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等发现新冠状病毒感染潜伏期平均仅3天,近六成初诊时无发热,15%为重症患者

2020-02-10 中国循环杂志 中国循环杂志

2月9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健康研究所钟南山等在医学研究论文预印本发布平台medRxiv上发文,总结分析了全国1099例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急性呼吸道疾病(新冠肺炎)患者资料。研究发现,在就诊时仅43.8%发烧,但住院后发热比例达到87.9%。15.7%的患者发生严重肺炎。非重症患者23.9%初次就诊时影像学正常,重症患者5.2%影像学正常,而腹泻很少见。新冠肺炎平均潜伏期为3天(最短0天,

2月9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健康研究所钟南山等在医学研究论文预印本发布平台medRxiv上发文,总结分析了全国1099例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急性呼吸道疾病(新冠肺炎)患者资料。

研究发现,在就诊时仅43.8%发烧,但住院后发热比例达到87.9%。15.7%的患者发生严重肺炎。

非重症患者23.9%初次就诊时影像学正常,重症患者5.2%影像学正常,而腹泻很少见。

新冠肺炎平均潜伏期为3天(最短0天,最长24天),死亡率为1.36%,低于SARS和MERS。

要区分“感染者”和“肺炎”

研究者表示,之所以使用“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急性呼吸道疾病(2019-nCov ARD)”这一名称,是因为该名称可以包括实验室检测阳性、有症状但无明显影像学表现的患者。这些患者不一定有肺炎。

20.9%的患者在出现病毒性肺炎前或者无病毒性肺炎的前提下,仅存在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研究者提倡,临床医生要在更早期、疾病进展前找出患者,并给予相应的处理。

四分之一没有武汉接触史

在确诊患者中,仅1.18%有野生动物接触史,31.3%去过武汉,71.8%的患者接触过来自武汉的人。武汉当地居民占43.95%,武汉以外的患者中,26%并没有武汉接触史。

研究进一步证实了2019新型冠状病毒可快速地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患者平均年龄为47岁,41.9%为女士。各年龄段人群均有分布,15岁以下者占0.9%。医务人员占2.09%。

发热和咳嗽是最主要的症状,分别占87.9%和67.7%。但是,就诊时有发热症状的患者不足一半(43.8%)。腹泻(3.7%)和呕吐(5%)等消化道症状较少见。

在这些确诊患者中,1/4至少一个基础疾病(如高血压、慢阻肺)。

不排除存在“超级传播者”

新冠肺炎的平均潜伏期为3天,短于之前报道的5.2天。研究者表示,这有助于指导密切接触者的隔离时间。

研究者指出,以上结果印证了最近的一些报道,如家族聚集性发病、无症状感染者传播等,因此,不排除“超级传播者”的存在。

他们认为,在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快速传播中,除了呼吸道飞沫和直接接触两种途径,还可能存在物媒传播(fomite transmission),即病毒通过物体媒介传播,比如触摸门把手。因此,要注意手卫生。

15%为重症患者

入院时,重症患者占15.7%。与非重症患者相比,重症患者平均年龄大7岁,基础疾病合并率更高,但两组的暴露史无差异。

在840例入院时已行胸部CT检查的患者中,最常见的影像学表现为磨玻璃影(50%)和双肺斑片状阴影(46%)。

入院时,分别有82.1%和36.2%的患者淋巴细胞或血小板计数减少。总体上,33.7%的患者白细胞计数减少。大多数患者C反应蛋白水平升高,但转氨酶、肌酸激酶、D二聚体水平升高较少见。

重症患者的影像学或实验室异常表现均比非重症患者更明显。

在治疗方面,分别有38.0%、6.1%、57.5%、35.8%的患者接受吸氧、机械通气、静脉用抗生素、奥司他韦治疗。只有重症患者接受机械通气治疗。

18.6%的患者应用糖皮质激素,重症患者中应用率高于非重症患者(44.5% vs 13.7%)。5例重症患者接受体外膜肺氧合治疗。

住院期间,患者最常见的并发症为肺炎(79.1%),其次是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3.37%)和休克(1%)。重症患者中并发症发生率高于非重症患者(94.8% vs 72.2%)。

需要进重症监护室治疗、有创通气治疗的患者分别占5.00%和2.18%,死亡率为1.36%。6.1%的患者预后较差,即需要进重症监护室治疗、进行有创通气治疗或死亡。

重度肺炎、白细胞计数>4×109/L、X线胸片肺间质异常表现与预后差有关。

研究者强调,严格、及时地进行流行病学评估,对于控制2019新型冠状病毒快速传播至关重要。目前需要在开发有效治疗药物上不懈努力。

该研究纳入的1099例确诊新冠肺炎患者来自全国31个省/直辖市的552家医院,均为截至1月29日的病例,大多数病例是2020年1月1日后纳入的。

来源: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China. medRxiv, Posted February 09, 2020.

相关资讯

BMJ:上海专家证实羟氯喹并不能改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2020年5月14日,由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瞿介明、宁光、时国朝、谢青等教授牵头,全国16家定点收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研究分中心参与的全国多中心、平行、随机对照临床研究—&m

J Infect Dis:【重磅】美国科学家:太阳光会很快摧毁冠状病毒

前几天密歇根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有了新的研究成果,在4月4日发表在《传染性疾病期刊》上。该研究表明,四种最常见的冠状病毒都呈现季节性。

美科学家在缅甸蝙蝠中发现6种新的冠状病毒,但与此次疫情无关

缅甸蝙蝠中首次发现了6种新的冠状病毒,但这些新冠状病毒与当前在全球流行的新冠肺炎(COVID-19)无密切关联,也与SARS或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关联不大。

Nature:为什么麻疹死亡人数激增?冠状病毒可能会使其变得更糟

刚果(金)的麻疹病例不少,说明了尽管采取了控制措施,麻疹仍会不断爆发。而且情况只会随着COVID-19大流行而恶化:随着医护人员争夺应对冠状病毒的影响,已有20多个国家暂停了麻疹疫苗接种运动。

Wellcome Open Res:夏天快来了,新冠病毒的传播会减弱吗?

冠状病毒感染率最高的是2月份,在夏季很低。

李飞飞团队正在研发家用AI系统,可监测独居老人新冠症状

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照顾老年人变得更加困难。人工智能是否在这个领域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