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政策红利下 实现社区养老有N条路径

2019-3-16 作者:杨滨   来源:北京晚报 我要评论1
Tags: 社区养老  

2019年全国两会落下帷幕,“养老”成为两会热议词汇之一。

从“政府工作报告”到“总理答记者问”,国家为养老产业规划的发展路径已然明晰:大力发展社区养老服务业。

在老龄人口持续增加与养老供给明显不足这一矛盾面前,围绕社区养老现实存在的专业人员不足、支付报销体系仍需完善、配套政策尚未出台等问题,亟待破局。

医养结合靠社区

中国60岁以上老龄人口达2.5亿人。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截至2018年末,中国60岁以上的人口首次超过15岁以下人口。“即便继续加大养老机构发展力度,还是跟不上需求增长速度。”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要应用“好的经验”:发展社区养老。

中国老年保健协会会长、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刘远立将中国式养老模式概括为“90+7+3”:中国老人90%是居家养老,7%是社区养老,3%是机构养老。

“养儿防老”传统观念下,将父母送到养老机构,被视为“不孝”行为,大多数老年人选择居家养老。

在一二线城市,更多老人会选择“机构养老”:到专门的养老机构生活,接受全方位照护。但目前我国养老机构呈现“两极化”特征:收费较低的养老机构难以做到专业、安全、可靠;而专业的养老机构则往往呈现“高端”特色,价格难以让普通大众所接受。

社区养老模式应运而生。

社区养老是以家庭养老为主,机构养老为辅,在为居家老人提供照料服务方面,以上门服务为主、托老服务为辅的养老模式。社区养老的特点在于,让老人住在自己家里,在继续得到家人照顾的同时,由社区的有关服务机构和专业人士为老人提供上门服务或托老服务。

优惠多多 困难犹存

为发展社区养老,国家将给予系列优惠政策。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显示,对在社区提供日间照料、康复护理、助餐助行等服务的机构给予税费减免、资金支持、水电气热价格优惠等扶持。

但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江宇看来,优惠政策仅仅是鼓励社会力量参与社区养老产业的配套举措之一,核心问题是要解决专业人才不足等问题。

——培养养老专业人才

2018年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养老护理员大约只有2万—3万人,而实际需求接近上千万人。此外,养老护理员大多在专业的养老机构,没有进入社区。依托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护人员提供老人照护服务,仍然面临支持政策缺乏等问题。

北京市新街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医生陈皓证实了上述观点。陈皓表示,目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居家老人提供的养老服务还比较少,大多是随诊等服务。即便与养老机构建立合作关系,社区中心医生偶尔会到养老机构提供一些护理等服务,频次相对较少。

专家建议,应该加大培养养老服务专业人员,拓宽人才培养渠道。刘远立在某养老院调研时了解到,大部分护工是年龄在50-60岁之间的“老乡”,考上“护工证”之后可以得到民政部下发的补贴,但现行政策是超过一定年龄便不允许其考证,且原来的证也将失效。“支持力度还需加大。”刘远立说。

——扩大长期护理保险试点

“更为紧迫的是解决如何“补需方”的题。”刘远立表示,我国长期照护社会保障制度还处于“试点”阶段,无论是请护工上门还是送老人去养老机构,都给家庭构成沉重的经济负担。

2016年,人社部印发《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在15个城市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江苏省太仓市于2018年实行长期护理保险,试点第一阶段仅开展对重度失能人员的长护服务保障,而后逐步完善,直至实现制度全覆盖。

为了提高有限资源的有效利用率,刘远立建议,国家应尽快出台基于“需要评估”(照护需要评估和资助需要评估)的长期照护基本社会救助与保障制度,先从救急、扶贫、助困做起。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将扩大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

增加养老供给

针对我国养老资源不足现状,国家希望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其中。但江宇相信,目前更重要的是办好公立养老机构。

刘远立则认为,发展养老服务业要同时在扩大增量与盘活存量上下功夫,特别是盘活存量。例如,部分社区医院或者二级医院虽然具备基本医疗条件,但利用率不足。

刘远立建议,政府可以支持这些医院开设“院中院”式的养老院,“不仅便于为老年人提供医疗护理服务,还便于亲友探视。”

中国康复医学会常务副秘书长王跃同样建议,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乡镇卫生院开设“社区养老护理院”,为失能、半失能老人上门服务,不失为一种更加便捷的做法。家庭病床、签约全科医师等形式成熟之后,专业化的护理、康复、健康体检、咨询和慢性病管理等服务也会更加顺畅。

2016年,温州首批医院试点转型养老机构,以治疗康复为特色,突破了传统的医疗和养老分离状态,一支专业的医疗人才队伍为老年人提供医疗、护理、康复等医养融合服务;2016-2018年三年间,北京市共有20家公立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疗机构。此外,部分“夹缝求生”的医疗机构转型养老机构。

与此同时,国家鼓励医疗机构与养老机构合作。2017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印发《关于促进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要求二级以上中医医院与1所以上养老机构开展合作,为老年人提供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

“养老产业的发展离不开政府支持。”正如刘远立所言,破局养老资源不足瓶颈,“公私合作”才是王道。

热门讨论:你希望父母拥有一个怎样的晚年生活?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xl882001

了解一下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9-6-2 8:57:30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