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D:炎症性肠病患者处于疾病活动期是新冠肺炎病情加重的危险因素

2022-04-12 消化新前沿 MedSci原创

炎症性肠病是一类多种病因引起的异常免疫介导的肠道慢性及复发性炎症,有终生复发倾向,溃疡性结肠炎和克罗恩病是其主要疾病类型。

COVID-19 的发病机制是基于宿主对病毒的免疫反应的正面和负面影响之间的微妙平衡。一方面,免疫系统的激活可以减少病毒复制;另一方面,促炎细胞因子的过度产生(所谓的“细胞因子风暴”)可能有利于最严重形式的 COVID-19 的发展。由于慢性炎症、针对病毒的免疫反应以及患者使用的免疫调节药物的作用之间的相互作用,这种情况在患有慢性免疫介导疾病(包括炎症性肠病 (IBD))的患者中更为复杂。目前的证据表明,IBD 患者和普通人群在 COVID-19 的发病率和主要临床结果(即住院率、呼吸辅助需求、死亡)方面没有差异,但仍然有部分研究提出了疑议。本项研究的目的是评估 IBD 患者感染 SARS-CoV-2 的临床特征,包括 COVID-19 相关症状、干预措施和结果,并调查 COVID-19 不良结果的潜在危险因素。

这项回顾性观察性研究的纳入人群来自西西里炎症性肠病网络 (SN-IBD) 队列的连续 IBD 患者,这些患者在治疗期间被诊断为 SARS-CoV-2 感染。以及部分来自第二次 COVID-19 大流行浪潮(2020 年 9 月至 2020 年 12 月)的患者。研究人员分析了与 COVID-19 临床结果相关的人口统计学、IBD 特征和治疗以及合并症的数据,以期对相关危险因素进行进一步分析。

 

本项研究共纳入了 122 名患者(平均年龄 43.9 ± 16.7 岁;男性,50.0%;克罗恩病,62.3%;溃疡性结肠炎,37.7%)的临床数据。12 名患者发生 COVID-19 相关肺炎(9.8%),4 名(3.3%)需要呼吸辅助(非机械通气或经口气管插管),4 名患者死亡(病死率,3.3%)。在多变量分析中,年龄(优势比 [OR],1.034;95% CI,1.006–1.147;P= .032)和处于严重 IBD 活动期(OR,13.465;95% CI,1.104–164.182;P=.042)是 COVID-19 相关肺炎的独立预测因子,而严重的IBD疾病活动(OR,15.359;95% CI,1.320–178.677;P=.030) 是严重 COVID-19 的唯一独立预测因子,即患者需要呼吸辅助或出现死亡。据报道,肿瘤坏死因子 α 抑制剂对肺炎发展具有保护作用的趋势 ( P=.076)。

图:新冠肺炎病情加重的危险因素

这项对炎症性肠病和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 2 型感染的新冠肺炎患者的回顾性观察研究表明,严重炎症性肠病活动是新冠肺炎的疾病加重的唯一独立危险因素。

原始出处:

Fabio Salvatore Macaluso. Et al. Severe Activity of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is a Risk Factor for Severe COVID-19.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s.2022.

作者:xuyihan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IBD:口服麦芽酚铁与静脉注射羧基麦芽糖铁治疗炎症性肠病患者缺铁性贫血的长期疗效分析

溃疡性结肠炎(UC)是一种慢性非特异性肠道炎症性疾病,以结肠黏膜连续弥漫的炎症改变为特点。

IBD:接受治疗的炎症性肠病患者乳糜泻发病率较低

乳糜泻一般指麦胶性肠病。 麦胶性肠病又称乳糜泻、非热带性脂肪泻,在北美、北欧、澳大利亚发病率较高,国内很少见。男女之比为1∶1.3~2.0,女性多于男性,发病高峰年龄主要是儿童与青年。

J Gastroenterology: 粪便钙卫蛋白和粪便免疫化学测试都可以预测患有炎症性肠病的儿童的疾病活动度

钙卫蛋白(calprotectin) 是一种来源于中性粒细胞和巨噬细胞的含钙蛋白,其表达具有组织或细胞特异性,可作为急性炎性细胞活化的标志物。

Dig Dis Sci:可穿戴生物传感器可以预测 IBD 患者肠道手术后的住院时间

炎症性肠病患者肠道不能正常吸收进食的碳水化合物、蛋白质、脂肪、维生素及多种微量元素,加上肠道炎症或服用的药物可能造成食欲不佳,因此炎性肠病常伴随着不同程度的营养不良。

JCC:炎症性肠病患者的神经退行性疾病风险明显增加

神经性退行可分为急性神经退行性疾病和慢性神经退行性疾病,前者主要包括脑缺血(CI)、脑损伤(BI)、癫痫;后者包括阿尔茨海默病(AD)、帕金森病(PD)、亨廷顿病(HD)、肌萎缩性侧索硬化(ALS)。

IBD:抑郁症状可以预测炎症性肠病的临床复发

炎症性肠病是一种持续或反复发作的疾病,是起始于胃肠道黏膜的炎症。炎症可出现在消化道的任何部分,从口腔到肛门,例如直肠或小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