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33岁,发现腹部包块1年余。。。

2019-12-06 不详 影像园

男,33岁,发现腹部包块1年余。。。

【所属科室】

普外科

【基本资料】

患者,男,33岁

【主诉】

发现腹部包块1年余

【现病史】

患者1年余前无意中发现下腹部一包块,质硬,无明显压痛,无腰腹疼痛,无恶心呕吐,无排血便、黑便,无畏寒发热,未予重视。3天前下腹部开始出现隐痛不适,患者重视,前来就诊。查体:患者左侧阴囊空虚。

实验室检查:CA-125:70.6 IU/mL↑;CA-199  52.02 U/mL↑;β-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β-HCG)146.44mIU/Ml↑

【影像图片】

平扫



















动脉期



















门脉期





















延迟期



















【影像表现】

腹部见一巨大软组织密度肿块,大小约16.8×14.5×9.6cm,密度欠均匀,内可见小斑片状稍低密度灶,未见脂肪及钙化密度,平扫CT值范围约23-44HU,增强扫描呈不均匀中度强化,并呈渐进性延迟强化,肿块内部及左下方见多发迂曲血管影,左下方迂曲血管向左侧腹股沟区走行,病灶边缘光滑,边界清晰,与周围组织未见紧密联系,周围肠管、膀胱呈受压推挤移位改变。
 
【病理诊断

精原细胞瘤
 
【病例小结】

精原细胞瘤是一种生殖细胞来源的低度恶性肿瘤,按照发生部位可分为性腺精原细胞瘤和性腺外精原细胞瘤。性腺外精原细胞瘤可以发生在盆-腹腔、后腹腔、纵隔、颅内等人体靠近中线部位。精原细胞瘤病因尚不清楚,可能和种族、遗传、隐睾、化学致癌物质、损伤、内分泌等有关。其中隐睾是精原细胞瘤的最主要的诱发因素,隐睾发生精原细胞瘤的几率是正常睾丸组织的20-40倍,尤其是发生于腹盆腔及腹股沟的患者。精原细胞瘤β-HCG可轻度增高或不升高,AFP不升高。本病例是左侧腹腔隐睾恶变发生的精原细胞瘤。腹内型精原细胞瘤多发生于下腹盆部,由于其病因多为隐睾恶变而来,故其发病部位多位于睾丸下降路径,且肿瘤的长轴亦与睾丸下降路径一致。形态较规则,有包膜,因为深在腹腔不易早期发现,肿块一般较大,易发生坏死、囊变。精原细胞瘤为富血供肿瘤,增强扫描显示包膜及分隔明显强化,肿瘤实质呈轻中度强化,低于周围包膜及分隔强化,究其病理基础,睾丸白膜及与血管走行一致的纤维间隔是其明显强化的原因,对于肿瘤实质轻中度强化,有文献认为与青春期后形成的血睾屏障有关,对比剂不能通过血睾屏障导致肿瘤实质轻度强化。增强扫描后病灶一侧多有增粗迂曲血管,追踪其供血血管,来源于睾丸动脉,静脉期可见增粗迂曲的睾丸静脉引流。

鉴别诊断肠道间质瘤:①肠道间质瘤以分叶状为著,精原细胞瘤多呈椭圆形,不符合本例表现。②胃肠道间质瘤有早期明显强化的特点,与本例延迟轻中度强化的方式不同。③胃肠道间质瘤虽为富血供肿瘤,常肿瘤内可见血管影,但追究其来源多来源于肠系膜血管,与本例腹内型精原细胞瘤增粗迂曲的睾丸动脉供血不同。虽然都是腹腔的富血供肿瘤,根据以上可鉴别。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完全型雄激素不敏感综合征并精原细胞瘤1例

社会性别女,38岁,因“发现双侧腹股沟区可复性包块3月,伴左侧腹股沟区包块不可回纳1周”入院。查体:身高165 cm,体质量55kg,女性第二性征发育良好,无腋毛阴毛,外生殖器同正常女性,有阴道及大小阴唇。双侧腹股沟区分别可触及3 cm×2 cm,4 cm×2 cm肿块,右侧肿块按压可还纳腹腔,左侧肿块不可还纳。盆腔彩超:可见3 cm长阴道回声,未探及子宫及双附件回声(图1)。

JCO:PET检测转移性精原细胞瘤化疗后残存肿瘤病灶的价值

转移性精原细胞瘤化疗后常有残存的肿瘤病灶。对于<3 cm的病灶以及≥3cm的FDG-PET阴性病灶,建议观察等待。对于≥3cm 的PET阳性残留病灶的管理尚缺乏有效信息。JCO近期发表了一篇文章,研究PET对转移性精原细胞瘤化疗后常有残存的肿瘤病灶的监测价值。

J Clin Oncol:精原细胞瘤复发----卡铂辅助治疗疗效如何?

治疗男性精原细胞瘤的睾丸切除术和放疗已经使用超过50年了。它们的确有效,但是放疗能够引起副作用,包括继发癌症,这已为大家熟知。而卡铂作为三大标准疗法之一,也是一种比较合理的选择。

ASCO2013:Ⅰ期精原细胞瘤生存率高

  对于绝大多数成功接受了睾丸切除术的Ⅰ期精原细胞瘤患者而言,接受术后监测就足够了。这是迄今针对此类患者的最大规模研究的结果。   哥本哈根大学医院的Mette SaskΦ Mortensen博士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2013年会前的新闻发布会上报告,仅接受监测随访的1,822名丹麦男性患者具有极高的疾病特异性生存率——99.5%。   ASCO候任主席、纽约纪念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