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 Liver Dis:饮食中维生素E和C的摄入与非酒精性脂肪肝的严重程度成反比

2020-03-14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尽管抗氧化剂在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和脂肪性肝炎(NASH)中具有保护潜力,但关于饮食中摄入抗氧化剂的作用的证据有限。本项研究的目的是测试饮食中维生素E和C的摄入量与NAFLD,

背景与目标:尽管抗氧化剂在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和脂肪性肝炎(NASH)中具有保护潜力,但关于饮食中摄入抗氧化剂的作用的证据有限。本项研究的目的是测试饮食中维生素E和C的摄入量与NAFLD,NASH和纤维化标志物之间的关系。

方法:本项研究是一项横断面研究。研究人员通过超声检查评估患者NAFLD的存在。使用SteatoTest定义脂肪变性水平,使用新的定量NashTest定义中度重度NASH,使用FibroTest定义边缘显着性纤维化≥F1-F2。营养摄入量通过食物频率调查表(FFQ)进行测量。

结果:本项研究总共包括789名受试者(52.6%的男性,年龄58.83±6.58岁),其中714名具有可靠的随访数据。在调整了BMI,饮食和生活方式因素后,维生素E摄入量/1000 Kcal的较高三分位数与NASH的机率较低有关(OR = 0.64、0.43-0.94,P = 0.024)。达到推荐的维生素E摄入量与NASH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OR = 0.48,0.30-0.77,P = 0.002)。维生素C摄入量/1000 Kcal的最高三分位数与NAFLD和NASH的较低几率相关(分别为OR = 0.68、0.47–0.99,P = 0.045; OR = 0.57、0.38–0.84,P = 0.004)。根据SteatoTest,两种维生素都与脂肪变性水平有关。

结论 摄入维生素E和C可以预防与NAFLD相关的肝损害。

原始出处:

Dana Ivancovsky-Wajcman. Et al. Dietary vitamin E and C intake is inversely associated with the severity of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Digestive and Liver Disease.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03-15 xcdnxj

    文刊编

    0

相关资讯

Gastroenterology:益生菌对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肝脏脂肪含量的影响

研究认为,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接受益生菌治疗可优化粪便微生物组成,但对于减少肝脂肪含量和改变纤维化标志物无显著影响

Gastroenterology:肝纤维化程度在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预后中的价值

肝纤维化程度是决定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预后的重要影响因素

Gastroenterology:非侵入性肝纤维化评估用于严重肝病风险预测

研究发现,在一般人群中,现有非侵入性纤维化得分较高人群的肝硬化风险增加,但其预测能力普遍不高

Metabolism:低水平总的和高分子量脂联素可能预测成年人非酒精性脂肪肝

由此可见,总的和HMW脂联素水平低可能预示着NAFL发展,而与包括肥胖和胰岛素抵抗在内的病理生理因素无关。这种可预测性在女性中很明显。瘦素是体重增加受试者NAFL的重要预测因子。

Clinica Chimica Acta:循环外胞浆菌素A是非酒精性脂肪肝的潜在生物标志物?

胞外质体A (EDA)是一种新的可能参与能量代谢的肝细胞因子。本研究旨在1)探讨EDA在C57BL/6小鼠和HepG2细胞肝脂肪变性中的作用;2)评价血清EDA在人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中的作用。

JCEM:血清SHBG与非酒精性脂肪肝的发生和消退有关

由此可见,血清SHBG浓度与NAFLD的发生和消退有关;此外,它可能是预测NAFLD进展的潜在生物标志物,也是NAFLD的新型预防和治疗靶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