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MO 2014:西妥昔单抗与贝伐珠单抗治疗KRAS野生型mCRC结果相似(CALGB/SWOG 80405研究)

2014-07-02 医脉通肿瘤科 医脉通肿瘤科

经历了将近10年的一项III期西妥昔单抗(Erbitux)和贝伐珠单抗(Avastin)头对头比较试验显示,化疗+西妥昔单抗或者贝伐珠单抗任一药物对以前未治疗的转移性结肠癌(mCRC)患者在总生存期(OS),无进展生存期(PFS)和缓解率方面等效。然而,不同的化疗方案联合两种药物中的任意一种时,疗效应该存在差异。Alan Venook教授(California大学肿瘤内科和转化研究Madden

经历了将近10年的一项III期西妥昔单抗(Erbitux)和贝伐珠单抗(Avastin)头对头比较试验显示,化疗+西妥昔单抗或者贝伐珠单抗任一药物对以前未治疗的转移性结肠癌(mCRC)患者在总生存期(OS),无进展生存期(PFS)和缓解率方面等效。然而,不同的化疗方案联合两种药物中的任意一种时,疗效应该存在差异。

Alan Venook教授(California大学肿瘤内科和转化研究Madden家族特聘教授)代表CALGB(癌症和白血病研究组)试验的研究者们在6月28日举行的第16届欧洲肿瘤科学会胃肠癌年会上公布了这些研究结果。

80405试验将以前未治疗的KRAS野生型(密码子12,13)转移性结肠或者直肠腺癌患者纳入了研究,这些患者ECOG体能评分为0或1,肿瘤足够进行EGFR分析。患者被随机分配到化疗/西妥昔单抗组或化疗/贝伐珠单抗组。这些患者被分配到伊立替康/五氟尿嘧啶/亚叶酸方案组(FOLFIRI)或者奥沙利铂/五氟尿嘧啶/亚叶酸方案组(FOLFOX)。根据临床试验的摘要显示,呈现期间未公布化疗+贝伐单抗+西妥昔单抗的分组(第三组)信息。

Venook指出,“研究者人员在2005年设计并进行了CALGB/SWOG 80405试验,原理很简单:我们拥有贝伐珠单抗和西妥昔单抗两种新药,研究设计的目的是检测是否其中一种药物在结肠癌的一线治疗中优于另一种。”

药物靶向结合转移性结直肠癌的不同通路,西妥昔单抗是一种IgG1单克隆抗体,靶向作用于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而贝伐单抗则靶向作用于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

该项研究的主要终点是总生存期,次要终点包括无进展生存期和缓解。总共1137例患者参与了研究。随机化分组后,患者应用化疗+贝伐珠单抗(n=559)或化疗+西妥昔单抗(n=578),直至疾病进展或出现不能耐受的毒性作用。贝伐珠单抗的剂量为每两周5mg/kg,西妥昔单抗的首次剂量为400mg/m2,以后每周250mg/m2。

两个治疗组患者的总存活率相似,化疗+西妥昔单抗组患者中位OS为29.9个月,而化疗+贝伐珠单抗组患者的中位OS为29.0个月(风险比[HR]=0.92;P=0.34)。化疗+贝伐珠单抗组患者的中位PFS是10.8个月,化疗+西妥昔单抗组患者的中位PFS为10.4个月(HR=1.04;P=0.55)。

两个治疗组结果的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Venook评论到,两个组中患者的总生存期都接近30个月。大约10%的患者总生存期超过5年。患者的预后比想象中的要好的多,结果与治疗的类型无关。

采用不同的化疗方案的患者总生存期和无进展生存期结果不同。例如,FOLFOX+西妥昔单抗的患者的总生存期优于FOLFOX+贝伐珠单抗的患者;FOLFOX+西妥昔单抗的患者的总生存期的中位数为30.1个月,而FOLFOX+贝伐珠单抗的患者的总生存期的中位数为26.9个月(HR=0.9;P=0.09)。FOLFIRI+西妥昔单抗的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的中位数为10.3个月,而应用FOLFIRI+贝伐单抗的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的中位数为11.6个月(HR=1.0;P=0.89)。

Venook公布了最新的统计分析数据,这些数据只是进行了记录,尚未进行审计。这些数据显示,化疗/西妥昔单抗治疗的患者的客观缓解率(66%)高于化疗/贝伐珠单抗组的患者(57%)。

进一步分析显示,FOLFOX+西妥昔单抗患者的客观缓解率为67%,而FOLFOX+贝伐单抗患者的客观缓解率为56%。FOLFIRI+西妥昔单抗患者客观缓解率为62%,而FOLFIRI+贝伐单抗患者客观缓解率为61%。化疗+西妥昔单抗患者的完全缓解率为7.4%,而化疗+贝伐珠单抗患者的完全缓解率为3.0%。化疗+西妥昔单抗患者的部分缓解率为58%,而化疗+贝伐珠单抗患者的部分缓解率为54%。

