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JM:同时对抗镰状细胞贫血和疟疾!这款药物可有效作用于非洲儿童

2018-12-04 朱玲 生物探索

镰状细胞贫血(SCA)是一种由基因突变引起的疾病,在非洲血统的人中尤为普遍。目前治疗SCA的疗法有限,尽管近年来大量研究表明,对于控制SCA和提高患者生活质量,羟基脲是一种安全有效的药物,但是这些研究大都集中在发达国家。

镰状细胞贫血(SCA)是一种由基因突变引起的疾病,在非洲血统的人中尤为普遍。目前治疗SCA的疗法有限,尽管近年来大量研究表明,对于控制SCA和提高患者生活质量,羟基脲是一种安全有效的药物,但是这些研究大都集中在发达国家。

近日,发表在权威杂志《NEJM》上的一项研究或带来了新的希望。研究表明,每天服用羟基脲药丸或可改善撒哈拉以南非洲患有SCA的儿童的症状,并且能减少疟疾的发生。

根据这项最新的研究, 共606名1-10岁的儿童接受了每日羟基脲治疗。6个月来,孩子们每天服用一颗药丸,然后根据他们的健康状况和体重变化增加每日剂量。初始剂量在每天15-20mmg/kg之间。

临床试验确定,羟基脲疗法对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儿童来说是可行和安全的。让人意外的是,研究人员发现羟基脲还能帮助对抗疟疾。众所周知,疟疾在非洲是非常普遍的。


通讯作者:Russell Ware

而研究数据显示,与治疗前水平相比,羟基脲的使用与SCA患者疼痛平均降低55 %,感染降低38 %,疟疾降低51%,输血降低67%,死亡率降低70 %有关。

据悉,该临床试验的I-II期已治疗了 4个撒哈拉以南国家的儿童。研究人员计划长期跟踪这些儿童,以获得有关生长发育的其他数据,并寻找对器官功能和生育能力的任何可能影响。

原始出处:Léon Tshilolo, George Tomlinson, Thomas N. Williams, et al. Hydroxyurea for Children with Sickle Cell Anemia in Sub-Saharan Africa. NEJM. December 1, 2018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
  1. 2018-12-04 盖伦

    厉害了,又学到了一个新的知识点

    0

  2. 2018-12-04 衣带渐宽

    学习

    0

  3. 2018-12-04 深海的鱼

    学习学习学习

    0

相关资讯

解读镰状细胞贫血!

镰状细胞性贫血,也称为镰状细胞病,是一种遗传疾病,可导致血红蛋白S(HbS或Hgbs)的产生,它是一种异常血红蛋白变异。血红蛋白是红细胞内的含铁蛋白,它从肺部携带氧气输送到全身各处,并且释放到人体的细胞和组织中。

NEJM:多管齐下治疗镰状细胞状贫血

镰状细胞疾病的典型症状就是镰状细胞危机的反复发作,也叫做血管阻塞危机,在这种情况下病人红细胞形状改变,凝结在一起堵塞小血管,导致疼痛和器官损伤。在新一期《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编辑文章中,波士顿大学医学院(BUSM)的研究人员强调为了防止这些有害的状况,应该多管齐下联合多种药物一起治疗镰状细胞疾病。

BMJ:急性胸部综合征——案例报道

患者黑人英国男性,40岁,有镰状细胞贫血,因左侧胸膜炎性胸痛9小时就诊。患者的手臂和腿也疼。三周前,因咳嗽口服抗生素治疗;当时胸片未见明显异常,患者的症状也得到了缓解。入院时,他极度的痛苦,自然空气下氧饱和度为81%,呼吸频率为30次/分钟。进入整个肺野的空气减少,此外临床检查未发现异常,患者也没有发热。血红蛋白水平为60 g/L(基线69 g/L),白细胞计数为23 × 109/L,心电图没有显

Lancet:羟基尿素可有效维持镰状细胞贫血儿童的TCD血流速度

对镰状细胞贫血和经颅多普勒(TCD)血流速度高的儿童,规律输血可有效预防原发性卒中的发生,但是输血必需持续下去。研究者进行了一项研究,探究羟基尿素(羟基脲)与标准输血比较,对该类患者的有效性。TWiTCH是一个多中心、随机、开放的非劣性3期试验,在美国和加拿大的26家儿童医院和健康中心进行。该研究纳入了4-16岁镰状细胞贫血儿童,且TCD血流速度≥200 cm/s,不过没有严重的血管病变。按1:1

抵御疟疾,肠道细菌也来帮忙

人类与疟疾之间的惨烈战争从未停歇,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数据[1],每年有大约32亿人——也就是近乎全球人口的一半——暴露于疟疾感染的危险之中,经估算,实际患病者很有可能超过2亿,而最终因疟疾去世的人数更是高达58万。时至今日,仍然没有一种有效防治疟疾的疫苗上市。 而近期一项发表于《细胞》(Cell)期刊的研究[2]又为疟疾治疗提供了新的思路。在这当中扮演关键角色的不是别人,正是与我们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