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 癌症晚期生存超4年 液体活检、靶向药物居然可以这么用!

2019-05-31 荒川 医世象

肺癌在我国被称为癌症中的“头号杀手”,其中非小细胞肺癌(NSCLC)作为肺癌的“绝大多数”,约占肺癌病例的85%。晚期肺癌尤其是四期肺癌患者总体生存期较短,其中大部分患者存活时间只有三年左右。

肺癌在我国被称为癌症中的“头号杀手”,其中非小细胞肺癌NSCLC)作为肺癌的“绝大多数”,约占肺癌病例的85%。晚期肺癌尤其是四期肺癌患者总体生存期较短,其中大部分患者存活时间只有三年左右。

近日,肿瘤领域医学期刊《Clinical Lung Cancer》发表了一篇非常有价值的病例报告。根据报告内容,1例71岁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在治疗期间连续进行了7次液体活检,并接连使用了一代、二代、三代ALK抑制剂,目前生存时间已经超过4年!

NSCLC的液体活检有何依据?

我们知道,基因检测对于癌症靶向药物的精准使用非常重要。目前,临床上通过手术或穿刺的方法获取患者的肿瘤组织样本进行基因检测。

然而,会有一些患者因身体情况太差无法手术或穿刺,又或者肿瘤位置导致取样困难,比如肺癌的骨转移。这个时候就要考虑到液体活检。

液体活检通过体外无创抽血的方式获取肿瘤脱落在血液中循环的ctDNA,以此来判断肿瘤的基因突变情况。相比传统肿瘤组织活检,液体活检具有许多优势,包括无创,可以多次取样,可同时检测多个肿瘤等等。

其实,根据去年10月发表在国际肿瘤学顶级期刊《JAMA Oncology》上的一项前瞻性研究,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Abramson癌症中心的专家就已经提出,基于血液的基因分型检测应纳入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临床常规管理中。

这项研究也是迄今为止正式评估液体活检能否作为常规检测手段影响临床治疗决策规模最大的一项研究。

这项研究证实,液体活检可以加强现有检测技术对可治疗突变的检测,并改善患者的预后。由于液体活检对患者的侵入性更小,在组织活检不可行时,可能会成为患者唯一的选择,同时也是标准组织活检最合适的替代技术。

此外,突变可能在治疗过程中发生变化,因此患者可能会进行多次检查,而液体活检有效避免了活组织检查带来的不适与麻烦。

肺癌ALK阳性有哪些靶向药?

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无疑是靶向药物获益最大的癌症群体。虽然在非小细胞肺癌中EGFR是最为常见的突变,但ALK阳性的患者无疑也是幸运的。随着全新一代ALK抑制剂劳拉替尼的震撼上市,其他ALK抑制剂治疗后耐药的患者还可能获益,大大延长生存期!

截至目前,已经有三代ALK抑制剂相继投入临床使用,包括第一代的克唑替尼、第二代的色瑞替尼、艾乐替尼、布格替尼及第三代的劳拉替尼。其中,针对ALK突变的一代靶向药物克唑替尼在中国已经上市,且被纳入了医保,但是价格依然高昂。

在这篇最新的病例报告中,由于患者所使用的二代靶向药物布格替尼,以及三代靶向药物劳拉替尼均未在中国获批上市,故从印度购入(你懂得),效果可能存在影响。

靶向药轮番上阵,患者经历了什么?

报告中的这例患者(男性,71岁),在2013年8月被诊断为肺腺癌四期。原发灶免疫组化(IHC)检测以及NGS靶向测序结果显示:EML4-ALK融合基因阳性,等位基因突变频率为5%。因此,选用克唑替尼进行初步治疗。

7次ctDNA检测结果

克唑替尼治疗:

患者于2015年8月开始接受克唑替尼治疗,并获得了11个月的无进展生存期(PFS)。但是,好景不长,通过液体活检发现,患者出现了ALK基因G1269A耐药突变,突变丰度为1%。因此,改用二代药物布格替尼针对G1269A驱动的耐药继续治疗。

布格替尼治疗:

自2016年8月起,患者以每日一次90mg的剂量,开始了二代靶向药物布格替尼的治疗。布格替尼的效果显而易见,治疗2个月后,患者病情稳定。G1269A的突变丰度急剧下降至检测不到的水平,EML4-ALK融合基因的丰度也降至0.6%。

但是,肺癌细胞也获得了新的突变:ALK基因的F1174L突变,丰度为1%,并在2017年1月患者骨转移和肝转移中成为显性突变(突变丰度6.8%)。

布格替尼治疗9个月的时间后,突变情况就更复杂了。不仅ALK基因的F1174L突变丰度提高至8.7%,EML4-ALK融合基因的丰度也提高到了8.5%。此外,还新出现了ALK基因E1210K突变(7%)。

治疗过程中ALK激活突变情况

劳拉替尼治疗:

癌症进展后患者在2017年4月改用劳拉替尼,以每日一次100mg的剂量进行治疗。3个月的劳拉替尼治疗为患者带来了部分缓解,到第四个月的时候,EML4-ALK的丰度下降至1.1%,并获得9个月的无进展生存期。

这篇病例告诉了我们什么?

