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trition:绿茶能帮助瘦身 是真的吗?绿茶对血清瘦素和饥饿激素水平的影响

2017-12-26 徐晓涵 环球医学

2018年1月,发表于《Nutrition》上的一项随机对照试验(RCT)的系统评价和meta分析,考察了绿茶对血清瘦素和饥饿激素水平的影响。

2018年1月,发表于《Nutrition》上的一项随机对照试验(RCT)的系统评价和meta分析,考察了绿茶对血清瘦素和饥饿激素水平的影响。

目的:旨在进行一项RCT的meta分析,评估绿茶对血清瘦素和饥饿激素水平的影响。

方法:研究者检索了截至2016年12月的Pubmed、ISI科学网、Scopus、Google学术数据库。检索纳入了在成人中调查绿茶和绿茶提取物对血清瘦素和饥饿激素浓度的影响作为结局变量的RCT研究。计算了血清瘦素和饥饿激素水平的加权平均差异(WMD)和标准差(SE)。随机效应模型用于计算汇总平均估计值及其相应的SE。

结果:共纳入11项RCT。分析表明,与安慰剂相比,绿茶未显着影响瘦素和饥饿激素水平(WMD=1.28ng/mL,95% CI,-0.49~3.05,P=0.156;WMD=21.49pg/mL,95% CI,-40.86~83.84,P=0.499)。然而,在持续超过12周的研究中,绿茶与瘦素水平的增加相关,与女性和非亚洲人饥饿激素的增加相关。

结论:绿茶或绿茶提取物不能改变循环瘦素和饥饿激素水平,尤其是短期干预。需要更多的具有更长治疗时间和更高剂量的RCT,从而评估绿茶对脂肪质量和肥胖激素的影响。

原始出处:
Haghighatdoost F, Nobakht M Gh BF, Hariri M.et al.Effect of green tea on plasma leptin and ghrelin levels: A?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s.Nutrition. 2018 Jan;45:17-23. doi: 10.1016/j.nut.2017.06.022. Epub 2017 Jul 1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17-12-27 飛歌

    学习了很有用

    0

相关资讯

J Nutr Biochem:绿茶对高脂饮食肝脏脂质代谢的影响。

具有健康益处的绿茶(GT)是一种广泛消费的饮料,抗肥胖作用便是其健康益处的一个方面。然而,GT对于与肥胖相关的脂质水平的影响尚不清楚。在此研究中,作者探讨了GT对高脂饮食(HFD)诱导的肥胖小鼠肝脏脂质代谢的影响。

Int J Cancer:咖啡和绿茶真的能降低急性髓系白血病和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的风险吗?

尽管先前的研究建议喝咖啡和绿茶可以降低某些癌症的风险,但只有少数流行病学研究调查了它们对急性髓系白血病(AML)风险和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MDS)风险的影响。

JACS:抑制阿尔茨海默症发展分子机制被发现!

众所周知,饮用绿茶对大脑具有很大的益处。绿茶提取物的抗氧化和解毒特性有助于抵抗阿尔茨海默病等重大疾病。然而,科学家至今没有完全了解绿茶发挥作用的分子机制,以及如何利用它们来寻找更好的治疗方法。

Eur J Nutr:绿茶好or红茶好?肠道菌群告诉你答案

在中国,喝茶是一种拥有悠久历史的文明活动。而在近几十年来,新时代的健康大师和茶爱好者已经阐述了喝茶以及茶相关制品的好处,并且有相当一部分的研究表明饮茶可以减肥。但是相对而言的,人们感觉绿茶相对而言比红茶更加有利于健康(当然不仅仅是因为绿茶是绿色的)

FASEB J:绿茶的神奇之处:改善记忆障碍,预防痴呆

发表于FASEB杂志上的最新研究表明,EGCG(表没食子儿茶素没食子酸酯),绿茶茶多酚的主要组成成分能够缓解高脂肪、高果糖(HFFD)诱导的胰岛素抵抗和认知障碍。前期研究指出EGCG有治疗人类多种疾病的潜在功效,目前为止,EGCG对西方饮食引起的胰岛素抵抗和认知缺陷的影响商未明确。

Oncotarget:去咖啡因的绿茶提取物的长期补充不能改变体重或者腹部肥胖

不断的有证据表明肥胖在前列腺致癌和预后中具有作用,因此,鉴定和继续评估有效的干预措施从而减少高风险人群肥胖十分必要。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日常去咖啡因绿茶儿茶酚(GTC)(多酚E®(PolyE))的消费对具有高风险前列腺癌男性肥胖生物标记的影响。研究人员设计了一个随机的、双盲的试验,包括了97名被诊断为HGPIN或者ASAP的男性。参试者随机的接受为期1年的GTC(PolyE)(n=49)或者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