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述肠癌精准治疗的探索历史及方向

2020-01-06 Linda 肿瘤资讯

肠癌作为亚洲人群的高发肿瘤之一,精准医学时代中肠癌的现状与未来备受关注。自2015年奥巴马提出精准医学计划,基因组学的发展令肿瘤治疗格局发生了巨大改变。虽然肠癌领域鲜有突破性进展,但研究者从未停止探索的脚步。肿瘤资讯对话陈功教授,共同梳理肠癌精准治疗的上下求索之路。

肠癌作为亚洲人群的高发肿瘤之一,精准医学时代中肠癌的现状与未来备受关注。自2015年奥巴马提出精准医学计划,基因组学的发展令肿瘤治疗格局发生了巨大改变。虽然肠癌领域鲜有突破性进展,但研究者从未停止探索的脚步。肿瘤资讯对话陈功教授,共同梳理肠癌精准治疗的上下求索之路。

陈功,教授,主任医师,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结直肠科副主任,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副秘书长、常务理事,2015-2017年ASCO学术委员会委员,CSCO青年专家委员会第一届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协会大肠癌专业委员会委员,CSCO直肠癌专委会常委,CSCO直肠癌指南专家组秘书、执笔人,CSCO全国肠道间质瘤专家委员会委员、肠胰神经内分泌肿瘤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结直肠外科医师分会常务委员,广东省大肠癌专业委员会常委。

狭义与广义,加法与减法:“精准治疗”的相对论

目前精准治疗备受关注,从狭义讲,是指寻找病因并针对病因进行治疗,这也是奥巴马最初提出“精准医学”时的定义。但目前临床实践中,大部分肿瘤的病因无法明确,目前大家只是笼统地知道可能跟基因突变有关系,因此完全去践行“精准医学”难度巨大。但精准治疗的另一个定义,就是精准的临床治疗,也就是根据不同患者人群采用不同的治疗策略。

结直肠癌领域中,从狭义上讲,精准医学要求找到一个明确的基因或者是信号通路的改变,针对特异的基因或者是信号通路给予治疗。从这个角度上看肠癌进展不多,但是已经为患者和临床实践带来了显着转变。

首先,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通路),在很多肿瘤中起到了促进癌症发生、发展的作用,而西妥昔单抗、帕尼单抗等靶向药物,可通过阻断该通路发挥抗肿瘤作用,这是结肠癌领域开发的第一种有意义的靶向药物,也是目前肠癌领域中唯一可称之为精准治疗的药物。临床实践中,由于帕尼单抗尚未在国内获批上市,因此国内的RAS/RAF通路全野生型的左半结肠癌患者,可选择西妥昔单抗联合化疗,且西妥昔单抗已进入医保,可惠及更多患者。在过去,各大指南并未要求结直肠癌必须进行分子检测,但今年指南强烈推荐检测,这是精准医学的一大进步。此外,指南还要求,除了NRAS,还需检测Braf,这就是今年在精准医学上第二个进步。

此外,约5%左右的结肠癌患者携带BRAF突变,这部分患者疾病发展快、预后差,单药西妥昔单抗疗效不理想,因此推荐三个细胞毒药物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贝伐珠单抗)这样更为强力的方案作为其标准一线治疗。但是,这几乎使用了结直肠癌一线治疗中所有可用的武器,在后线治疗中将面临无药可用的局面。在精准医学时代,我们提出这样的问题,是否可以通过BRAF抑制剂改善这部分患者的预后?在过去的几年中,BRAF抑制剂维莫非尼在黑色素瘤中已经取得很大的成功,但是当我们把这个模式应用于BRAF突变的结直肠癌时,疗效却并不理想。近几年,研究者发现,BRAF是EGFR下游的靶点之一,在拮抗BRAF后,还需要从源头上应用EGFR单抗去抑制这一通路。基于此,VIC方案进入大众视野,V代表维莫非尼,I代表伊立替康,C代表西妥昔单抗。研究发现,在标准治疗失败的BRAF突变、RAS野生型的晚期肠癌中,以伊立替康联合西妥昔单抗作为对照组,试验组则是在伊立替康和西妥昔单抗的基础上,联合维莫非尼去拮抗BRAF,疗效明显提升。受到这一试验的启发,我们意识到阻断BRAF还要回到源头去阻断EGFR的信号传导,BRAF抑制剂联合西妥昔单抗可带来更多获益。所以今年开始,NCCN指南和CSCO指南建议晚期结直肠癌一线时检测BRAF,对于BRAF突变人群,单药西妥昔单抗效果不理想,建议将BRAF抑制剂与EGFR单抗联合治疗。今年ESMO大会上报道的BEACON研究,将这一治疗理念发挥到了极致。MEK是BRAF的下游的位点之一,BRAF被抑制后,肿瘤细胞会激活旁路——CRAF通路,绕过BRAF后激活MEK。目前已研发出MEK抑制剂曲美替尼。在BEACON研究中,提出了“全阻断”的治疗思路,即通过EGFR单抗+BRAF抑制剂+MEK抑制剂来阻断EGFR,如果不能三个靶点全部阻断,那么可选择先阻断BRAF和EGFR这些上游位点。相信在相应药物上市后会成为我国BRAF突变晚期结肠癌中一种新的治疗模式。

