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霞:完善“互联网+早产儿随访体系” 实现早产儿序贯化管理

2020-05-17 专科有道 专科有道

早产儿,不仅要救活,还要实现序贯化管理。

出生时仅孕25+6周,体重只有800g,小小的一只,胳膊似乎也就只有成人的拇指那么大。十年前,在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新生儿科医护人员的全力救治和精心照护下,这个超早产儿结束了近3个月的漫长住院周期,顺利出院。

临出院前,新生儿科陈晓霞主任亲切地说道,“希望我们的小宝(化名)平安健康的长大成人。”十年过去了,小宝也如陈晓霞所期许的那样,健康快乐地成长着,在新生儿科每年举办的早产儿联谊会上都能看到小宝可爱活泼的身影。

“相比足月儿,早产儿的生命更加脆弱,出院并不意味着治疗的结束。相反的,我们需要进行序贯化的随访管理,从新生儿期管理到儿童期、甚至是成人期。”陈晓霞说。

88201589682448221

图说:医生检查早产儿身体状况

早产儿为什么需要随访

医学上把出生时胎龄<37周的新生儿称为早产儿。据WHO统计,早产儿的发生率在5%-18%,我国早产儿的发生率在7%左右,每年国内有将近120万的早产儿出生。

陈晓霞告诉说,仅她所在的新生儿科,近十年来早产儿的总量翻了3.5倍,其中极早早产儿翻了6倍,极低出生体重儿翻了9倍。“最近三年,我们病房里面收治的早产儿占总收治病人的40%-45%,几乎近一半了。”

注:

早产儿:胎龄不满37周前分娩的新生儿

晚期早产儿:胎龄34—36+6周

中期早产儿:胎龄32—33+6周

极早早产儿:胎龄28周—31+6周

超早产儿:胎龄<28周

低出生体重儿:出生体重低于2500g的新生儿

极低出生体重儿:出生体重低于1500g的新生儿

超低出生体重儿:出生体重低于1000g的新生儿

如果妈妈患有呼吸系统、心血管、血液系统等疾病,妊娠糖尿病、妊娠高血压等妊娠合并症,年龄过大或过小、体重过轻或过重,有吸烟、喝酒等不良的生活习惯以及生殖系统畸形等因素都可能引起早产。另外,随着生殖医学以及新生儿重症监护救治技术的进展,早产儿的死亡率也会明显降低。

“早产儿发生疾病的风险是非常高的,特别是胎龄越小,因为身体各个器官系统发育不成熟,会出现很多各个器官系统的一些风险。包括呼吸系统、循环系统、消化系统、神经系统、血液系统、免疫系统都可能受到影响,另外还可能出现内环境代谢紊乱和早产儿视网膜病等。”

陈晓霞举例解释道,比如说呼吸系统风险,新生儿出生第一关就是要建立呼吸,而这些早产儿因肺的表面活性物质含量低,容易发生呼吸窘迫综合症;除此以外,还可能出现特发性的呼吸暂停,后期还可能有支气管肺发育不良,这些疾病的发生都有可能威胁到孩子的生命。

93031589681896371

图说:在病房接受救治的超早产儿

“另外早产儿救活后,会不会因脑发育不良或早产儿脑损伤出现脑瘫、智力落后等,这些神经系统发育的问题也是家长们非常关注的。”陈晓霞表示,与正常足月新生儿相比较,早产儿后期发生神经发育损害的风险更高。

通常,对于早产儿的一些高危因素是可以进行防控的。“如果我们从一开始就建立长期规律的随访和健康综合管理,大多数早产儿是会实现很好的追赶。”

“对于早产儿,还需要我们持续关注他们后续其它各个器官系统发育状态。其中对极低出生体重儿和极早早产儿进行长期的跟踪随访管理,更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陈晓霞强调。

引入互联网+ 破解随访难题

尽管国家一直在倡导新生儿随访工作,但从目前来看,新生儿出院后随访管理工作开展的并不理想,特别是早产儿出院后即失访的现象比较多。陈晓霞对此表示,一方面是家庭因素,父母的受教育程度、家庭经济状况都可能影响,另一方面医疗资源匮乏,随访医生少、随访门诊开展不足也是挑战。“另外医护人员的宣教也是非常重要的。”

陈晓霞所在的新生儿科早在十年前就开始开展随访工作,小宝便是早期接受密切随访的对象之一。到了2014年,随访门诊管理更加规律化,发展至今,新生儿科已建立科学的随访制度并完善了随访手册,其随访内容涵盖体格发育、神经精神评估、代谢指标、喂养指导等多个方面。

