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cet Neurol:无功无过——间充质干细胞与安慰剂治疗多发性硬化症(MESEMS)的安全性、耐受性和活性的研究

2021-10-29 Naomii MedSci原创

骨髓来源的MSC治疗是安全的,耐受性良好,但对活动性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第24周的GELs没有影响因此,本研究不支持使用骨髓间充质干细胞治疗活动性多发性硬化症。

      间充质干细胞(mesenchymal stem cells,MSCs),又称间充质基质细胞,是一种多能细胞,可以从包括骨髓在内的不同中胚层来源的组织中分离出来。自从Friedenstein首次对MSCs进行鉴定以来,MSCs因其迁移到中枢神经系统获得神经元表型的能力而引起了神经学家的兴趣。最近的研究表明,在移植后,MSCs迅速从宿主中清除出来,并经历了有限的转分化。多发性硬化症临床前模型的体外和体内研究显示了其他令人鼓舞的特征,即MSCs调节免疫反应的能力、抑制炎症的能力、保护神经细胞免受损伤的能力和促进再分化。这使得骨髓间充质干细胞成为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等疾病的理想候选细胞,在这些疾病中,炎症和组织损伤并存。

     在这些前提的基础上,已经通过静脉或鞘内输送骨髓来源的自体骨髓间充质干细胞治疗多发性硬化症进行了一些小型临床试验,证明了这项操作的安全性。2012年发表的一项小型2期研究显示了静脉注射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的一些令人鼓舞的结果。然而,这些小型的、大多是非对照的研究并不足以证明骨髓间充质干细胞移植治疗多发性硬化症是否真的安全有效尚不能确定。近日,研究人员评价了自体骨髓间充质干细胞静脉输注治疗活动性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安全性、耐受性和活性。

MESEMS一项具有交叉设计的2期概念验证、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

      该研究在9个国家的15个地点进行。年龄18-50岁的活动性复发-缓解型或进展型多发性硬化症患者,如果他们自多发性硬化症发病以来的病程为2-15年,扩展的残疾状态量表评分为2.5-6.5,则纳入其中。根据交叉设计,患者被随机分配(1:1),在第24周接受单次静脉注射自体骨髓来源的MSCs,然后接受安慰剂,或在第24周接受安慰剂,随后接受自体MSCs。主要目的是测试MSC治疗的安全性和活性。主要的安全终点是评估每个治疗臂内不良事件的数量和严重程度。主要疗效终点是治疗组之间在第4、12和24周内计算的钆增强病变(GELs)的数量。在所有参与者完成第24周的访问后,在完整的分析集合中评估主要疗效终点。疗效终点使用预定义的统计测试程序进行评估。在整个研究过程中,通过记录每次就诊时的生命体征和不良事件来监测安全性。

  • 从2012年7月16日至2019年7月31日,144例患者被随机分为两组,分别接受早期静脉输注自体骨髓间充质干细胞(n=69)和安慰剂(n=75)。
  • MSC治疗没有达到从基线到24周累积的凝胶总数的主要疗效终点(比率比[RR]0·94,95%CI 0·58-1·50;p=0·78)。
  • 共记录了213例不良事件,各组间分布相似(在69名首次接受MSCs治疗的患者中有93例记录在35例(51%)中,而在75名首次接受安慰剂治疗的患者中有42例记录到120例(56%))。
  • 报告的最常见的不良事件是感染和感染,213例不良事件中共有54例(25%)(早期MSC组93例中18例[19%],延迟MSC组120例中36例[30%])。
  • 在7名接受安慰剂治疗的患者中,报告了9个严重的不良事件,而MSC组没有报道。所有严重不良事件均被认为与治疗输液无关。
  • 研究期间没有死亡报告。

      骨髓来源的MSC治疗是安全的,耐受性良好,但对活动性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第24周的GELs没有影响,GELs是急性炎症的MRI替代标记物。因此,本研究不支持使用骨髓间充质干细胞治疗活动性多发性硬化症。进一步的研究应该解决间充质干细胞对组织修复相关参数的影响。

作者:Naomii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Neurology:多发性硬化患者的疾病修饰疗法与新冠肺炎严重程度的关系

疾病修饰疗法(DMT)是通过免疫调节/免疫抑制机制治疗多发性硬化症(MS)的主要手段,但会增加感染的风险。已有研究表明,共病、年龄、性别、进展性多发性硬化症表型和较高的残疾

Neurology:多发性硬化患者发病年龄与灰质体积和白质微结构异常的关系

年轻患者最初对多发性硬化症相关损害具有一定的补偿性,随后补偿机制开始失效,WM完整性丧失,接着是GM萎缩,最后是残疾。

Lancet Neurol:耐受性差,疗效阴性——不推荐贝沙罗汀治疗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症(CCMR ONE)

研究不推荐使用贝沙罗汀治疗多发性硬化症患者,因为它的耐受性差,主要疗效结果为阴性。

Lancet Neurol:口服脑穿透性BTK抑制剂托莱布替尼治疗复发性多发性硬化症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急性炎症的减少,再加上调节中枢神经系统内免疫反应的可能性,为托莱布替尼在复发性和进展性多发性硬化症患者中进行3期临床试验提供了科学依据。

JNNP:多发性硬化症患者对SARS-CoV-2 mRNA疫苗的体液免疫

虽然多发性硬化症(pwMS)患者本身不会增加SARS-CoV-2感染或严重CoV-19疾病的风险,但是i因为存在共病、较高年龄、MS相关残疾、和某些疾病改良疗法(DMT)持续治疗的情况下,感染风险会升

Neurology:多发性硬化,大脑网络有何变化

FC异常伴随着局部脑血流和结构连接的异常,

拓展阅读

Brain:这些因素与早期多发性硬化症的病情进展与复发有关!

即使在疾病的最早阶段也会出现隐性进展,这表明炎症和神经变性可以代表一个单一的疾病连续体

Radiology:7.0 T MR波谱成像在多发性硬化中的应用

脱髓鞘的局灶性白质病变(WML)是多发性硬化症(MS)在MRI上最常观察到的表现。然而,该征象只代表宏观的组织损伤,因此不能完全解释多发性硬化症的许多临床症状的来源和严重程度。

Annals of Neurology:脊髓萎缩,可预测复发性多发性硬化的进展

无症状的进展和转换为继发性进展性疾病主要与颈索萎缩有关

Neurology:肠道微生物组宏基因组学分析提示,多发性硬化患者可能存在肠道微生物紊乱!

近日,研究人员利用儿童发病的MS患者和正常对照者的粪便样本进行宏基因组分析。研究发现,肠道微生物群的功能潜能和分类学在两组之间有所不同,包括古菌产甲烷途径的高发病率和乳酸发酵途径缺失。

2020美国多发性硬化学会建议: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多发性硬化

国外神经内科相关专家小组(统称) · 2020-10-26

2019 共识建议:多发性硬化的诊断和治疗(更新版)

国外神经内科相关专家小组(统称) · 2019-10-18

2019 意大利共识:多发性硬化痉挛的治疗

国外神经内科相关专家小组(统称) · 2019-10-25

2019 实践指南:多发性硬化病变核磁共振检查评估

国外神经内科相关专家小组(统称) · 2019-06-17

2019 ABN指南:妊娠期多发性硬化

英国神经病医师协会(ABN,Association of British Neurologists) · 2019-01-05

多发性硬化诊断和治疗中国专家共识(2018版)

中国免疫学会神经免疫分会 · 2018-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