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Rxiv:疫苗和单抗对新奥密克戎BQ.1和XBB.1作用甚微,这两种亚变体可能是天然的疫苗

2022-12-08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发表于加利福尼亚

7月初在尼日利亚发现BQ.1和BQ.1.1,随后在欧洲和北美急剧扩大。8月中旬在印度发现XBB和XBB.1,并迅速在印度、新加坡地区流行。这些新的变异株的不断出现及其广泛的突变,也让当前的COVID-

7月初在尼日利亚发现BQ.1和BQ.1.1,随后在欧洲和北美急剧扩大。8月中旬在印度发现XBB和XBB.1,并迅速在印度、新加坡地区流行。这些新的变异株的不断出现及其广泛的突变,也让当前的COVID-19疫苗和单克隆抗体疗法的效果越来越差,而且随着病毒的不断突变,效果会越来越差。此前有很多专家有类似的发现。

近日,何大一教授团队在预印本bioRxiv上传了一项研究:Alarming antibody evasion properties of rising SARS-CoV-2 BQ and XBB subvariants。研究发现BQ和XBB系列变异株对现有COVID-19疫苗的效力构成严重威胁,使所有已批准的单克隆抗体失去活性,并且由于其在逃避抗体方面的优势,可能在人群中占主导地位。

图片

疫苗效果严重下降

研究首先评价了接种3剂或4剂mRNA疫苗,以及加强接种二代mRNA疫苗(包含BA.4/5抗原)人群的血清在面对原始毒株和新型变异株时的中和效果。结果发现,不管是接种何种疫苗,在面对新的变异株时其人群血清的中和效价均表现出明显的下降。

这其中,BA.2和BA.4/5均表现出相对于原始毒株D614G更强的免疫逃逸作用。与D614G相比,BA.2和BA.4/5的中和效价ID50分别下降了2.9 ~ 7.8倍和3.7 ~ 14倍。更令人担忧的是,接种了3针mRAN疫苗后,面对BQ.1、BQ.1.1、XBB和XBB.1的中和滴度远低于D614G,中和滴度降至37~71倍。

图片

单克隆抗体全面溃败

为了了解对BQ.1、BQ.1.1、XBB和XBB.1失去中和活性的血清抗体类型,研究为每个变异株构建了假病毒,然后评估了它们对靶向S蛋白上各种表位的23个单克隆抗体(mab)的中和敏感性,以阐明血清中和活性丧失背后的原因。

在这些抗体中,有20个针对RBD上的第1类至第4类表位簇:S2K146、Omi-3、Omi-18、BD-515、XGv051、XGv347、ZCB11、COV2-2196  、LY-CoV1404 、XGv289、XGv264、S309、P2G3、p1 -77,BD55-5840、XGv282、BD-804、35B5、COV2-2130和10-40。其他三种为非RBD单克隆抗体,其中C1520靶向NTD, C1717靶向NTD- sd2, S3H3靶向SD1。

研究表明,新变异株对检测的大多数单克隆抗体的中和作用完全或部分耐药。BQ.1和BQ.1.1基本上对靶向RBD 1类和3类表位的抗体完全耐药,而XBB和XBB.1对靶向RBD 1类、2类和3类表位的抗体也几乎完全耐药。

之前的SARS-CoV-2变异株已经连续停用了多款临床批准的治疗性抗体,而bebtelovimab是针对SARS-CoV-2变异毒株最后可用的单克隆抗体。遗憾的是,BQ和XBB亚系现在对bebtelovimab也已经完全耐药。此外,被授权用于预防COVID-19的Evusheld单抗组合对新的变异株也完全无效。

图片

总之,研究详细研究了SARS-CoV-2奥密克戎BQ.1、BQ.1.1、XBB和XBB.1变异株的抗体耐药特征和病毒受体结合亲和力。新的变异株株几乎不受既往感染或接种过疫苗的人群,包括接种最新二价(WA1-BA.5) mRNA疫苗加强人群的血清的中和作用。因而导致突破性感染和再次感染的激增。

考虑到在过去三年中,由于感染和接种疫苗,人群中建立了广泛的群体免疫。BQ.1、BQ.1.1、XBB和XBB.1变异株株表现出远高于早期变异株的抗体耐药性,它们可能推动COVID-19感染再次激增。

BQ.1和XBB.1是天然疫苗?

