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诊分析:结友来考我,我被考倒了!

2023-01-19 叶建明说结节 叶建明说结节 发表于安徽省

我个人仍坚持对于年轻、密度是纯磨,又比较小的磨玻璃结节,不管最后病理是什么,都是不必急着手术干预的,规范的肺叶切除加淋巴结清扫更是可能并不一定需要。

网络咨询病例:

前几天,有个网络问诊的病例,是一位年仅31岁的女性,于2022年10月检查发现右肺中叶结节,到当地非常有名的医院(在全国也是非常著名的)挂特需门诊看病。医生告诉她是微浸润性腺癌,建议立即手术或半年复查:

病灶到底是怎样的呢?下面是影像和报告:

右肺中叶小磨玻璃结节,瘤肺边界清楚,轮廓也清,但未见明显实性成分,血管征也不明显。肿瘤是考虑肿瘤范畴的,但我觉得风险还不算大,应该是不典型增生或原位癌可能性大些。

影像科也报磨玻璃小结节,才0.5厘米。

所以我的回复如下:

但想不到说成有意向来杭州手术的,原来是要考验我的,她其实已经做了手术。病理是微浸润性腺癌:

居然被结友考倒了!我觉得按密度,应该是腺体前驱病变的,但事实上却已经是微浸润性腺癌。

当然,个人觉得这样位置的、这么小的、密度这么低的小结节,切除中叶感觉不太划算,虽然也是符合肺癌诊疗原则的。这也说明从影像来判断病理是会存在偏差的。比如下面这些:

我们来看看影像上如何来区分AAH、AIS、MIA以及浸润性腺癌。下面的四幅CT图分别各是其中的一种,是我们术后有病理依据确诊的病例,你能分出哪张是哪种吗?

有没有高手能分辨出来?我是一头雾水,根本分不清到底哪个是哪种。都是纯磨玻璃结节,都是瘤肺边界清楚,大小都在1厘米左右或以下。当然结友接诊的教授判断本例它是微浸润性腺癌,那说明大教授还是水平确实更高一些,我们仍要不断学习总结。

不过,我个人仍坚持对于年轻、密度是纯磨,又比较小的磨玻璃结节,不管最后病理是什么,都是不必急着手术干预的,规范的肺叶切除加淋巴结清扫更是可能并不一定需要。从风险高低来决定手术时机应该更贴合临床实际一些,对于患者来说也更有益。当然前提是能按嘱随访复查,不至于让病灶失控。


延伸阅读:

微浸润性腺癌的概念以及治疗效果: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来源注明为“梅斯医学”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为“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问诊分析(2022.11.18):年仅32岁女子的肺结节

这是不典型增生,或这是磨玻璃结节。可往往再看薄层CT又会发现原来密度要高一些,并有更多的影像细节显示,或者原来以为的磨玻璃结节其实是实性的,非薄层扫描时没有扫到最有价值的地方。

问诊分析:千万千万要注意磨玻璃结节的手术范围!还好这位结友4年前是楔形切除

个人觉得近期最好来面诊,做下右下叶靶扫描,如果仍认为恶性且浸润,则该考虑干预处理。以上意见供参考!

问诊分析(2022.12.22):肺结节太常见,这种样子的结节影像不报又何妨?

肺结节太常见,这种样子的结节影像不报又何妨?

肺内这种实性结节延误诊断将致严重后果,但大部分医生却对是否手术犹豫不决

我们要摒弃最后病理结果是什么,而是要从风险大小来考虑是否外科干预。就如此例,如果随访它真恶性和如果手术它却是良性,这两者之间如何平衡取舍的问题。

肺结节太常见,这种样子的结节影像不报又何妨?

左下叶5月份说的磨玻璃结节我觉得不确切,太淡也不明显,有些牵强了

磨玻璃结节的惰性可见一斑

肺磨玻璃结节随访过,持续存在,考虑是肿瘤范畴的,是否手术需要综合是否多发、病灶位置、心理承受能力与焦虑程度、年纪等多方面来考虑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