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氏或将明年关闭又一个小分子药物工厂,裁员百余人开出每人140万元遣散费

2019-09-29 佚名 E药经理人 医谷综合

日前,据外媒FiercePharma报道,罗氏或计划明年关闭其位于爱尔兰的一处小分子药物工厂,并裁员132人。

日前,据外媒FiercePharma报道,罗氏或计划明年关闭其位于爱尔兰的一处小分子药物工厂,并裁员132人。

这并不是罗氏首次对旗下小分子药物工厂“下手”。此前,罗氏已经出售了其美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三个小分子药物工厂,罗氏位于西班牙的工厂出售给了Recipharm,后者同时还获得了一项长期向罗氏供应药品的协议,并据悉雇佣原罗氏约200名工人。罗氏使用类似的合同出售了位于美国和意大利的工厂。

而爱尔兰工厂则属于未成功“出手”的一处,罗氏并未为其寻找到合适的买家,因此不得不选择关闭。值得注意的是,关闭该处工厂涉及对于132名工人的解雇,而罗氏则非常大方的预留了高达2400万欧元的遣散费用。而这也意味着,每名员工平均可以领取高达18万欧元的费用,折合人民币超过140万元。

高额的遣散费用背后,更加凸显的是罗氏从小分子药物向生物制剂转型的坚定决心。2015年开始,罗氏就宣布了其转型计划,着手缩小其小分子药物的制造能力,同步增强生物制剂的生产能力。在出售三家小分子产能的同时,罗氏宣布将斥资8亿欧元,扩大德国、瑞士和美国工厂的生物制剂生产能力。

尽管将赌注押在了生物药上,但同时,为罗氏带来丰厚收入的生物药品正在全球受到生物类似药的威胁。罗氏高管认为,管线上的新药将填补这些空白并带来新的增长。

而选择坚定战略转型的,也绝不仅是罗氏一家。

今年年初,辉瑞宣布关闭位于印度两间主要生产青霉素等非专利注射药的工厂,涉及约1700名员工,约占辉瑞全球生产线人手6%,同时印度的一间研发实验室也将关闭,礼来正在削减法国一家工厂的250个岗位,阿斯利康正在美国两地裁员200多名……

由此可看出,跨国药企正在纷纷加速“转型升级”,大佬们一边“瘦身”、一边投身生物药,随着专利到期,仿制药开始大举抢市场,后者拥有较大的价格优势,所以不如卖掉。转而生物药是当前热门,无论中外资药企都在发力,连一些传统中成药企业也在积极布局,而本就涉猎其中的巨头们显然会进一步倾斜资源和资金在生物药领域,希望早出成果、稳住江湖地位。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跨国药企在华主动降价的背后

随着2018年年底开启的“4+7”大戏,2019年也迎来了多款未进入“4+7”集采名单的品种大幅降价。其中罗氏/中外制药的托珠单抗注射液在江苏、陕西等省份降价比例高达57%。

跨国药企纷纷裁员,数***失业,下一步营销方向在哪里?

诺华将裁员2200名、诺和诺德裁员650名、葛兰素史克裁员650名、武田制药裁员450名、辉瑞裁员300名、赛诺菲裁员400名、艾尔建裁员1400名……,类似这样的报道屡屡现身。医药圈真的要凉了?近期,医药圈的裁员浪潮不断袭来,各大知名跨国药企相继被爆出裁员的消息,其中包括诺华、诺和诺德、葛兰素史克、武田制药、辉瑞、赛诺菲、艾尔建等。卫士蓝高端猎头表示,这些跨国药企裁员的主要对象分别是医药代表

肺癌等医保谈判药昨亮相 10家跨国巨头的多款拳头产品入选

昨日,中国政府网挂出《关于发布2018年抗癌药医保准入专项谈判药品范围的通告》,辉瑞、阿斯利康、诺华、拜耳等10家跨国巨头都有拳头产品纳入范畴,国内恒瑞医药和正大天晴两家本土药企的两个品种也“雀屏中选”。

《金融时报》谈跨国药企本土人才“弃外投中”:中方开出的底薪高20%

丰厚的待遇、灵活的组织架构、良好的前景预期是本土人才回流国内初创药企的几大原因。

刚刚!吴晓滨博士从辉瑞中国离职创业

现任辉瑞中国财务副总裁苗天祥将接替吴晓滨的职务,现任中国商务及多元化业务负责人吴锋将被任命为辉瑞核心医疗中国负责人。有关任命将于2018年5月1日生效。苗天祥和吴锋都是目前辉瑞中国领导团队的成员。吴晓滨将与苗天祥和吴锋密切合作以保证顺利交接。  “吴博士以专注和诚信带领辉瑞中国业务的发展,打造了优秀的专业化组织,并建立了强有力的合规文化。在他的领导下,辉瑞中国发展成中国最大的外资制

跨国药企出新招 本土创新药玩家迎洗牌

随着创新药将从“中国新”逐步变为“全球新”,外资品种的加速引入,国内简单“me-too”甚至“me-worse”的药品将面临严重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