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令限制西医开中药,为何私下又“开小窗”?

2019-07-18 Dr.2 健康界/医库

7月1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印发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的通知》,给出了第一批 “国家辅助用药目录”名单。通知对中药以及中成药处方做出了限制,明确只有具备相关资质的医生才可以开具药方。

7月1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印发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的通知》,给出了第一批 “国家辅助用药目录”名单。通知对中药以及中成药处方做出了限制,明确只有具备相关资质的医生才可以开具药方。

7月12日河北省中医药管理局、省卫健委联合发布《关于非中医类别医师提供中医药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

在列出的五种情况下,非中医类别执业医师可以开具中药处方、提供中医药服务,且医师的执业单位掌握关键的考核权。

7月1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通知和7月12日河北省卫健委发布的通知,其实都对西医处方中药做出了限制,但是河北省对医生的要求相较国家的要求更低。

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发出后,对西医开中药提出了一系列严格的条件,根据通知要求,西医几乎是没办法再开具任何中成药处方的。

全国中医类别执业(助理)医师约50万人,仅占全国执业医师总数300多万的15%左右,而处方的主力只有20几万,占全国医师比不到10%。理论上从前超过70%的中成药处方是由西医开出的,中药注射剂比例预计超过90%。如果这些西医未经培训无法再开具中成药处方,那么中成药的销量崩盘式下跌没有悬念,中药厂家将批量面临生存危机,体量巨大的中成药市场将会面临艰难的转型。

河北省的文件与国家卫健委的文件内容大同小异,确实会在一定时间内限制西医开中药的行为。但还是有几点不同之处:

1. 河北省增加了乡镇卫生院、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医生要求资质。

2. 河北省增加了村医和家庭医生的资质要求——参加县级以上中医药主管部门组织培训并考核合格。

3. 河北省规定,医生经过不少于1年系统学习中医药专业知识,将由经辖区县级以上中医药主管部门或所在二级以上医疗机构考核合格。

4. 河北省规定,取得《中医(专长)医师资格证书》可以获得处方资质。

这也就是说,将医生考核的权利下放到医生执业机构和县级相关部门,同时,《中医(专长)医师资格证书》也比中医类别执业医师资格更容易获得。这些条款都大大降低了医生们获得开具中药处方的资质的难度。

大城市三级医院的骨干医生缺乏学习中医药的动力,因为这类医生的工资数额可观、收入来源多样化、重视临床学术和晋升之路、患者数量多而且稳定,日常工作之余的时间和精力只会投入到更重要的地方。虽然医生考核已经下放到执业机构,但医院越是大考核会越严谨,因此这些医生主动去获取中药处方资质的估计一半都不会有。

而基层医生、村医等医生,由于河北省降低了中药处方资格的准入门槛,他们有强大的创收动力,中药处方权能帮助他们获得患者的同时提升收入。因此,预计未来会有大批这类医师集中获得相应资质。

有了河北省的先例,近期又有青岛市出了补丁政策,严控中药注射剂和中药饮片的处方,对中成药似有部分放开的迹象。我们可以预计,未来国家的中药产业会可能将被迫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的基层医疗市场,相应地区的医疗机构将成为中药以及中成药的首选市场。但在大型、三级医疗机构,由于受到诸如4+7集采、DRGs、药占比、反商业贿赂等各类政策的约束,即使部分省市在一定程度上放松了西医获得开中药资质的难度,“辅助用药”和“中医药”依然会受到严格限制。留给企业的转型期估计就在两年左右!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西医未经考核不能开中药了?医生:长远来看是好事

7月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局办公室联合发布了《关于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的通知》。《通知》对中成药的合理使用作出了限定,明确西医必须经过学习、通过考核,才能处方中成药!

先别反对西医开中药 做好这件事更紧迫

北京世纪坛医院副主任中药师金锐的周末往往很忙,作为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处方审核与点评工作组的成员,他周末经常要到基层医疗机构进行中成药、中药饮片合理使用和审核的培训。西医开中药、肝损伤……对于临床中使用中药的争辩,这些年从未停歇。同样未停下脚步的不仅有同金锐一样的中药临床药师对于临床中药使用规范建立、普及的推动,还有业内专家对于培养专业临床中药药学人才做出的努力与改变。超七成中成药不是中医开的据国

“中医与西医相结合”被列入中国妇幼健康事业发展经验

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中国妇幼健康事业发展报告(2019)》,介绍我国妇幼健康事业发展状况。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开展中医药服务的妇幼保健机构近1000家,门诊量达544.7万人次。

四位院士力挺中医:中医解决了很多西医解决不了的问题,不能把老祖宗的东西丢了!

几年前,国外抢注中医古方的新闻曾引起不少热议,2001年,日本一家公司向美国申请了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专利,明确对以芍药为活性成分的包括加味逍遥散、当归芍药汤、芍药甘草汤、桂枝茯苓丸4个复方进行保护,并且获得了授权。日本还无偿商业化开发中国《伤寒杂病论》、《金匮要略方》中的210个古方。

合力攻敌!中西医携手治重疾

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肝癌,彻底击垮了韩玲(化名)和她的家庭。原本是英语教师的她,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有一双活泼可爱的儿女。“请大家伸出援助之手,救救我的爱人,孩子需要妈妈,她还想继续教书育人。”韩玲丈夫在某募捐平台上发出求助。生活中,像韩玲这样的家庭还有很多。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问题严重。“癌症等重大疑难疾病发病率逐年上升,病程较长、花费巨大,是健康服务的短板和弱项。”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马建

应对重大疾病需强强联合

3月21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印发《关于开展重大疑难疾病中西医临床协作试点工作的通知》,首次在国家层面布局中西医联手开展重大疑难疾病临床攻关。为什么如此布局?具体会从哪些方面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