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Curr Biol:重症抑郁的分子特征

2015/4/29 作者:佚名   来源:医脉通 我要评论2

※ 重性抑郁患者的线粒体DNA(mtDNA)数量增加,端粒DNA缩短;
※ 应激可引发上述两种改变,但视抑郁状态而定;
※ 改变具有组织特异性,部分由于糖皮质激素分泌;
※ 上述改变某种程度上具有可逆性,表明存在代谢策略开关。

牛津大学分子精神病学教授Jonathan Flint及其同事在研究增加抑郁风险的相关基因时意外发现重性抑郁患者的mtDNA数量增加,并且端粒DNA缩短。相关研究发表于《当代生物学杂志》上。

“我们的发现非常值得注意,对应激应答时线粒体DNA数量会发生改变。” Flint教授声明称。

线粒体为主要产能场所,通常被认为是细胞的动力室。Flint教授解释:线粒体DNA增加或指示线粒体及细胞能量变化。

Flint教授称:“重性抑郁通常被认为是种心境障碍,而我们意外的在细胞能量与重性抑郁间发现联系。”

该研究结果是对上千名重性抑郁反复发作的女性与健康对照进行基因比较分析时的意外发现。对应激性抑郁史女性的DNA样本(应激性抑郁通常与童年期不幸有关,如性虐待)分析发现,与其他研究的参与者相比该类女性存在更多的线粒体DNA。

“我们发现这种线粒体DNA差异时十分震惊——惊讶到自己都要花相当长的时间才能接受这是真实的,而非人为因素,”Flint教授谈到。

脑内化学物质、遗传及生活状态均可导致抑郁。特别是,持续应激的生活状态可增加抑郁发生风险。若应激处理不当,可以损耗个体,从而严重影响个体健康。

‘分子标记与抑郁间关系的概况’

Flint教授及其团队开始探究另一个前期研究发现与抑郁相关的分子机制。研究者表示新陈代谢变化可改变衰老速度,带来端粒的缩短(染色体末端的一段帽状结构,作用是保持染色体免于退化)。

研究者想了解是否端粒损耗的变化会伴随线粒体DNA数量的改变。研究人员使用全基因组测序分析发现确实如此。

为评估这种分子变化是否由应激引起,研究人员在持续应激4周的大鼠中进行试验。该试验不仅发现应激可引发分子变化;并且发现这种变化由皮质酮(一种应激激素)引起,某种程度上具有可逆性。

感知到威胁(如虐待史),作为一种保护反应,可导致一系列的代谢变化。“某种意义上,抑郁或可被认为是种对知觉应激的代谢反应,”Flint教授称。

研究者希望这些变化未来可作为应激生物标识。比如,可以在某段疗程后评估患者的线粒体DNA水平,来确定疗效如何。

“我们只是简单的描述了分子标记与抑郁间的关系,”Flint称,这也暗示我们还需要继续的深入研究。“我们希望知道在抑郁前、中及抑郁后,它们是如何变化的。这些信息将有助于该研究结果的临床应用。”

原始出处:

Na Cai1 , Simon Chang et al.Molecular Signatures of Major Depression.Current Biology, April 23, 2015.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所属期刊:CURR BIOL 影响因子:9.251 期刊论坛:进入期刊论坛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lovetcm

但是,分子离治疗还有十万八千里

2015/5/4 7:56:00 回复

ZChWei

意味着又快有新的抗抑郁医学疗法出现了么?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5/4/30 10:24:00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