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2020:李子付,脑血管介入治疗进展

2020-09-22 生物探索 生物探索

从临床医生的角度来讲,把控脑血管病的介入治疗,对于后期的研发会起到一个指导作用。脑血管病最早是从一百年前开始的,当时围绕颅内肿瘤的问题进行血管造影,最初的目的是想看这个肿瘤染色的情况和占位。

2020年9月17-18日,由BioBAY联合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共同举办的第十届中国医疗器械高峰论坛(DeviceChina2020)于苏州国际博览中心召开。今年,论坛以“拾级而上,器程新征”为主题,持续关注中国医疗器械行业生态发展、行业政策的最新变化;从政策法规到投资并购,从经验总结到宏观展望,在两天的行业思想盛宴中,多位中国医疗器械行业领军人物带来了最优质的分享、最激情的讨论,以最专业的视角,探讨产业布局新模式、探索后疫情时代行业发展新机遇。在9月18日的主会场上,上海长海医院副主任医师李子付发表了以《脑血管介入治疗进展》为主题的演讲。

上海长海医院副主任医师 李子付

从临床医生的角度来讲,把控脑血管病的介入治疗,对于后期的研发会起到一个指导作用。脑血管病最早是从一百年前开始的,当时围绕颅内肿瘤的问题进行血管造影,最初的目的是想看这个肿瘤染色的情况和占位,无意间打开了脑血管病治疗的大门。

50年代,首先打破了原来的传统治疗,对于颈动脉狭窄,通过阻断或者结扎,把里面的斑块剥出来,再重新把血管缝上,这是一个理念的更新,一个非常具有开创性的工作。1979年,开始使用球囊来治疗颈动脉,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但CEA具有垄断地位,是一个金标准,那球囊成型术和支架成型术这种新的疗法跟CEA相比是否同样具有优势?大量的临床实验证明,CAS和CEA在疗效上是相当的,后续会有更多的研究来支持CAS,特别是在中国。

颈动脉狭窄是需要治疗的,那究竟用哪一种方法来进行治疗?李子付强调,两种方法都各有各的适应症,在短时间内,很难用一种方式取代另外一种方式,究竟谁会在短时间内获胜很难讲,它们都有存在的理由,对于企业投资来说,可能会存在一定的风险。

颈动脉支架目前已经成熟了,从企业的角度来讲很难插进去,可能只能做仿制,那我们以后的方向在什么地方?这些年心内科发表了非常多的文章,也证实了它的意义,李子付说:“相信以后颈动脉超声,包括我们现在非常热门的动脉流动血流导向支架,都可以进行非常好的治疗,这是一个方向,只要把这些超声的东西更加细微化,就可以用到脑血管上,而且它的市场也非常大,这是颈动脉对于企业的意义。

李子付回顾了缺血性卒中救助的坎坷历程,他说:“1999年的时候,发现有些病人用溶栓血管溶不通,那就使用动脉去溶这个血栓,发现他的出血率也增加了,然后想到是不是可以用器械把这个血栓取出来呢?后来就出现了取栓机器,并且一直在改进。再后来就出现了支架。”

关于动脉瘤的治疗,李子付解释说:“治疗方式主要有两种,第一个是介入治疗,第二个是开颅夹闭,可以开颅夹闭的也可以选择介入治疗,但不是所有的动脉瘤都可以介入治疗,每个产品都有各自比较偏向的适应症,但是整体来说,我们看到的趋势就是现在动脉瘤夹闭的越来越少,因此,只有掌握了趋势,我们企业的发展才不会越来越难。”

李子付强调,缺血性卒中是我们国家目前重中之重的防治工程,我们在治疗卒中的过程当中肯定会碰到很多问题,更好地解决这些问题才会促进产品更好地改进,理念更好地更新。如果一个企业想不断快速发展或者引领企业的发展,那肯定要和临床中心一起合作,才能最后创造出更好的产品。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JNNP:与SARS-CoV-2相关的颅内血管炎的免疫抑制:对COVID-19患者脑血管病的治疗意义

急性脑血管疾病,特别是缺血性中风,已成为COVID-19的严重并发症。但是,其机制和最佳治疗方法尚不完全清楚。在肺和心脏循环中,有证据表明血栓形成并发症可能与内皮炎症和损伤有关,但在脑血管系统中这种证

Hypertension:长期高血压或会损伤大脑的血管健康

近日,一篇发表在国际杂志Hypertension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密歇根大学医学院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发现,长期高血压或会增加大脑中小血管损伤的风险,而这往往与痴呆症和中风风险直接相关。

世界脑血管疾病诊疗的“硬核”突破

一窥中国神经介入领域第一项发表于《NEJM》的研究细节。

Heart:年龄、时期和队列效应对心脑血管疾病死亡率的影响

本研究目的旨在探讨年龄、时期或队列效应是否能解释苏格兰缺血性心脏病(IHD)和脑血管病(CeVD)死亡率的趋势和不平等。

医护日记 | 进隔离病房有了新规:先测血压防心脑血管意外

2020年春节,寒风凛冽,病毒肆虐。万家灯火团圆之际,有一群人他们“逆行”向前,放弃假期,放下家庭,坚守在临床第一线。他们心中只有一个目标:早日战胜疫情,守卫人民健康。从1月26日起,澎湃新闻浦江头条栏目推出《医护日记》,记录那些在临床一线为人民健康而战的医护人员。2020年3月4日今天夜班,下午6点钟一进病房,就发现一处新变化,隔离病房前面的缓冲间门口多了一张桌子,上面放着血压计和登记本。一打听

Stroke: 重视内皮剪应力变化,避免触发单侧烟雾病的健康对侧进展

单侧烟雾病患者完整的一侧颈内动脉末端内皮剪应力的改变可触发双侧疾病进展。近期,Stroke杂志发表研究,旨在分析单侧烟雾病正常出现的颈内动脉末端内皮剪应力参数及其与双侧疾病进展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