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NAS:肠道微生物组影响吗啡耐受性

2019-06-19 海北 MedSci原创

已有的研究显示,长期接触阿片类药物会导致镇痛耐受,药物过量和死亡。但是,至今为止,吗啡镇痛耐受的机制仍未得到解决。

已有的研究显示,长期接触阿片类药物会导致镇痛耐受,药物过量和死亡。但是,至今为止,吗啡镇痛耐受的机制仍未得到解决。

最近,研究人员表明,吗啡镇痛耐受性在无菌(GF)和泛抗生素治疗的小鼠中显着减弱。用天然粪便微生物群重建GF小鼠的菌群能够恢复吗啡镇痛耐受。

研究人员进一步证明,耐受性与微生物生态失调有关,如双歧杆菌和乳杆菌的选择性消耗。富含这些细菌群落的益生菌减弱了吗啡处理小鼠的镇痛耐受性。

这些结果表明,吗啡给药期间的益生菌治疗可能是一种有前景的,安全且廉价的治疗方法,可延长吗啡的疗效并减轻镇痛耐受。

研究人员还假设了慢性吗啡耐受的恶性循环:吗啡诱导的肠道生态失调导致肠道屏障破坏和细菌移位,通过TLR2 / 4激活引发局部肠道炎症,导致促炎性细胞因子的激活,其驱动了吗啡耐受。


原始出处:

Zhang L et al. Morphine tolerance is attenuated in germfree mice and reversed by probiotics, implicating the role of gut microbiome. PNAS, 2019; doi: 10.1073/pnas.1901182116.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到底是什么令人肥胖?你该对此重新认识

人为什么会肥胖?最经典的解释是能量摄入过多,消耗过少。通俗来讲就是"吃得太多,动得太少"。对于有过减肥经历的人,多少都经历过控制饮食、加强运动的方法来瘦身,俗称"管住嘴、迈开腿"。这也是依据能量守恒定律,保持摄入量低于消耗量而减肥。那是否存在其它的可能:除了物理学上的能量守恒定律,肥胖还受其他因素的影响?

Arthritis Rheumatol:与强直性脊柱炎和类风湿性关节炎风险相关的HLA等位基因影响肠道微生物组

该研究表明,AS和RA患者肠道微生物组成的变化至少部分是由HLA-B27和-DRB1对肠道微生物组的影响引起的。

健全全周期母婴健康管理服务,知几未来携手北京协和医院推进孕期体重与肠道微生物分布研究

“当我们站在宏观角度谈健康中国时,有一批人,已经扑到了疾病防控、健康管理的最前端,进入最细致入微的领域,聚焦生命最早期,运用先进的微生态检测技术,实现对孕妇、孕儿的健康管理和疾病预防,将疾病发生风险扼杀在摇篮”从国家十九大“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的医疗服务理念,到“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提出,再到《国民营养计划(2017—2030年)》的出台,无不表明,

NATURE:全球人类肠道微生物组新发现

由于在实验室条件下培养微生物的挑战,至今为止,人类肠道微生物组中许多物种的基因组序列仍然未知。

Seres Therapeutics宣布与AstraZeneca合作探究肠道微生物与肿瘤免疫治疗的协同潜力

Seres Therapeutics公司宣布与阿斯利康(AstraZeneca)进行为期三年的研究合作。该合作将侧重于推进对微生物增强癌症免疫疗法功效的机制探究,包括与阿斯利康化合物的协同作用。

CELL:移民影响人类肠道微生物

许多美国移民人口在移民后出现代谢性疾病,但至今为止其原因尚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