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A Neurol:达比加群vs华法林用于脑静脉血栓患者静脉血栓事件的预防

2019-09-10 MedSci MedSci原创

研究发现,CVT抗凝患者中使用达比加群或华法林后,复发VTEs的风险都很低,而且出血的风险相似,表明达比加群和华法林对预防CVT患者复发性VTEs都是安全和有效的

脑静脉血栓 (CVT)患者的复发静脉血栓事件(VTEs)风险增加。近日研究人员比较达比加群与华法林对预防CVT患者复发性VTEs的疗效和安全性。

RE-SPECT CVT于2016年12月21日至2018年6月22日在9个国家(法国、德国、印度、意大利、荷兰、波兰、葡萄牙、俄罗斯和西班牙)开展。接受肠外肝素治疗5-15天后稳定的成人急性CVT患者参与。随机接受达比加群,每日两次150mg,或者剂量调整华法林治疗24周。研究的主要终点为新的VTE(复发性CVT、任何肢体深静脉血栓形成、肺栓塞和内脏静脉血栓形成)或大出血的患者。次要结果是脑静脉再通和临床相关的非主要出血事件。

总计120例CVT患者, 60例为达比加群组和60例华法林组,平均年龄45.2岁,66名女性。达比加群的暴露持续时间为22.3周,华法林组为23.0周,未观察到复发VTEs。在华法林组中记录了1例(1.7%)肠道出血事件和2例(3.3%)颅内出血。华法林组发生1例(1.7%)临床相关的非大出血事件。达比加群33例患者(60.0%)和华法林组中35例患者(67.3%)发生再通。

研究发现,CVT抗凝患者中使用达比加群或华法林后,复发VTEs的风险都很低,而且出血的风险相似,表明达比加群和华法林对预防CVT患者复发性VTEs都是安全和有效的。

原始出处: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CCM:脱水状态恶化脑静脉血栓形成患者的预后

脱水状态在缺血性卒中住院患者中很常见,从29-70%。临床观察性研究提示脱水状态与高凝状态有关,比如静脉栓塞栓塞以及相关的不良结局。脑静脉血栓形成(Cerebral venous thrombosis,CVT)是一种罕见的静脉性卒中类型,占所有卒中的0.5%-3%。获得性和遗传性高凝状态时 CVT 的重要危险因素。因此,可以推测对于 CVT 患者脱水状态可能和不良预后有关。

NCC:长程局部溶栓术治疗脑静脉血栓形成

脑静脉血栓形成的死亡率为6 - 10%,死亡主要原因为高颅压和脑实质出血。及时全身抗凝是一线治疗方案。然而,10 - 20%的患者尽管采取了内科治疗病情仍会恶化或症状性高颅压。AHA/ASA指南认为,积极抗凝基础上仍然恶化的患者可以考虑血管内治疗(IIb,C)。当前,血管内治疗的方案为一次短程的直接药物溶栓和机械性血栓切除术。不过,经静脉一次短程的血管内手术并不能总是达到成功再通,尽管采取了血管内

Stroke:得了脑静脉血栓还能怀孕吗?

妊娠和产褥期增加静脉血栓事件(VTE)的风险。8-58%女性脑静脉血栓形成(CVT)与妊娠和产褥期有关,CVT占妊娠相关卒中的57%。

【盘点】近期脑静脉血栓相关研究进展汇总

脑静脉血栓形成(cerebral venous thrombosis,CVT)是由多种原因所致脑静脉回流受阻的一种特殊类型脑血管病,占所有卒中的比例不足5%,在成年人中的发病率为(3 ~4)/100 万,女性多于男性,发病年龄多在20 ~40 岁。【1】Stroke:头颈部感染的脑静脉血栓的患者可以用肝素抗凝吗?头部或颈部局部感染是脑静脉血栓形成的原因。肝素治疗感染性脑静脉血栓是有争议的。研究

Stroke:入院高血糖严重影响脑静脉血栓患者预后

入院高血糖与缺血性和出血性中风不良临床结果相关联。目前还没有调查脑静脉血栓患者的入院高血糖情况。该研究纳入了连续的脑静脉血栓成人患者,被纳入到荷兰(2000年至2014年)和赫尔辛基大学中心医院,芬兰(1998年至2014年)学术医学中心。研究人员排除了已知糖尿病患者和入院时不知道血糖的患者。研究人员定义的入院高血糖为血糖≥7.8mmol/L(141mg/dL),严重的高血糖定义为血糖≥11.1m

AHA发布脑静脉血栓形成新指南

  美国心脏学会(AHA)和美国卒中学会(ASA)2011年2月3日发布了首个关于脑静脉血栓形成的科学声明。声明中的建议有助于临床医师发现这种主要见于年轻卒中患者的罕见病因。   “脑静脉血栓形成的诊断和处理需要一个高水平的怀疑”,委员会主席Gustavo·Saposnik博士说。“指南就是要提高对这类疾病的察觉与识别。”   委员会包括一个来自美国、加拿大、墨西哥、葡萄牙和阿根廷的多学科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