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宫内膜癌保留生育治疗失败合并原发卵巢癌伴林奇综合征 1 例

2020-08-18 王益勤,戴 林,王建六 现代妇产科进展

患者,女,37 岁,因不规律阴道出血行宫腔镜下诊断性刮 宫术,术后病理示子宫内膜非典型增生。因患者要求保留生 育功能,予醋酸甲地孕酮 160mg 1 次/d 口服 9 个月,定期复 查。

1 病例简介

患者,女,37 岁,因不规律阴道出血行宫腔镜下诊断性刮 宫术,术后病理示子宫内膜非典型增生。因患者要求保留生 育功能,予醋酸甲地孕酮 160mg 1 次/d 口服 9 个月,定期复 查。后复查病理为子宫内膜复杂性增生,改 为 地 屈 孕 酮 10mg 2 次/d 和二甲双胍 0.5g 2 次/d 治疗 8 个月。再次复查 宫腔镜病理示: 子宫内膜高分化腺癌,予中药治疗半年、口服 甲地孕酮 320mg 1 次/d 治疗 3 个月,随后就诊于我院。复查 宫腔镜病理示: 子宫内膜非典型增生,局灶子宫内膜样腺癌 G1。既往体健,已婚,G0P0,否认肿瘤家族史。查体: 阴道通 畅,无异常分泌物,宫颈光滑,子宫偏大,活动可,无压痛,双 附件未触及异常包块。经阴道彩超: 子宫 7.1cm×6.3cm×5.9 cm,内膜不均回声范围 4.7cm×4.3cm×1.9cm,双卵巢( -) ,内 膜血流 RI 0.31,PI 0.37。盆腔磁共振: 子宫内膜癌 Ia 期,子 宫腺肌症可能,左侧附件囊肿。血清 CA125 42.68U/ml。入 院诊断: 子宫内膜样癌 Ia 期 G1,左附件囊肿待查。考虑患者 未生育,有强烈的保留生育意愿,前期治疗子宫内膜癌病理 无明显缓解,沟通知情后继续保守治疗,调整治疗方案,予口 服醋酸甲地孕酮 320mg,1 次/d,每 28 天皮下注射促性腺激 素释放激素激动剂( gonadotropin-releasing hormone agonist, GnRHa) 3.75mg,定期复查。治疗 3 个月宫腔镜病理: 子宫内 膜非典型增生,局灶子宫内膜样腺癌 G1。彩超及盆腔磁共 振未见卵巢囊肿。治疗 6 个月宫腔镜病理: 病变无缓解。盆 腔磁共振: 子宫下段内膜及宫颈处黏膜较前稍增厚; 左卵巢 多发囊肿,最大 1. 1cm; 子宫腺肌症可能,较前好转。血清 CA125 19.65U/ml。治疗 9 个月宫腔镜病理: 病变仍无明显 缓解; 免疫组化示: ER( 40%++) ,PR( 80%+++) ,PTEN( -) , p16( 灶状+) ,p53( 个别细胞+) ,Ki-67( 30% +) ,MLH1( +) , MSH2( -) ,MSH6( -) ,PMS2( +) 。患者进一步行外周血基因 检测示: MSH2 基因 c.518T>C( p.Leu173Pro) 杂合变异。盆腔 磁共振: 宫腔镜术后,对比前次: 子宫腔右侧部新发内膜增厚 0.8cm,考虑肿瘤复发可能大; 双侧卵巢囊肿,最大直径0.8 cm。因患者保守治疗 1 年以上疾病持续,不符合保留生育条 件,行子宫内膜癌分期手术。术中探查见: 子宫前位,形态饱 满,略增大,表面光滑,左侧卵巢可见一外生囊实性肿物直径 2cm,较糟脆,色暗红,右侧卵巢及双侧输卵管外观无异常。 留取腹腔冲洗液,先行腹腔镜下全子宫切除术+双侧附件切 除术。左附件离体后取部分送冰冻病理,并回报: 卵巢高分 化腺癌。进一步行盆腔和腹主动脉旁淋巴结切除术+阑尾切 除术+大网膜切除术。术后病理( 图 1) : 子宫内膜子宫内膜 样癌 G1,大小 1.5cm×0.3cm,侵及浅肌层,宫颈、右侧附件未 见癌侵犯; 左卵巢子宫内膜样癌 G1,左输卵管、淋巴结未见 癌侵犯,腹腔冲洗液未见肿瘤细胞。术后诊断: 子宫内膜样 癌 Ia 期 G1,左卵巢子宫内膜样癌 Ic2 期 G1,林奇综合征。术 后予紫杉醇+卡铂方案静脉化疗 4 个疗程。现术后 8 个月, 随访未见肿瘤复发。




