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MR:绝经后骨质疏松症妇女髋部和转子下/股骨干骨折的发生率

2021-09-29 从医路漫漫 MedSci原创

ODN是一种抑制骨吸收药物,作为骨质疏松症治疗药物正在开发中,与双膦酸盐不同,它只能短暂地减少骨形成。

   我们用预先定义的标准,前瞻性地评估了在组织蛋白酶K抑制剂、odanacatib或安慰剂治疗期间,所有股骨骨折(髋部、粗隆下/股骨干,包括不典型骨折和远端骨折)的位置和发生比率,在长期ODN骨折试验(LOFT和LOFT延伸[NCT00529373,EudraCT2007-002693-66])中,这些女性的骨折风险增加了5年。ODN是一种抑制骨吸收药物,作为骨质疏松症治疗药物正在开发中,与双膦酸盐不同,它只能短暂地减少骨形成。

方法:年龄≥65岁,全髋(TH)或股骨颈(FN)骨密度为T-≤−2.5分,或有放射学脊椎骨折,TH或FN T值为-1.5分的妇女随机(1:1)接受ODN50 mg/周或安慰剂治疗。所有患者都接受了维生素D3(5600IU/周)和钙(总计1200mg/天),研究包括了16,071名妇女。

结果:ODN组和安慰剂组的低能量股骨折发生率分别为0.38和0.58/100人年(风险比[HR]=0.65;95%可信区间[CI]0.51-0.82;P<0.001),低能量髋部骨折分别为0.29和0.56/100人年(HR=0.52;95%CI 0.40-0.67;P<0.001)。ODN组合并髋部和ST/FS或单独髋部骨折的发生率均低于安慰剂组(5年时合并骨折分别为1.93%和3.11%,髋部骨折分别为1.53%和3.03%)。然而,低能量ST/FS骨折在接受ODN治疗的妇女中比接受安慰剂治疗的妇女更常见(分别为24例和6例)。其中,接受ODN治疗的10名患者中有12名骨折被判定为AFF(0.03/100病人年),而在6名安慰剂治疗的女性中没有骨折被判定为AFF(估计差异为0.03;95%可信区间为0.02-0.06)。

表 判定为首次骨折时间的Cox比例风险模型(LOFT和LOFT延伸)

图1 安慰剂(A组)和ODN(B组)的首次髋关节或ST/FS骨折(低能量、创伤性或应力性)时间的Kaplan-Meier曲线。CI=置信区间;FX=骨折;ODN=Oanacatib;ST/FS=转子下/股骨干。

图2 6例接受ODN治疗的ST/FS骨折的X线表现。

图3 连续双能x线吸收仪(DXA)图像显示应力性骨折后骨膜愈合。该患者患有严重骨质疏松且无症状(补充文件S3第9号),在DXA图像上偶然发现应力性骨折。

图4 AFF患者ODN治疗1年前后血清生化指标变化

图5 低能量肱骨骨折的患者数量和位置。ODN = odanacatib。

结论:这些结果为AFF的可能发病机制提供了线索,提示目前诊断这些骨折的标准可能需要重新考虑。

原文出处:

Papapoulos S,  Bone H,  Cosman F,et al,Incidence of Hip and Subtrochanteric/Femoral Shaft Fractures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With Osteoporosis in the Phase 3 Long-Term Odanacatib Fracture Trial.J Bone Miner Res 2021 Jul;36(7) 

作者:从医路漫漫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十二个图文细节操作步骤,快速掌握跟骨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

跟骨骨折占全身骨折的2%,全部跗骨骨折的60%。在发展中国家,实际发病率可能更高。跟骨骨折会导致患足出现严重的功能障碍,致残率很高,患者多为青壮年,一旦遗留残疾,对家庭、社会都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JBMR:体重、身高和体重指数与绝经后女性不同部位骨折风险的关系

低体重指数(BMI)是公认的绝经后妇女骨折的危险因素。在某些时候,身高和肥胖也与骨折风险增加有关。

四个关键要点,帮你轻松搞定肘关节脱位!

肘关节脱位是肘部常见损伤,多发于青少年,常合并其他损伤,在诊治中应提高警惕,防止漏诊漏治。那么肘关节脱位到底该如何诊疗呢?今天的早读将全面讲解,值得学习借鉴!

老年髋部脆性骨折安全用药策略,一张表全面掌握!

​骨质疏松症是一种以骨量低、骨组织微结构损坏、骨脆性增加、易发生骨折为特征的全身性代谢性骨病,是最常见的骨骼疾病,多见于绝经后女性和老年男性。

桡骨远端骨折与下尺桡关节(DRUJ)损伤

DRUJ是一个复杂的解剖单位,在桡骨远端和尺骨之间提供关节连接。

JBMR:在男性骨质疏松性骨折(MrOs)研究中,肌少症是独立于FRAX®、Falls和BMD的骨折风险预测因子

双能X线骨密度仪(DXA)得出的四肢骨骼肌瘦体重/身高2(ALM/HT2)是评估骨质疏松症时最常用的肌肉质量估计方式,但其对骨折的预测价值因股骨颈(FN)骨密度(BMD)而大大减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