事实上,除何大一教授外,很多学者都做了类似研究,包括北京大学曹云龙教授,研究结果都是一致。一个月前梅斯医学已进行了相关汇总报道:BQ.1.*已占美国奥密克戎35%,最新二价加强针对最新亚变体作用微弱

好消息是,虽然奥密克戎变化众多,但是需要住院的,以及死亡风险是极低的:BQ.1.*已占美国奥密克戎44%,变体呈现百花齐放,但住院和死亡的负担极低。因此,需要科学认知奥密克戎,见:奥密克戎成为百变灵猫,科学认知应该与时俱进.

从某种意义上讲,最新的BQ.1.1和XBB.1才是最佳的天然疫苗,它的效果较最新的二价mRNA疫苗效果要更好!在BA.1时代,比尔盖茨便认为奥密克戎是天然的疫苗,有一定的前瞻性,但是BA.1仍然给欧美带来了较多的死亡。如今新的亚变体较BA.1突变增加了很多,相应的致病性也下降了很多,越来越接近“天然疫苗”。

事实上,天然疫苗的说法代表从此感染不再需要疫苗。因为疫苗的研发根本赶不上病毒的变异,同时,由于重症和死亡率极低,疫苗接种的经济学效应不划算时,疫苗接种就不再有必要。

当前共发现7种可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分别是HCoV-229E、HCoV-OC43、SARS-CoV、HCoV-NL63、HCoV-HKU1、MERS-CoV和SARS-CoV-2。最后一种就是新冠病毒,前面几种是引发普通感冒的主要病毒株,都属于α和β属冠状病毒株。大家知道,只有流感病毒疫苗,目前没有普通感冒病毒疫苗,主要原因是其致病性弱,开发疫苗的药物经济学并不合时宜。如果新冠病毒再进一步进化的话,其致病率远远低于流感的话,疫苗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而且,相信正如梅斯更早的预测,未来奥密克戎会转化为新型的感冒,即使感染了,体内的抗体存在时间应该会越来越短,甚至象感冒一样,抗体真正有效的时间仅持续3个月左右,都是有可能的。但是,它就象今天大多数感冒相关病毒一样,与人类和谐共存。

当然,当下,接种疫苗仍然十分重要。不仅是接种新冠疫苗重要,接种流感疫苗同样重要!

因为新冠流行以及防控以后,流感病毒的流行得到一定的遏制。人体内流感病毒相关的抗体和记忆都逐步减退。因此,会带来流感感染的加重。在今年,整个欧美,流感的严重程度都远远高于新冠流行前(在新冠流行的3年,流感是轻微的)。相信在中国也不例外!

未来“清病不清毒”,重点是防重症

随着国家进一步优化疫情防控工作的“二十条”措施出台,目前各地都开始实施推进优化细则。

虽然疫苗对BQ.1和XBB.1的预防感染效果已很差,这是既定的事实。但是,对预防重症的作用,信息量仍然是极少的。即使是新加坡,香港的一些数据,也仅能说明接种疫苗对减少重症和死亡,有一定的保护作用。

接下来,对于奥密克戎,重点任务是防重症,针对脆弱群体的优先管理,才是医疗的重点。

高福院士表示,两年前科学家们就已经预测“新冠病毒不会消失”,未来疫情防控的目标将强调“清病不清毒”。也就是我们要把新冠疾病尽量控制住,而不是把病毒清除掉。高福说道:“未来抗疫我们要坚持小步走不停步”

参考资料:

Alarming antibody evasion properties of rising SARS-CoV-2 BQ and XBB subvariants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来源注明为“梅斯医学”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为“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BQ.1.*已占美国奥密克戎44%,变体呈现百花齐放,但住院和死亡的负担极低

美国疾控中心CDC注意到,奥密克戎BQ.1和BQ.1.1以相对快的速度在美国传播,目前已快速形成主流病毒。

新冠疫情下的背后担忧:超额死亡、新冠后遗症疑云

应对肆虐的新冠疫情,人类是应该“共存”还是“清零”?这是一个全世界都在广泛争论的话题。

奥密克戎成为百变灵猫,科学认知应该与时俱进

最近,WHO针对奥密克戎出现1年来,给了一个总结。

新冠后遗症的前世今生:为什么没有真正的后遗症

奥密克戎变异株的致病力呈现几何级数下降

BQ.1.*将达顶峰,XBB可能接棒成为结束疫情的最后一代奥密克戎主要亚变体

奥密克戎突变迅速,在全球各地流行,事实上,不同国家流行的亚变体株不一致。例如最近一波在印度,新加坡,以XBB.*为主,而美国,比利时等欧美国家以BQ.1.*为主。因此,此前梅斯认为在 2022年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