图 1 病理图片( HE×400) A: 子宫内膜子宫内膜样癌 I 级,周围子宫内膜呈分泌期表现; B: 卵巢子宫内膜样癌 I 级

2 讨 论

子宫内膜癌的标准治疗方式为全子宫和双附件切除术, 以及根据分期、高危因素酌情行前哨淋巴结切除或盆腔/腹 主动脉旁淋巴结切除术。其中 14%的子宫内膜癌患者正处 于生育年龄。对于年轻的子宫内膜癌患者,严格符合以下指 征时可考虑保留生育功能治疗: ( 1) 内膜诊刮病理为高分化; ( 2) 磁共振( 首选) 或超声提示无肌层浸润; ( 3) 影像学无可 疑转移; ( 4) 有强烈的保留生育意愿。此外,有学者建议将超 声无合并卵巢囊肿、孕激素受体高表达,作为需符合的条件 之一。 本例患者的肿瘤病理组织学为高分化,且无肌层浸润, 行口服孕激素的保留生育的治疗。治疗过程出现卵巢囊肿, 影像学未提示恶性可能,但该患者曾有 CA125 的一过性升 高,孕激素保守治疗效果不好。子宫内膜癌合并卵巢肿物时 需警惕卵巢转移或子宫内膜和卵巢同期原发双癌( synchronous primary endometrial and ovarian cancer,SEOC) 。内膜癌患者中 SEOC 的发病率约 5%,而年轻患者这一风险更高。 有作者建议,对有保留生育意愿的内膜癌患者行腹腔镜评估 附件情况,以及腹腔冲洗、淋巴结切除,以除外子宫外病变, 但行此腹腔镜手术的必要性仍有争议。韩国的一项回顾性 研究发现,年轻子宫内膜癌患者,同时性卵巢肿瘤的发生率 为 4.5%( 21 /471) ,而符合低风险标准即: 影像学评估无肌层浸 润,影像学除外卵巢恶性病变,内膜样癌 G1,CA125<40IU/ml 的 患者,无一例发生卵巢肿瘤。对于年轻低风险女性,保留生育治 疗需基于术前的严格评估,包括影像学( 磁共振、彩超) 、病理、肿 瘤标记物等,如怀疑有卵巢肿物或子宫外转移,必要时可行腹腔 镜探查。此外,应充分使患者了解保留生育功能的治疗不是标 准治疗方式,要严密监测和随访。 本例患者治疗前评估无肿瘤家族史及个人肿瘤史,但治疗 反应差,免疫组化和进一步胚系基因检测提示 MSH2 突变,但基 因突变与患者治疗反应之间是否有关,尚不明确。国际 NCCN 指南建议,拟保留生育治疗的患者在治疗前需行遗传学评估。 林奇综合征( Lynch syndrome) 是一种由错配修复( mismatch repair,MMR) 基因胚系突变引起的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小于 50 岁的内膜癌患者中,16% ~ 34%的年轻患者存在免疫组化 MMR 蛋白表达缺陷。因此对于所有保守治疗的年轻女性,应接受遗 传咨询,必要时行基因检测,其结果有助于评估林奇综合征相关 的其他肿瘤,以及指导亲属及后代的监测。 对于合并林奇综合征的患者能否保留生育治疗,尚无定论。 合并林奇综合征患者中内膜癌发病年龄较早,早于散发内膜癌 患者,鉴于这部分患者年轻,更倾向于保守治疗。另一方面,林 奇综合征相关的内膜癌患者,可能是由于同时存在高雌激素状 态( 如肥胖、胰岛素抵抗等) 导致内膜癌的发生,而并非基因缺陷 所致,因此这部分患者或许可从孕激素治疗获益。文献报道,2 例合并林奇综合征的内膜样癌 Ia 期 G1 年轻患者,分别予甲羟 孕酮及宫内孕激素释放系统治疗 3 个月后病理正常,1 例患者自 然妊娠,1 例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2 例均足月分娩,随后均行子 宫切除; 2 例患者均符合林奇综合征 Amsterdam II 标准和修正的 Bethesda 标准,1 例胚系基因检测为 MSH6 突变,另 1 例肿瘤组 织检测为高频微卫星不稳定( microsatellite instability,MSI) 。目 前对 MMR 表达情况与内膜癌预后相关性的结论不一。文献报 道,MMR 免疫组化异常者,更易发生晚期病变( P<0.001) ,高级 别( P<0.001) ,深肌层浸润( P<0.001) ,脉管癌栓浸润( P= 0.002) , 有更差的总生存期( P= 0.028) 和无进展生存期( P = 0.042) 。另 有文献报道,两者的复发率和生存率方面无差异。文献报道,林 奇综合征组较散发组患者的生存期更好。研究显示,MMR 蛋白 表达缺陷者的孕激素治疗反应差,其治疗缓解率低于 MMR 免疫 组化正常组( 0/6 vs 41/77,P=0.026) 。因此,目前对于合并林奇 综合征患者,能否保留生育治疗,经验尚不足。 综上所述,本例子宫内膜癌患者保留生育治疗后病理无反 应,胚系基因检测提示 MMR 缺陷,诊断林奇综合征,术后病理诊 断为子宫内膜和卵巢同时原发性双癌。保留生育多为未生育的 年轻内膜癌患者的诉求,但相较年老患者,合并卵巢同时性肿瘤 的风险增高,因此需要术前严格评估,必要时腹腔镜探查。提倡 对年轻内膜癌女性进行遗传评估,检测 MMR 蛋白或 MSI 情况, 必要时进行相关基因检测。合并林奇综合征的患者能否保留生 育,以及 MMR 缺陷对孕激素保留生育治疗疗效的影响,还需进 一步研究。

