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T: 影响维多珠单抗和乌斯他单抗治疗的炎性肠病患者安全性的因素只有合并症而不是患者年龄

2020-09-21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炎症性肠病(IBD)包括克罗恩氏病(CD)和溃疡性结肠炎(UC),是一种慢性免疫介导的疾病,主要影响胃肠道,其特征是疾病的复发和缓解反复交替。

        炎症性肠病(IBD)包括克罗恩氏病(CD)和溃疡性结肠炎(UC),是一种慢性免疫介导的疾病,主要影响胃肠道,其特征是疾病的复发和缓解反复交替。 IBD的存在会增加合并症的风险,例如血管疾病和糖尿病。近年来,患者年龄已成为免疫调节剂或生物疗法中不良治疗结果的潜在危险因素。与年龄本身相比,合并症的更可以作为治疗结果更可靠的预测指标,因为它的存在会增加药物相互作用的风险,降低对治疗的依从性以及效果。维多珠单抗(vedolizumab)和乌斯他单抗(ustekinumab)在注册试验和观察队列中均显示出良好的安全性,但是目前尚不清楚合并症的存在对维多珠单抗和乌斯他单抗治疗的IBD患者的治疗效果有何影响。因此,本项研究旨在评估年龄和合并症与维多珠单抗和乌斯他单抗在IBD中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关系。

 

        研究人员前瞻性纳入了在常规治疗中开始使用维多珠单抗(vedolizumab)或乌斯他(ustekinumab)的IBD患者。使用查尔森合并症指数(CCI)评估合并症患病率。年龄和CCI之间的关联性,以及治疗52周后的有效性结果(临床缓解和缓解,无皮质类固醇缓解,临床缓解与生化缓解结合)经过计算得出。

 

 

        最后研究人员总共纳入203例接受维多珠单抗治疗的患者和207例接受乌斯他单抗治疗的IBD患者,平均年龄分别为42.2岁和41.6岁。中位治疗持续时间54.0月和48.4周,中位随访时间104.0周和52.0周。在维多珠单抗治疗中,CCI与任何形式的感染(OR 1.387,95%CI 1.022-1.883,P= 0.036)和住院(OR 1.586,95%CI 1.127-2.231,P= 0.008)均独立相关。在乌斯他单抗中,CCI与住院独立相关(OR 1.621,95%CI 1.034-2.541,P= 0.035)。CCI与有效性无关,年龄与任何结果无关。

 

 

         因此,研究人员说道:IBD患者自身的合并症而不是患者年龄与两种疗法的住院风险增加以及感染风险增加有关。IBD患者应该做好更多的合并症的管理才能更有效的从生物制剂治疗中获益。

 

原始出处:

Vera E. R. Asscher. Et al. Comorbidity, not patient age, is associated with impaired safety outcomes in vedolizumab‐ and ustekinumab‐treated patients with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a prospective multicentre cohort study. Alimentary Pharmacology and Therapeutics.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0-09-21 咻凡

    加入药物经济研究是否更全面?

    1

    展开1条回复

相关资讯

AP&T: 炎症性肠病患者使用抗肿瘤坏死因子药物以及硫唑嘌呤治疗对淋巴瘤发生风险的影响

炎性肠病(IBD)是胃肠道的慢性炎性疾病,影响全球约1000万患者。硫唑嘌呤和肿瘤坏死因子拮抗剂(抗TNF)的疗效已得到公认。

TGA:肺炎性肠炎患者死亡率的预测因素

全世界炎症性肠病(IBD)的发病率和患病率正在增加,尤其是在新兴工业化国家。

Lancet Gastroenterol Hepatol :抗生素你还敢滥用吗?可导致炎症性肠病风险显著增加!

炎症性肠病(IBD)是一种特发性肠道慢性疾病,临床表现为恶心、腹泻,甚至可能会血便等。多项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组具有丰富的多样性,在维持人类身体健康中起着重要作用,会影响癌症、肥胖症、糖尿病等疾病。

IBD: 合并糖尿病的炎症性肠病患者的病情更为严重

IBD的病因被认为是多因素的,主要源于胃肠道粘膜稳态,微生物群和炎性介质的失调造成的。

IBD:轻微便血可以减少炎症性肠病患者静脉血栓栓塞的发生

有研究已经证实,住院的炎症性肠病(IBD)患者的静脉血栓栓塞(VTE)风险要高3倍,而当IBD患者因活动性疾病住院时,该风险增加到6倍。

IBD:炎性肠病和患有炎性息肉的患者大肠肿瘤的风险没有增加

都说炎症性肠病(IBD)患者的结直肠癌(CRC)风险会增加,同时因为炎症存在而导致炎症后息肉(PIP)出现的现象也会增加CRC的发生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