需要指出的是,在克唑替尼耐药的病例中,其中ALK基因二次突变占据了差不多有45%,这些突变包括G1269R、F1174L、E1210K、L1196M、G1202R、D1203N和F1171T,其中L1196M是最常见的突变。

在这篇病例中,由于患者的肿瘤组织活检样本难以获得,因此临床医师通过7次连续的血样ctDNA突变分析(利用NGS检测422个癌症相关基因),实现治疗紧密监控。

其中,所有耐药突变均通过液体活检ctDNA样本测得,这再一次体现出了液体活检的重要性。在组织活检不可行时,液体活检可能会成为患者唯一的选择,成为标准组织活检最合适的替代技术。

此外,虽然不断的转换ALK抑制剂给患者带来了明显的临床获益(总生存期已经达到了52个月),但是也造成了不同ALK突变的积聚。在劳拉替尼治疗后,患者共积聚有8种对不同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敏感的ALK激活突变。

值得注意的是,医者还在血液样本的检测中发现患者存在有TP53基因突变,大约50%的肺癌患者都存在TP53基因突变。对于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而言,Non-disruptive的TP53突变甚至被认为是较短总生存期(OS)的独立标志物,因此检测出TP53突变应格外注意。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Nat Med:全面的肿瘤分析为晚期癌症点亮救命的明灯

WINTHER试验首次在临床上应用转录组学(RNA表达测试),根据肿瘤中RNA的表达量比正常组织增加多少,为更多的患者量身定制精确的肿瘤药物。

他们让癌症晚期患者“走”得有尊严

“你是重要的,因为你是你,你一直活到最后那一刻仍然是那么重要,我们会尽一切努力帮助你安详离去,但也尽一切努力让你活到最后一刻。”这句话出自世界上第一所临终关怀医院的创始人、英国的一名护士西希里?桑德斯,简单的文字叙述为那些即将面临死亡的患者带去了温暖,也带去了尊严。“临终关怀”理念,自20世纪80年代进入中国以来,又被译作“舒缓治疗”等,一方面减轻了老百姓传统观念的束缚,一方面也使得医学变得更

Int J Cancer:首次针对65岁及以上癌症晚期病人的1期临床试验,安德森癌症中心主导

65岁及以上癌症患者的临床试验,尤其是一期临床试验并未充分开展。本研究对年龄65岁及以上、参于一期临床试验的癌症患者的临床产出,尤其是一期临床试验中产生的毒性作用进行了研究分析。

Lancet Oncol:连续深度镇静(CDS)可成为癌症晚期患者姑息治疗的选择

临终前连续深度镇静(CDS)是姑息镇静疗法,已成为强有力的争论的焦点,尤其是对于它是否是缩短生存的一种形式。该研究的目的是使用倾向评分加权的方法调查CDS是否缩短患者生存期,并探索在CDS期间人工水化疗法对生存的效果。本研究是一项大的多中心前瞻性队列研究,招募和随访在2012年9月3日和2014年4月30号之间进行,患者来自日本58个临终关怀机构,包括医院姑息关怀设置,住院姑息治疗单位,和以家庭为

协和医生的心声:放弃治疗,我们放弃的是什么?

导语病痛和治疗痛的双重折磨,没有多少人抗得过,谁也没有理由要求别人坚强。没有人心甘情愿地走。假如还有机会。医院,是帮助你想办法找各种机会留下的地方。医生,是帮助你想各种办法留下来的人。不能自主呼吸,可以用呼吸机;心跳骤停,用电起搏;不能进食,下胃管或静脉营养;肾功能不行了,可以血透或血滤;心梗或脑梗了,或许还有机会溶栓或支架……我们抢救回来很多病人。命是医生们救的,但其实,也是他们命不该绝。就

NEJM:癌症晚期患者或高估化疗效果

   美国研究人员在最新一期《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大多数接受化学疗法治疗的肺癌、结直肠癌晚期患者误认为化疗可以治愈所患疾病,而不是缓解症状或推迟死亡时间。   位于波士顿的戴纳-法伯癌症研究所以及波士顿地区几所大学和医院参与这项研究。研究人员调查美国多地1200名癌症患者。调查对象在4个月前确诊癌细胞扩散并接受化疗。   调查显示,肺癌患者中69%和结直肠癌患者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