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n Gastroenterology H: HBeAg 对慢性乙型肝炎患者口服抗病毒药物治疗期间肝细胞癌风险的影响

2021-09-14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肝细胞癌 (HCC) 是一种高度恶性的肿瘤,尤其是在东亚地区,慢性乙型肝炎 (CHB) 是 HCC 发病的主要原因。

      肝细胞癌 (HCC) 是一种高度恶性的肿瘤,尤其是在东亚地区,慢性乙型肝炎 (CHB) 是 HCC 发病的主要原因。使用核苷(酸)类似物 (NAs) 的抗病毒治疗可将 HCC 的相对风险降低 45%–63%。然而,NA 治疗不能为了完全预防 HCC 的发生,因此 HCC 风险预测对于优化 CHB 患者的成本效益监测非常重要。最近,几项研究提供了重要的证据,表明抗病毒治疗时患者处于乙型肝炎包膜抗原 [HBeAg] 阳性状态可能会减弱药物疗效,从而增加HCC风险。因此,本项研究旨在探究抗病毒治疗开始时 HBeAg 状态对 HCC 风险的影响。

 

      研究人员对在 HBeAg 阳性或 HBeAg 阴性阶段开始使用恩替卡韦或替诺福韦的韩国慢性乙型肝炎 (CHB) 患者进行了 HCC 的发生率进行了评估。本项研究总共纳入 9,143 名韩国患者(平均年龄:49.2 岁):49.1% 为 HBeAg 阳性,49.2% 为肝硬化。在随访期间,916 名患者(10.0%)发展为 HCC。在整个队列或肝硬化亚队列中,基线 HBeAg 阳性与 HCC 风险无关。然而,在非肝硬化亚队列中,HBeAg 阳性与多变量中较低的 HCC 风险独立相关(调整后的风险比 [aHR]=0.41,95% 置信区间 [CI]=0.26-0.66),在白人队列中HBeAg 阳性与整个队列或肝硬化亚队列中的 HCC 风险无关。在非肝硬化亚组中,HBeAg 阳性组均未发生 HCC,但差异未达到统计学差异(aHR=0.21,95% CI=0.00–1.67)。

图:HBeAg 对慢性乙型肝炎患者口服抗病毒药物治疗期间肝细胞癌风险

      本项研究表明抗病毒治疗开始时的 HBeAg 阳性似乎是与非肝硬化 CHB 患者发生 HCC 风险较低相关的独立因素,但在肝硬化患者中则恰恰相反。

 

 

原始出处:

Heejoon Jan. Et al. Impact of HBeAg on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Risk During Oral Antiviral Treatment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Hepatitis B. 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202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Hepatology International:糖尿病与乙型肝炎病毒相关性慢加急性肝衰竭患者的短期预后不良相关

当各种原因引起肝功能损伤时均可影响葡萄糖的稳态,出现葡萄糖代谢紊乱致糖耐量异常甚至糖尿病,这种在慢性肝病基础上出现的糖尿病我们称其为肝源性糖尿病。

慢性乙型肝炎相关肝癌风险预测模型最全总结

晚期肝癌的预后通常较差,应积极监测肝癌的发生与发展,而在肝癌早期阶段进行更优化的治疗,有利于改善患者的预后,因此对慢乙肝患者进行肝癌风险预测,具有重要的意义。HBV感染最终发展为肝癌的危险因素很多,包

Liver Int:慢性肝病肝细胞癌晚期复发的病理预测因素

肝细胞癌(HCC)晚期复发被认为是慢性肝炎后的新发肝癌。

J Hepatol:AST和D-Bil水平异常是新冠肺炎患者死亡风险的独立预测因素

肝生化异常及患有乙肝是否影响新冠肺炎患者的预后?

AP&T:免疫耐受期慢性乙型肝炎患者发生肝细胞癌的风险极低

目前学界对于处于免疫耐受期的慢性乙型肝炎(CHB)患者不建议使用抗病毒治疗。本项研究旨在研究免疫耐受期CHB患者的相变和肝细胞癌(HCC)的累积发生率以及独立预测因子。

JVH:HBV pgRNA能够预测NAs抗病毒治疗慢性乙型肝炎患者的长期预后

研究共纳入了98名接受了7年抗病毒治疗的初治慢性乙型肝炎患者。使用实时定量PCR及特异性引物分析了患者血清中HBV pgRNA的水平。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