各组间的3级或4级腹泻,或者其它3级或4级毒性作用没有明显差异。

化疗+西妥昔单抗组中,31.8%的患者因疾病进展而中断治疗,54.6%的患者因不良反应或治疗的改变而中断治疗,2.1%的患者因死亡而中断治疗;化疗+贝伐珠单抗组中27.2%的患者因疾病进展而中断治疗,56.3%的患者因不良反应或治疗的改变而中断治疗,2.7%的患者因死亡而中断治疗。

Venook评论到,化疗+西妥昔单抗治疗的患者总生存期与化疗+贝伐珠单抗治疗患者的总生存期没有差异。FOLFIRI方案或FOLFOX方案+西妥昔单抗或贝伐珠单抗可以作为KRAS(密码子12,13)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一线治疗方案。

“这是一个长期的III期试验,直接将两种不同的化疗方案进行了比较。”他继续说道,“现在我们知道应用标准化疗方案+任何一种单克隆抗体都可能使患者生存将近30个月。”Dirk
Arnold教授(德国弗莱博肿瘤生物学中心肿瘤内科主任)说。

“唯一的问题是,治疗可能会对存在其它基因突变的患者产生伤害”。Arnold认为,“因此基因检测不只是保证疗效最大化的先决条件,也需要保证我们在治疗的同时不会对患者造成伤害。”

该项研究由CALGB和西南肿瘤协作组(SWOG)提供赞助。

相关资讯

NMPA批准默克的EGFR单抗西妥昔联合FOLFOX或FOLFIRI化疗,用于国内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一线治疗

默克宣布国家医疗产品管理局(NMPA)已批准其爱必妥(西妥昔单抗)与FOLFOX或FOLFIRI化疗法案联合用于一线治疗RAS野生型(wt)转移性结直肠癌,与伊立替康联合用于伊立替康难治型患者。此项批准所依据的关键第三阶段的证据显示了与FOLFOX单独治疗相比,爱必妥联合FOLFOX治疗的患者在总反应率(ORR)、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显着优势。

Lancet Oncol:RAS野生型结直肠癌:FOLFIRI+西妥昔 vs FOLFIRI+贝伐珠(FIRE-3)

背景:FIRE-3试验对KRAS外显子2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两种治疗方案进行了比较:一线FOLFIRI(5-氟尿嘧啶、亚叶酸钙、依立替康)+西妥昔单抗 vs FOLFIRI+贝伐珠单抗;对其他RAS基因(KRAS和NRAS基因外显子2-4)野生型癌症患者的数据也进行了探索性分析。此次研究者对FIRE-3研究中RAS(KRAS/NRAS,外显子2-4)野生型亚组进行疗效分析;此外,对肿瘤动力学

招募患者:西妥昔单抗联合化疗对比单纯化疗一线治疗晚期头颈部鳞癌的疗效和安全性的III期临床试验

1. 试验药物简介 西妥昔单抗是针对EGF受体的IgG1单克隆抗体,两者特异性结合后,通过对与EGF受体结合的酪氨酸激酶(TK)的抑制作用,阻断细胞内信号转导途径,从而抑制癌细胞的增殖,诱导癌细胞的凋亡,减少基质金属蛋白酶和血管内皮生长因子的产生。 西妥昔单抗(爱必妥)2004年获准在美国上市,本试验的适应症是头颈部鳞状细胞癌。   2. 试验目的 评估西妥昔单抗联合顺铂加5-

Lancet Oncol:FOLFOX4+西妥昔单抗不会延长结直肠癌患者的DFS(PETACC-8研究)

欧洲的III期PETACC-8试验的中期分析报道于柳叶刀肿瘤学板块,Taieb等人发现,可以手术切除的、KRAS外显子2野生型、III期结直肠癌患者的标准FOLFOX4辅助治疗方案(奥沙利铂、氟尿嘧啶、亚叶酸)中增加西妥昔单抗不会延长患者的无病生存期和总生存期。一些亚组患者的疗效不同提示需要在这些亚组患者中再进行西妥昔单抗和FOLFOX辅助治疗试验。研究详情 在这一非盲试验中,200

ASCO 2014:贝伐单抗+化疗方案和西妥昔单抗+化疗方案一线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疗效的研究(CALGB/SWOG 80405研究)

2014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已于当地时间5月30日-6月3日在芝加哥成功举行。会议期间公布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临床试验的结果,其中“Plenary Session”的四项研究最受关注和期待。下面和大家分享其中一项比较贝伐单抗+化疗方案和西妥昔单抗+化疗方案一线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疗效的研究(CALGB/SWOG 80405)。 伊立替康/五氟尿嘧啶/亚叶酸(FOLFIRI方案)或奥沙利铂/五氟

Lancet Oncol:帕尼单抗对K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非劣于西妥昔单抗(ASPECCT研究)

抗-EGFR单克隆抗体帕尼单抗和西妥昔单抗对化疗难治性KRAS基因外显子2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有效。一项ASPECCT研究评估了帕尼单抗与西妥昔单抗在这些患者中的疗效和毒副反应。初步结果曾经在2013年欧洲癌症会议上公布,现结果在线发表于《柳叶刀肿瘤学》杂志。 在这项随机、开放标签的3期研究中,参加试验的患者(来自北美,南美,欧洲,亚洲,非洲和澳大利亚治疗中心)年龄在18岁或以上,均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