在外周血中有积累仍旧未知。

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ILC2s在儿科过敏性鼻炎(AR)患者中的水平以及与临床症状严重度的关系。研究包括了12名健康对照,12名对屋尘螨过敏(HDM-AR)的患者和18名对其他过敏原单一过敏(不包括HDM)的患者(non-HDM-AR),并利用流式细胞仪检测了ILC2s的频率情况,并根据T5SS对AR临床症状进行了评估。研究发现,与健康对照相比,ILC2s在HDM-AR和非HDM-AR患者中的比例显著增加。AR患者的亚群分析表明了与非HDM-AR相比,ILC2s的比例在HMD-AR中显著增加。更多的是,ILC2水平和T5SS得分具有明显的关系。不考虑过敏原类型情况下,ILC2s频率在AR儿科患者的PBMC中显著增加。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HDM可能激发了更加严重的过敏反应,并增加了ILC2s的数量。他们的发现表明了ILC2在AR中的特殊功能,并提供了一个新的治疗靶标。


过敏性鼻炎(AR)和哮喘是世界范围内最常见的过敏性障碍。气源性致敏原是这些障碍和的关键诱发因子,并且对气源性致敏原敏感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也有所不同。对最常见气源性致敏原的鉴定对AR和哮喘的诊断和治疗非常重要。最近,有研究人员通过皮刺测试(SPTs)调查了气源性致敏原敏感在AR和/哮喘成年人患者中的分布情况。

研究包括了545名经历了SPT的哮喘和/或AR患者。研究发现,大多数患者(270;49.5%)的年龄为30到49岁之间。特应性患病率为57.9%。在SPT中鉴定的最常见的气源性过敏原包括了粉尘螨(50%)、翼龙(44%),以及草-麦混合(43%)、草料混合(38.6%)、橄榄(33.2%)和小麦(32.3%)。另外,对橄榄花粉的过敏在轻度哮喘(52%)中比例更高;而在轻度到中度的哮喘中,粉尘螨敏感的比例更高。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研究阐释了屋尘螨(HDM)是AR和哮喘患者中最常见的气源性致敏原,而花粉只为AR最常见的过敏原。另外,区域性的过敏情况可能对过敏性疾病的特征和病程提供重要的临床线索。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版权声明:本文系梅斯MedSci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