参考文献略。

原始出处:

王益勤,戴 林,王建六,沈丹华等,子宫内膜癌保留生育治疗失败合并原发卵巢癌伴林奇综合征 1 例[J],现代妇产科进展,2020,29(7)。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0-08-19 ms5000000741733160

    👍

    0

  2. 2020-08-19 ms5000000741733160

    0

相关资讯

Clin cancer res:子宫内膜样卵巢癌或可采用子宫内膜癌的治疗策略

与其他卵巢癌相比,子宫内膜样卵巢癌(ENOC)的预后通常更好。尽管如此,目前的患者治疗仍然遵循“一刀切”的方法。即使肿瘤分期提供了分层,个性化的治疗仍然是难以实现的。

最新分析支持PD-1抑制剂dostarlimab在子宫内膜癌中的应用

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近日对I / II期GARNET研究作出了最新分析,证明其实验性PD-1单克隆抗体dostarlimab在复发或晚期dMMR子宫内膜癌治疗中的潜在疗效。

NATURE:子宫内膜癌相关突变可能开始于童年

所有的正常体细胞都被认为是可以获得突变的,但是我们对于正常体细胞中的突变速率、模式、原因和后果的理解是有限的。

Cancer:子宫内膜增生高子宫内膜癌风险的突变特征

背景:子宫内膜增生是子宫内膜样腺癌(EMC)的先兆,子宫内膜样腺癌是最常见的子宫癌。子宫内膜增生进展成癌的可能性可以通过子宫内膜增生的组织学分类来评估,尽管这些分类是主观的,在病理学家中只能在一定程度

Am J Surg Pathol:年轻女性子宫内膜浆液性癌的独特的分子、形态、临床等特征

根据Bokhman的描述,子宫内膜癌(EC)既往被分为I型(低度恶性、激素依赖性、年轻患者、预后良好)或II型(高度恶性、激素非依赖性、老年患者、预后不良)。

《国际妇产科联盟(FIGO)2018癌症报告:子宫内膜癌诊治指南》解读

子宫内膜癌虽然总体预后较好, 但高级别的子宫内膜癌有复发的倾向, 由于复发性子宫内膜癌预后较差,因此临床上需重视对复发的管理。针对肿瘤生物学制订的治疗方案是平衡治疗功效与不良反应的最佳策略,其基本治疗包括子宫切除术和双侧附件切除术。淋巴结切除术能够识别需要辅助放疗和化疗的淋巴结受累患者( 前哨淋巴结活检的研究正在进行中) 。辅助放疗用于有高危因素的Ⅰ-Ⅲ期患者和淋巴结阴性的I 期患者。在晚期患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