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武汉病毒所在建立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人员培训体系方面取得进展

2019-4-23

[感染, 预防医学, 进展]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武汉病毒所在建立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人员培训体系方面取得进展

当前,世界各国均高度重视烈性传染病研究及其防控。2018年,我国首个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Biosafety Level 4 Laboratory)——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以下简称“武汉P4实验室”)正式投入运行。建立全面和完善的生物安全培训体系是有效防止生物安全事故并确保…

基因编辑何去何从?“全球暂停”并不意味永久禁令

2019-3-19

[政策与人文, 报道] 基因编辑何去何从?“全球暂停”并不意味永久禁令

3月14日,7国18名科学家在《自然》网站上联名呼吁“暂停可遗传的基因编辑”。但文中指出,“全球暂停”并不意味着永久禁令。相反,科学家们呼吁建立一个国际框架,在这个框架中,各国在保留自己决定权的同时,自愿承诺除非满足某些条件,否则不批准任何临床种系编辑的使用…

指南下载 指南

2019-3-19

1000份最新指南,直接下载

相关主要疾病的中国,美国,以及欧洲指南,均进行全面收录,通过APP可以直接下载指南,随时随地阅读浏览!

袁志明委员:加快烈性传染病救治体系建设

2019-3-12

[政策与人文, 中国学者, 会议报道] 袁志明委员:加快烈性传染病救治体系建设

前几年暴发的埃博拉疫情成为全球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也给我国公共卫生安全带来警示。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武汉分院院长袁志明指出,我国缺少此类烈性传染病防控的技术和药物储备,缺少专业性的临床救治设施,亟须加快烈性传染病救治体系建设。

中国首个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启用,可研究埃博拉等烈性病原

2017-9-26

[感染, 政策与人文, 报道] 中国首个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启用,可研究埃博拉等烈性病原

“能进行烈性病原研究的P4实验室即将实质性地开展研究。”9月23日,中国科学院武汉分院院长袁志明接受科技日报记者专访时这样说。他提到的“烈性病原”是生物危害最高等级的病原,其中最著名的要数埃博拉病毒,还有拉萨热病毒和马尔堡病毒等。“烈性病原具有很高的毒力,…

我国首个P4实验室将研究全球最危险病原体,“盒中盒”理念如何保证最安全?

2017-2-24

[感染, 报道] 我国首个P4实验室将研究全球最危险病原体,“盒中盒”理念如何保证最安全?

2月23日,在武汉访问的法国总理贝尔纳·卡泽纳夫,首站便选择了到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为中法科研人员鼓劲。卡泽纳夫说,法国为能够与中方成功建设中国第一个P4实验室而骄傲。疫情没有国界,各国政府应共同应对近几年面临的埃博拉等一系列公共卫生危机。就在…

《自然》新闻:准备研究世界上最危险病原体的中国实验室

2017-2-23

[感染, 报道] 《自然》新闻:准备研究世界上最危险病原体的中国实验室

研究人员即将在武汉的一家实验室研究全世界最危险的病原体。中国计划到2025年在大陆建成5-7个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BSL-4,国内也称P4实验室),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就是其中之一,对此,外界反应喜忧参半。

中国首个P4实验室是啥样儿

2015-2-4

[感染, 报道] 中国首个P4实验室是啥样儿

1月30日,科研人员在P4实验室内进行各项适应性实验演练。 1月30日,科研人员穿好带有生命维持系统功能的正压防护服进入P4实验室。 新华社记者 殷刚 摄 戴上安全帽,穿上塑料鞋套。在武汉P4实验室即将竣工之际,科技日报记者走进了这个当今世界最先进的…

P4实验室建设遭遇行路难

2014-9-4

[感染, 报道] P4实验室建设遭遇行路难

近期暴发的埃博拉疫情让整个世界恐怖,包括中国。 研究制伏埃博拉病毒的药和疫苗,需要有P4实验室(全球生物安全最高级别的实验室)。然而,迄今为止我国尚未建成一个P4实验室。 “在传染病国际化的情况下,缺乏P4实验室意味着传染病防控缺乏一股有力的参与力量。…

8 条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页  15条/页
更多+
  • 指南共识

中国动脉化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专家共识2019版

为了进一步改善CABG的远期疗效,由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医师分会冠心病学组发起,组织了全国该领域的…

2018 KSoLA指南:血脂异常的管理

心血管疾病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普遍,是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为了促进血脂异常的合理治疗,韩国脂质…

卤米松乳膏临床应用专家共识

外用糖皮质激素类药物是皮肤科医生经常处方的药物之一,但临床仍存在不合理应用现象。过度使用会导致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