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听力损失与遗传进展

2020-12-30 AlexYang MedSci原创

【1】J Cell Mol Med:全基因组关联研究发现7q11.22和7q36.3与中国人群中噪声诱发的听力损失有关

【1】J Cell Mol Med:全基因组关联研究发现7q11.22和7q36.3与中国人群中噪声诱发的听力损失有关

噪声引起的听力损失(NIHL)严重影响人类的生活质量,给社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最近,有研究人员为了确定与NIHL有关的新的遗传位点,在中国人群中进行了该症状的全基因组关联研究(GWAS)。研究包括了89名NIHL患者和209名听力正常、暴露于类似噪声环境的对照,并进行了GWAS扫描。随后进行了由53名患者和360名对照组成的重复研究。研究结果表明,4条候选途径名义上与NIHL显著相关,包括Erbb、Wnt、hedgehog和鞭毛内运输途径。此外,两个新的单核苷酸多态性,即7q11.22处AUTS2基因内含子的rs35075890(combined P=1.3×10-6 )和7q36.3处PTPRN2基因内含子的rs10081191(combined P=2.1×10-6 )与NIHL显著相关。更多的是,表达定量性状位点分析显示,在脑组织中,rs35075890的基因型与AUTS2的表达水平显著相关,rs10081191的基因型与PTPRN2和WDR60的表达显著相关。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了7q11.22和7q36.3两个赋予NIHL易感性的新位点。

【2】Hereditas:在一个中国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家庭中发现HARS2的两个新的可能致病变异

HARS2的突变是Perrault综合征的遗传病因之一,具有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SNHL)和卵巢功能障碍特征。

最近,有研究人员通过靶向二代测序方法,在一个中国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家族中发现了两个新的HARS2致病变异,分别是c.349G > A(p.Asp117Asn)和c.908 T > C(p.Leu303Pro)。其中两名受影响的兄弟(13岁和11岁)表现为早期发病、快速进展的SNHL。该对兄弟没有任何内耳畸形或大肌肉动作发育迟缓。结合已有的临床报道,Perrault综合征可能潜伏在一些与HARS2突变相关的非综合征耳聋家庭中。对于散发男性以及没有POI症状的青春期前女性,仅根据临床特征对Perrault综合征进行确诊是一个挑战。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研究结果进一步扩展了现有的HARS2变异谱和Perrault综合征表型,这将有助于HARS2突变患者的分子诊断和遗传咨询。

【3】Mol Genet Genomic Med:TMC1和CDH23基因的新型纯合变异引起常染色体隐性非综合征性听力损失

遗传性听力损失(HL)是一种异质性的、最常见的感觉神经障碍。目前至少有76个基因已被报道与常染色体隐性非综合征HL(ARNSHL)有关。最近,有研究人员对两个不同血缘关系的伊朗家庭中的两名双侧感觉神经HL患者进行了研究,以揭示其潜在的遗传因素。

研究人员对患者进行了身体和感觉神经检查,使用影像学检查中耳和内耳解剖结构的异常。为了阐明GJB2阴性样本可能的遗传病因,研究人员对渊源者进行了全外显子组测序,并随后应用Sanger测序进行变异确认。临床检查结果显示患者存在ARNSHL。全外显子组测序发现了两个与HL共分离的新型变异,且这些变异在100个人种匹配的对照组中是不存在的。在第一个家族中,TMC1基因中的一个新的纯合变异NM_138691.2:c.530T>C;p.(lle177Thr)与语前ARNSHL共分离。在第二个家族中,NM_022124.6:c.2334G>A;p.(Trp778*)为引起语前ARNSHL的无义变异。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结果肯定了TMC1和CDH23筛查对检测伊朗患者的HL是重要的。鉴定TMC1和CDH23致病变异有助于对HL进行详细的表征。

【4】JAMA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听力障碍的发生率和纯音均值的变化在各代人中的情况

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听力损伤(HI)的发生率和纯音平均值(PTA)的变化是否因世代不同而不同,并确定这些差异潜在的因素。

研究是一个纵向队列研究,共评估了3651名基线无HI、有随访数据的参与者。研究结果表明,在3651名参与者中(基线平均[SD]年龄53.1[10.6]岁;女性2255[61.8%];非西班牙裔白人3567[97.7%]),5年HI发生率为14.1%(95%CI,13.0%-15.3%),10年累计发生率为26.0%(95%CI,24.6%-27.6%)。发生率随年龄增长而增加。在调整了多个协变量后,5年HI发生率的风险按代数降低(RR,0.80;95%CI,0.66-0.97),且10年期间风险降低类似(HR,0.86;95%CI,0.73-1.01)。另外,PTA变化率(每5年随访)按代数下降,最老的一代(1901-1924年出生)的变化率最高(7.03dB HL)。其他世代的比率均显著降低(Silent世代[1925-1945年出生],3.30dB HL;Baby Boom世代[1946-1964年出生],3.36dB HL;X世代[1965-1984年出生],2.33dB HL)。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与最老的一代相比,Silent一代和Baby Boom一代的HI风险和PTA变化率较低。这种较低的风险可能部分与可改变因素的变化有关,且X一代中可能持续的存在一种潜在的有利因素。另外,根据"Silent一代 "和 "Baby Boom一代 "的HI风险降低,可以推测未来的HI负担可能低于目前的估计。

作者:AlexYang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Nat commun:痒!湿疹是怎么得的?Nature子刊揭示新的遗传线索!

特应性皮炎,俗称湿疹,是常见的慢性炎症性皮肤病。除了引起皮肤上典型的皮损外,它还会伴有中度至重度的反复瘙痒,使患者苦不堪言。遗憾的是,其发病机理至今尚未得到充分解释。

AGING CELL:三代人的队列研究告诉你,为什么健康和生存优势具有家族聚集现象?

一些复杂的疾病和病症显示出三代人的家族聚集性。在一项名为Framingham的研究中,第一代的早发性高血压与孙辈的高血压相关,即使调整了父母的早发性高血压和生活方式因素后也是如此。

这5种疾病,很容易遗传给下一代,也算连累了孩子

很多疾病的发生都是受遗传因素的影响,父母的身体状况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子女的健康。

Nature:中国人很安全,新冠重症风险遗传自灭绝的尼安德特人,印度和欧洲人风险高

感染新冠后,中国人发展为重症的可能性很低,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值得注意的是,南亚的印度现在已成为新冠疫情震中,每日新增超过8万人,预计很快将超过美国成为新冠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

Science Advances :Edwin Wang/崔庆华/李坚强等团队发现人类癌症遗传密码

根据最新的统计,每个人一生中罹患癌症的概率高于1/3,即平均每个家庭都会出现至少一个癌症患者。为了寻找癌症的成因,过去几十年科学家试图发现更多的癌症易感基因。

Mol Genet Genomic Med:TMC1和CDH23基因的新型纯合变异引起常染色体隐性非综合征性听力损失

遗传性听力损失(HL)是一种异质性的、最常见的感觉神经障碍。目前至少有76个基因已被报道与常染色体隐性非综合征HL(ARNSHL)有关。最近,有研究人员对两个不同血缘关系的伊朗家庭中的两名双侧感觉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