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疫苗分配不公平,全球群体免疫仍然遥不可及——贫穷国家99%的人未接种疫苗

2021-06-23 Sunny MedSci原创

在低收入国家,只有0.9% 的人至少接受过一剂疫苗。

来源:diatribe

公共卫生专家估计,全球79亿人口中约有70%必须接种全面疫苗才能结束新冠大流行。截至2021年6月21日,全球10.04%的人口已全面接种疫苗,其中几乎所有人口都在富裕国家。

在低收入国家,只有0.9% 的人至少接受过一剂疫苗。

全球已接种新冠疫苗的人口比例。来源:ourworldindata

供应不是一些国家能够为其人口接种疫苗而其他国家经历严重疾病爆发的主要原因——分配才是

许多富裕国家采取了提前过度购买新冠疫苗剂量的策略。例如,分析表明,美国已经采购了12亿剂新冠疫苗,即每人3.7剂。加拿大已订购了3.81亿剂;每个加拿大人都可以接种五次所需的两剂疫苗。

新冠疫苗上市前人均预定疫苗剂数。Reserving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vaccines for global access: cross sectional analysis BMJ 2020; 371 :m4750 doi:10.1136/bmj.m4750

总体而言,到2021年6月,仅占世界人口七分之一的国家储备了所有可用疫苗的一半以上。这使得其余国家很难直接或通过COVAX(由世界卫生组织2020年4月联合另外二个疫苗推广团体共同推出的全球计划)采购疫苗,该全球倡议旨在为使中低收入国家能够公平获得新冠疫苗。

例如,贝宁已经获得了大约203000剂中国的科兴疫苗——足以为其1%的人口提供全面的疫苗接种。洪都拉斯主要依赖阿斯利康,已采购了大约140万剂,这将为其7%的人口全面接种疫苗。在这些“疫苗沙漠”中,即使是一线卫生工作者也尚未接种疫苗。

乍得恩贾梅纳法查省医院,医务人员在新冠患者接受治疗的病房外喷洒消毒剂。来源:voanews

海地通过捐赠收到了大约 61500剂新冠疫苗,并且正在努力应对一场严重的疫情。

即使是COVAX 的目标——让低收入国家“接受足够的剂量来为其多达20%的人口接种疫苗”——也无法在这些地方控制新冠的传播。

不合作的代价

去年,东北大学的研究人员模拟了两种疫苗推出策略。他们的数值模拟发现,如果各国合作实施公平的全球疫苗分配计划,全球61%的死亡将被避免,而如果高收入国家首先获得疫苗,这一比例仅为33%。

简而言之,当各国合作时,新冠引起的死亡人数下降了大约一半。

国家内部的疫苗获取也不公平——尤其是在已经存在严重不平等的国家。

例如,在拉丁美洲,接种疫苗的极少数人中有不成比例的精英:政治领导人、商业大亨和有能力出国接种疫苗的人。这加深了更广泛的健康和社会不平等。

就目前而言,结果是两个独立且不平等的社会,其中只有富人才能免受破坏性疾病的侵害,这种疾病继续肆虐无法获得疫苗的人。

艾滋病失误重演?

这是HIV流行时代的一个熟悉的故事。

在1990年代,针对HIV/AIDS的有效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开发挽救了高收入国家数百万人的生命。然而,全球约90%的艾滋病毒感染者无法获得这些救命药物。

由于担心削弱他们在高收入国家的市场,生产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制药公司,如Burroughs Wellcome,采用了国际统一的价格。叠氮胸苷是第一种抗击艾滋病毒的药物,每年花费约8000美元——以今天的美元计算超过19000美元。

这有效地使贫穷国家的人们无法获得有效的艾滋病药物,包括该流行病的中心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到2000年,撒哈拉以南非洲有2200万人感染了艾滋病毒,而艾滋病是该地区的主要死因。

1982 年至 2005 年撒哈拉以南非洲成人艾滋病毒感染率。The World Bank and sub-Saharan Africa's HIV/AIDS crisis.DOI: 10.1503/cmaj.061661

无法公平获得艾滋病治疗的危机开始占据国际新闻头条,富裕世界的应对义务变得不可忽视。

南非总统纳尔逊·曼德拉在2004年说:“如果我们不拿出所有精力和资源来应对艾滋病,那么历史肯定会严厉地评判我们。

制药公司开始向有需要的国家捐赠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并允许当地企业生产仿制药,为受到严重影响的贫穷国家提供批量、低成本的途径。新的全球机构,如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旨在资助贫穷国家的卫生计划。

在草根激进主义的压力下,美国和其他高收入国家也花费了数十亿美元在全球范围内研究、开发和分发负担得起的艾滋病毒治疗方法。

力求全球合作

在开发出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和数百万人不必要的死亡之后,富裕国家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才使这些救命药物普遍可用。

当前大流行发生15个月后,富裕且接种率高的国家开始承担起提高全球疫苗接种率的责任。

美国、加拿大、英国、欧盟和日本的领导人最近承诺向较贫穷国家捐赠总计10亿剂新冠疫苗。

目前尚不清楚他们到2022年底“为世界接种疫苗”的计划将如何实施,以及受援国是否将获得足够的剂量来为足够多的人接种疫苗以控制病毒传播。从巴西到印度,2022年末的目标将无法拯救发展中国家因新冠死亡的人数现在创历史新高。

艾滋病的流行表明,结束冠状病毒大流行首先需要在全球政治议程上优先获取新冠疫苗。然后,富裕国家将需要与其他国家合作,建立疫苗生产基础设施,扩大全球生产。

最后,较贫穷的国家需要更多资金来资助其公共卫生系统和购买疫苗。像七国集团这样的富裕国家和团体可以提供这种资金。

这些行动也使富裕国家受益。只要世界上仍有未接种疫苗的人口,新冠就会继续传播和变异。将出现其他变体。

正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21年5月的一份声明所说:“在我们相互依存的世界中,除非每个人都安全,否则没有人是安全的。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