抗HER2治疗在乳腺癌胃癌中比较成功。在晚期肠癌中,大约5%左右存在HER2扩增,HERACLES研究发现,在标准治疗失败以后,曲妥珠联合拉帕替尼的抗HER2治疗取得了一定的疗效。今年这一领域继续更新,种类繁多的抗HER2药物进入视野,如ADC药物T-DM1、口服药图卡替尼等等。HER2也就是EGFR2,与EGFR通路平行,因此对于HER2扩增患者,即使RAS/RAF都是野生型,也无法从EGFR单抗中取得获益。目前的理念是,在标准治疗失败后,HER2扩增的晚期肠癌的后线治疗,可围绕抗HER2进行,目前推荐将两种不同的抗HER2药物联合,例如曲妥珠联合帕妥珠单抗、曲妥珠单抗联合T-DM1或者是曲妥珠单抗联合图卡替尼等。今年,全球范围内针对HER2扩增的晚期肠癌的试验有三个:HERACLES-B、TRIUMPH和MOUNTAINEER试验,这些研究均要求HER2 IHC+++或++再以FISH进行确认,同时RAS野生型、最好BRAF也为野生型;此外其中一个研究要求患者无基因突变,包括Her-2突变。与HER2扩增不同,在肠癌中,HER2突变的人群接受抗HER2治疗有效率为0。对于没有HER2突变的HER2扩增人群,抗HER2的治疗能够取得10%~40%的客观反应率,曲妥珠单抗联合新型口服抗HER2的抑制剂图卡替尼,有效率可达46%,无进展生存期(PFS)可达8个月,总生存达20个月,非常出众。

以上就是狭义上,肠癌精准治疗的研究现状和进展。

免疫治疗方面,我们通过一个标志物MSI来筛选优势人群,这是另外一种“精准”。近年来PD-1/PD-L1单抗相关研究如火如荼,肺癌和黑色素瘤中使用非常广泛。肠癌中,从2015年开始,我们发现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或错配修复基因缺失(dMMR)的这一小部分患者,体内存在大量新抗原,可以从免疫治疗中获益。这样的发现无疑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因此多种PD-1单抗获批应用于MSI-H晚期结直肠癌。在这一领域中,今年的进展在于人们发现,MSI-H患者使用PD-1单抗联合CTLA-4单抗可获得更好的疗效;由于早期患者免疫状态相对较好,因此从晚期末线提前到晚期一线疗效也会更好,甚至提前到术前新辅助治疗疗效可能会更好。一项研究中,Ⅱ~Ⅲ期MSI-H的早期结直肠癌,在术前行2周期的纳武利尤单抗联合1周期的伊匹木单抗后,75%的患者肿瘤细胞完全消失了。因此,对于MSI-H这部分人群,免疫治疗一定会成为主角。对于无法手术的患者,可以在新辅助治疗中应用PD-1单抗,术后可以继续做辅助免疫治疗,晚期一线和末线中也可应用。

但是,对于剩余的95%的MSS型或者是错配修复基因正常(pMMR)型结直肠癌,免疫治疗仍处于摸索阶段。今年一个小样本的研究中,抗血管生成的小分子TKI联合PD-1单抗的REGONIVO模式,似乎取得了一定的疗效,目前需要大规模Ⅲ期临床试验进一步验证。但无论如何,仍为大家带来了一点曙光。

综合来看,精准医学的实践,首先需要寻找到一定的分子标志物,用分子标志物把患者做分层,这是一个做减法的过程。在细分人群后,再分别对每个人群的治疗做加法,在既往标准治疗的基础上增加一些特殊药物,如靶向药物、免疫治疗药物等。