“我们的随访量在逐年增加,随访内容也越来越细化,但也额外增加了我们医护人员的工作量。”为此,陈晓霞及其团队成员也在不断调整策略,自2016年起开始探索“互联网+早产儿随访体系”,经过三年多的实践,“量身打造”出一套符合医护人员以及家长双方使用习惯的随访平台,于去年8月份正式上线。

68501589682043703

图说:随诊门诊医生使用随访系统

在陈晓霞团队的随访系统建设思路中,线上的随访系统实际上就是原来线下早产儿随访管理守则的延续。这套基于贝生BB-care随访平台打造的全套随访系统,可对早产儿进行系统的互联网化随访管理。

随访平台分为医生端(电脑端和手机移动端)、云端和患者端(手机移动端)两个部分。具体而言,早产儿父母可以通过患者端将家庭能获取的数据——比如孩子随访的频次、到医院做的检查结果,穿戴设备家庭监测的体温、心率、经皮氧饱和度等参数等上传,并相应获得一些科普的养育知识;随访医生则通过医生端将早产儿的随访结果上传至同一个云端数据库,这些数据可长期储存,为早产儿的健康管理提供支持。

“此外,我们也可以通过随访平台进行专病管理。目前已将早产儿、极低出生体重儿、高胆红素血症、新生儿窒息等疾病纳入随访系统中。”陈晓霞表示,现有的随访系统主要围绕体格发育、神经精神发育、营养和代谢、呼吸系统以及喂养指导等方向进行重点研究。

据悉,互联网+早产儿随访体系正式上线半年多来已小有成效,每月随访患儿数量呈现递增状态,随访医生工作效率也有提高;此外贵州省内也有多家兄弟医院前来“取经”学习,这让陈晓霞对于创新的互联网+早产儿随访模式更加充满信心。

“当然,互联网+早产儿随访体系在国内目前算是比较创新的项目,它也面临着一些困惑:比如如何保证互联网+医疗收费合法合理、如何利用好远程监测系统、如何更好进行样本数据统计分析、以及如何解决互联网平台与医院HIS系统的兼容和安全性问题等,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认真思考的地方。”

25191589682265925

图说:新生儿科多学科病例讨论会

但陈晓霞也期待着,“未来,希望通过互联网+早产儿随访体系,进行多学科管理和综合救治的序贯化管理,最终实现科学化、精细化、高效率的分类管理,改善早产儿的生存质量,这是我们理想的目标。”

相关资讯

NEJM:早产儿补充红细胞生成素(EPO)是否有获益(PENUT研究)?

每年在欧洲有将近40万儿童在第32周妊娠期的时候出生,全球范围内这一数字更是高达260万人次。2010年德国汉诺威儿童医院研究人员研究发现,从1993年至1998年间在该医院出生体重不足1千克的早产儿现在的状况。其中一部分早产儿由于参与了当时一项研究而有规律地使用了EPO,以增强造血功能,而其他早产儿则没有使用EPO。研究人员发现,当时使用了EPO的早产儿,日后出现身体残疾、智障的比例明显要比没有

NEJM:大剂量促红细胞生成素不能降低极早产儿2岁时严重神经发育障碍或死亡风险

研究认为,大剂量促红细胞生成素不能降低极早产儿2岁时严重神经发育障碍或死亡风险

早产儿早发型败血症的诊断与抗生素使用建议——湖南省新生儿科专家共识

早产儿是新生儿早发型败血症(EOS)的高危人群。EOS 临床表现和实验室检查缺乏特异性,易导致抗生素使用不合理或使用时间过长,进而引起耐药菌株产生,使早产儿病死率和不良预后的发生风险明显升高,严重影响早产儿的远期预后。湖南省新生儿科专家根据该省的实际情况,参考国内外近年来早产儿EOS 最新的诊疗进展,经多次讨论达成此共识。该共识重点介绍了早产儿EOS 高危因素的识别、诊断和抗生素治疗,特别强调了血

JAMA Pediatr:自发性呼吸试验期间气管内持续正压通气事件与早产儿拔管

研究结果表明,极早产儿在气管内持续正压通气过程中通常会出现临床不稳定的症状,多种临床事件组合导致自发性呼吸试验的诊断准确率较低

JAMA:早产儿胎盘输血与脑室内出血风险

对于孕32周以下的早产儿,接受延迟断脐胎盘输血可降低严重脑室内出血风险

早产儿出院后随访及管理建议

随着近年新生儿重症监护(NICU)救治水平的提高,早产儿的存活率大幅度提升,神经系统后遗症问题仍为儿童早期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国内尚没有早产儿出院后随访管理建议,全国各地早产儿出院后的随访工作参差不齐,不能做到早期发现、及时干预。该建议的目标人群是早产儿至矫正年龄36月龄者,旨在指导系统化管理早产儿出院后随访工作,进一步提高早产儿生存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