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病患者植入器械后能做磁共振检查吗?

2022-10-03 心血管新前沿 中国医学论坛报今日循环

相信不少人在临床上会遇到这个问题,做过支架的病人有需要做磁共振检查,能做吗?该怎么给病人解释?支架可能还好一

一、冠脉与外周血管支架

AHA的声明明确指出,几乎所有市面上的冠脉支架产品,都经过测试,并且已经注明MR安全。而早起的外周动脉支架(2007年之前)可能存在弱磁性,除此以外,所有的支架产品在≤3T的磁共振检查中都是安全的,而且有研究者证实可以在植入支架的当天进行MR检查。对于那些若磁性的外周动脉支架来说,就有必要对安全性进行考量,但通常认为,6周以后的磁场接触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无论是金属裸支架,还是药物涂层支架,都是MR安全的。

二、机械瓣膜

根据2007年的AHA声明,市面上几乎所有的人工心脏瓣膜与瓣环,都是MR安全的,可以在任意时间进行≤3T的磁共振检查。

此外,固定胸骨的“铁丝”也被证明的MR安全的,但由于各地区材料的差异性,也许会有局部热效应产生的可能。

所以,机械瓣也是安全的。

三、心脏缝合与封堵器械

大部分的缝合与封堵器材都是MR安全的。其说明书上会标注是否进行了检测。

四、下腔静脉滤器

绝大多数IVC滤器是MR安全的,但有少数若磁性的器械,比如Cook的Gianturco bird nest,或是Boston Scientific的Greenfield滤器,那么指南还是推荐最好间隔6周再行MR检查。

五、漂浮导管

携带Swan-Ganz导管的患者不应进行磁共振检查,虽然在体试验证实可以安全获得MR影像,但仍有因为导管、导丝等带来的可能风险,不推荐进行磁共振检查。

六、临时起搏器

保留在心外膜的临时起搏导线是MR安全的。但无论是黏贴电极的体外起搏,还是经静脉的临时起搏都不推荐其进行磁共振检查。

七、起搏器与ICD

这一类器械进行MR检查的最大风险,在于可能的器械移位、程序改变、影响起搏器本身工作,或是电极产生的热效应。

但大家也指导,有厂家也为此进行了许多努力,目前MR兼容的起搏器也早已经进入了临床。但即便如此,对于这一类植入了MR兼容的起搏器的患者,磁共振检查也应更加谨慎。

八、IABP

虽然并没有人对其进行过系统的安全性评价,但2007年的声明明确指出了IABP是MR的绝对禁忌。

相信看过本文,下次再遇到类似的问题,就不用到处求救了吧。

作者:中国医学论坛报今日循环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2-10-03 zwddoctor

    AHA的声明明确指出,几乎所有市面上的冠脉支架产品,都经过测试,并且已经注明MR安全。而早起的外周动脉支架(2007年之前)可能存在弱磁性,除此以外,所有的支架产品在≤3T的磁共振检查中都是安全的,而且有研究者证实可以在植入支架的当天进行MR检查。对于那些若磁性的外周动脉支架来说,就有必要对安全性进行考量,但通常认为,6周以后的磁场接触是没有问题的。

    0

相关资讯

JAMA:中老年人主动脉瓣置换术中生物瓣膜略优于机械瓣膜

主动脉瓣置换术中,选择生物瓣膜还是机械瓣膜,一直存在争议。一般认为机械瓣膜更结实,因此不容易损坏,再手术率低。但是金属机械瓣膜毕竟是异物,需要终生抗凝治疗,因此出血风险高。但对于中老年年人来说,选择哪种瓣膜呢?最新一期JAMA在2014年10月1日公布一项大型的回顾性研究分析,比较生物瓣膜与机械瓣膜在主动脉瓣置换术后长期随访结果,比较患者长期生存状况,以及主要致死情况。研究选择年龄50-69岁之间

Ann Thorac Surg:40-70岁进行AVR患者,选择生物瓣膜优于机械瓣膜

发表在 The Annals of Thoracic Surgery的新研究表明,40-70岁之间患者进行主动脉瓣置换术(AVR),选择基于组织的瓣膜可能会优于基于金属的瓣膜。两种瓣膜在术后15年内具有相似的生存情况和并发症风险。生物瓣膜磨损得更快,机械瓣膜需要终身血液稀释剂的治疗。无论是机械瓣膜还是生物瓣膜,因其具有不同的优劣性,常会导致患者选择困难。机械瓣膜用的更久,但需要持续抗凝治疗;生物瓣

EUR HEART J :主动脉瓣置换术——机械瓣膜vs.生物瓣膜

近日,在医学权威杂志EUR HEART J 上面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旨在探讨主动脉瓣置换术中机械瓣膜与生物瓣膜的应用比较。

NEJM:大部分患者更适合机械瓣膜,而不是生物瓣膜

在美国主动脉瓣或二尖瓣病影响了2.5%的人口,瓣膜置换延长了严重疾病患者的生存时间。人工瓣膜分为机械瓣或生物瓣,每一种瓣膜都有自己的风险和获益。由于结构性瓣膜退化,生物瓣膜比机械瓣膜再手术风险更高;但是机械瓣膜往往需要终生抗凝,这会增加出血和血栓栓塞风险。

妊娠合并机械瓣膜急性功能障碍保留妊娠再次换瓣术麻醉一例

孕妇,35岁,160 cm,70kg,孕28+周,因“停经28+周,心慌、胸闷、气喘2d”入院。14年前因风湿性心脏病行二尖瓣机械瓣置换术,术后口服华法林抗凝治疗,未定期监测凝血功能,可进行轻度体力活动。此次怀孕,孕15+周擅自减少华法林用量。急诊入院时,经胸超声心动图检查:射血分数65%,二尖瓣人工机械瓣置换术后,人工机械瓣狭窄(约0.5 cm2),左心房轻度增大,主动脉瓣反流(轻度),三尖瓣反

Heart:生物人工瓣膜和机械瓣膜的心内膜炎风险

生物人工瓣膜可能与感染性心内膜炎的风险较高有关。这些数据应有助于指导患者选择生物瓣膜还是机械瓣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