所以精准医学时代的临床实践中,面对晚期肠癌患者,我们首先可将其进行分组:对于MSI-H的人群,我们可以为其进一步检测肿瘤突变负荷(TMB),若同时具备MSI-H和高TMB,那么可将该患者归入免疫治疗优势人群这一小组,优先考虑免疫治疗;对于MSS型患者,我们首先需要看RAS/RAF是否突变,对于全野生型患者,再看其肿瘤部位在何处,左半结肠癌首选标准方案化疗联合西妥昔单抗;对于右半结肠癌或BRAF/NRAS存在突变的人群,那么一线则可选择标准方案化疗联合贝伐珠单抗。所以晚期肠癌,在一线分为三组,二线交叉,三线呋喹替尼、瑞戈非尼,到末线再次检测,BRAF突变就用BRAF抑制剂,HER2扩增则选用抗HER2的治疗。总体而言,狭义的精准治疗就是在做加减法,减法筛选人群,加法在标准治疗的基础上给予更强的治疗来延长生存。广义的精准治疗主要体现围手术期治疗,IDEA研究提示,结肠癌可分为高危、中危、低危,对于Ⅱ期结肠癌术后,MSI-H人群可以不化疗,中危选择标准方案卡培他滨,但高危、MSS型则需要加用奥沙利铂。局晚期直肠癌也类似,通过术前MRI进行精准评估,通过肿瘤部位、淋巴结情况等多种因素划分危险度,根据分组不同选择直接手术、术前化疗还是标准同步放化疗。这就是广义的临床中的精准治疗,目前已经彻底改变了临床实践。

热点与关注,肠癌治疗的未来路在何方

最受关注的当然是新药的开发。但这有赖于基础科学的突破,这一领域并不是很乐观。第二个热点就是免疫治疗,如何把冷肿瘤变为热肿瘤,最值得期待的就是拜耳联合施贵宝的一项全球Ⅲ期试验进一步探索REGONIVO模式。第三个则是陈列平教授最新开发的一个新型的免疫药物Siglec-15抑制剂值得期待。在标准治疗中,我们的关注在于更强烈的治疗方案能否带来获益。如RAS/RAF野生型的左半结肠癌是否可以通过标准化疗+西妥昔单抗+贝伐珠单抗的四药方案取得更多获益?辅助治疗领域,未来液体活检将有用武之地。ctDNA检测可协助判断患者是否需要接受术后辅助化疗,以及化疗多久。目前通过ctDNA检测预测肿瘤复发的项目正在开展中,未来也许会改变临床实践。直肠癌领域,对于复发风险较低的人群,直接手术与手术+术前新辅助治疗孰优孰劣?MRF(-)人群化疗就足够还是必须同步放化疗?新辅助治疗中加入PD-1单抗是否会增加疗效?这些都是目前的热点。未来3到5年内,关于这些热点的数据公布可能再次改变临床实践。

相关资讯

PNAS:肠道微生物紊乱导致肠癌发生

最近,来自法国Collège大学微生物系的一项研究证明,肠道菌群失衡会促进大肠癌的发作。作者发现,将结肠癌患者的粪便菌群移植到小鼠中会引起恶性肿瘤发展的病变和表观遗传变化。相关结果发表在最近的《PNAS》杂志上。

贝伐珠单抗联合FOLFOX,提高RAS突变型肠癌肝转移切除率

2019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年会在西班牙巴塞罗那盛大召开。此次大会上,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许剑民教授口头报告了一项贝伐珠单抗联合化疗对比单纯化疗用于不可切除的仅限于肝转移的RAS突变型结直肠癌的研究(LBA31)。特邀许教授对该研究的结果进行解读。

J Med Microbiol:如何利用肠道微生物组来预测个体患癌的风险?

如今科学家们发现,肠道菌群的组成或是个体患肠癌的一个风险因素,而且肠道微生物组的组成或会影响个体患肠癌的风险;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Journal of Medical Microbiology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巴西维科萨联邦大学的科学家们评估了收集自多个研究的成果,以此来调查肠道微生物组和肠癌风险之间的关联,研究者的目的是能够更好地理解如何利用肠道微生物组来识别并预防疾病的发生。

2019 ESMO |TKI治疗论坛:中外大咖台论道,引领肠癌、肝癌治疗新理念

2019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年会在西班牙巴塞罗那盛大召开。 “ESMO 2019TKI治疗论坛-中国专家研讨会”,就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和不可切除肝细胞癌(uHCC)各1份病例进行了热烈讨论。会议主席由来自比利时鲁汶大学的Eric Van Cutsem教授担任,参加mCRC病例讨论的有美国南加州大学诺里斯综合癌症中心的Heinz-Josef Lenz教授、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沈琳教授和

Gastroenterology:结肠镜检查中腺瘤切除后大肠癌的发生率和死亡率

相比于传统观点,腺瘤大小≥20 mm或高级别异型增生为结肠癌高风险人群,这一发现为减少不必要的结肠镜检查以及风险人群更有效的监控提供了帮助

遗传性肠癌面面观

广州结直肠癌高峰论坛暨第二十届广东省大肠癌学术会议在广州成功举办。本次大会由广东省抗癌协会大肠癌专业委员会主办,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结直肠科承办。大会围绕“大医精诚,匠心筑梦”这一主题,邀请到国内外知名专家以专题报告、MDT讨论等多种形式推广结直肠癌规范化全程管理诊疗的最新技术和理念。特别邀请到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的丁培荣教授为我们分享遗传性肠癌的流行病学、诊断治疗特征以及预防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