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肺癌脑转移治疗

2019-12-06 佚名 肿瘤资讯

脑转移治疗策略在西方国家被称为肿瘤治疗的圣杯,因为圣杯已经遗落多年,如果能够找到,有宗教情节的这些医生和群众就认为能解决很多事情。现在脑转移被认为是肺癌治疗的重量级问题,原因在于肺癌患者发生脑转移的概率非常高。美国去年披露的文献显示,在现今诊断模式下,初始诊断为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患者中10.8%已伴有脑转移,而随着今后肺癌治疗疗效的提升,脑转移的问题将特别多。肺癌脑转移发生率远远超出其他

随着肺癌诊疗技术的发展和患者生存时间的延长,脑转移的发生率越来越高,成为临床关注的热点问题。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樊旼教授参加专家访谈,详细讲述肺癌脑转移的发生现状、临床诊疗难点以及脑转移防治策略,以飨读者。

樊旼,主任医师、教授,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放疗科,中华医学会放射肿瘤学分会青年委员(第8届),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中国抗癌协会肿瘤放疗专业委员会肺癌学组委员上,上海抗癌协会放射肿瘤学专业委员会委员,上海抗癌协会胸部肿瘤专业委员会委员,上海抗癌协会脑转移肿瘤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医师协会放疗营养专业委员会委员,上海市医学会肿瘤放疗专科分会委员,立体定向放疗学组副组长。

肺癌脑转移现状及临床诊疗策略

脑转移治疗策略在西方国家被称为肿瘤治疗的圣杯,因为圣杯已经遗落多年,如果能够找到,有宗教情节的这些医生和群众就认为能解决很多事情。现在脑转移被认为是肺癌治疗的重量级问题,原因在于肺癌患者发生脑转移的概率非常高。美国去年披露的文献显示,在现今诊断模式下,初始诊断为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患者中10.8%已伴有脑转移,而随着今后肺癌治疗疗效的提升,脑转移的问题将特别多。肺癌脑转移发生率远远超出其他瘤种,如初始诊断为乳腺癌的患者中只有0.4%伴发脑转移,两者差别明显。随着对肿瘤生物学的了解,现在发现基因突变的患者发生脑转移的概率也相当高。总之,肺癌脑转移发生率升高导致肿瘤治疗难度增加,给患者生存带来威胁等,现已成为肺癌治疗中相当重要甚至已经是核心问题。

合并CNS转移的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的一线治疗方案选择

中枢神经系统(CNS)包括神经、脑膜、血管、颅骨和脑室等,这些都是潜在的CNS转移部位。FLAURA研究是使第三代TKI向一线推进的非常重要或者说最重要的研究,研究中大量的脑转移患者入组后接受了第三代TKI奥希替尼的治疗,另一组接受了标准第一代TKI治疗,结果显示奥希替尼能够使脑转移患者的无进展生存(PFS)明显延长,中位随访12.4个月时CNS PFS尚未达到,而使用第一代TKI治疗的患者组的PFS只有13.9个月,两者差异显着(HR=0.48;P=0.014)。同时,奥希替尼治疗组的客观缓解率(ORR)高于第一代TKI,在CNS全分析集中两组ORR分别为66% 和43%。

另外,对FLAURA研究中没有脑转移的患者亚组分析发现,相比于第一代TKI,使用第三代TKI治疗后CNS进展事件更少、CNS新发病灶更少、因CNS有新发病灶导致的进展更少(12个月CNS 进展率 8% vs 24%),第三代TKI降低了脑转移的发生风险。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TKI都有这样的作用,如近期上市的第二代药物达可替尼,在上市研究中没有入组脑转移患者。而第三代药物入组相当多的脑转移患者并且取得了相当明显的疗效,以上是脑实质转移的治疗情况。

脑膜转移是脑转移特殊的亚型。目前对于脑膜转移患者,如何进行药物毒性管理,如何安全治疗脑膜转移的问题仍无法解决。现有数据显示,以奥希替尼为代表的第三代药物在脑膜转移治疗中取得了很好的数据。与既往BLOOM研究(奥希替尼160mg qd)的有效性结果相似,2019年欧洲肺癌大会(ELCC)上报道的前瞻性AURA LM研究中,既往EGFR TKI治疗进展后EGFR T790M突变阳性的脑膜转移患者接受奥希替尼80mg qd治疗有很好的疗效,ORR为55%,完全缓解(CR)率为27%,结果激动人心。因此,对初治患者、有T790M突变的患者,采用第三代药物治疗有很大的希望。

对于脑转移患者的靶向治疗,新的药物、新的联合方式、整体更精准的选择,一直是很重要的研究方向。在联合治疗方面,2019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大会披露奥希替尼联合贝伐珠单抗一线治疗脑转移患者具有非常好的疗效,研究纳入49名患者,中位PFS 达到18.4个月,只有2例患者产生颅内进展。因此,新的问题一直产生,而新的可能性也层出不穷,相信脑转移的药物治疗还会有新进展。

EGFR TKI联合放疗在CNS转移中的应用

在脑转移治疗中,虽然靶向药物取得成功,但是放疗的地位仍不可替代。当然毫无疑问,脑转移治疗模式需要优化,第三代靶向药物和放疗的优化已提上日程。脑转移不是单纯的大小、数量或者生物学问题,而是一个综合问题。部分患者通过靶向药物治疗可以获得很好的疗效,但是脑膜转移获得完全缓解的患者比例不高,还有很多患者只能取得部分缓解,甚至还有症状。如何延长PFS时间,甚至对某些患者通过结合放疗取得长期控制,不产生后续复发,是我们需要达到的目标。现有数据还不足以总结出成熟模式,但是由于第三代药物相较于第一、二代TKI取得更大的成功,如果细分这些患者,干预后获得部分缓解或者完全缓解后,控制颅外病灶,协助全身性治疗,进行个体化或者差异性的治疗。另外,由于患者生存时间长,需要更多EGFR TKI联合放疗的安全性问题。总而言之,采用新的治疗模式有可能让部分患者得到长期控制,甚至有治愈的可能,但要注意延长生存期后的损伤问题,这也是开展脑转移治疗研究的方向之一。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
  1. 2019-12-19 做好自己的事

    学习了 继续努力

    0

  2. 2019-12-19 做好自己的事

    学习

    0

  3. 2019-12-07 thm112988

    0

相关资讯

集百家之所长,融百家之所思,中华肺癌学院助力中国肺癌诊疗发展

2019中华肺癌学术大会暨中华肺癌学院成立启动仪式在上海举行,大会由中华肺癌学院、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中华医学会放射肿瘤治疗学分会、中华医学会病理学分会、中华医学会杂志社、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中华肿瘤杂志、肿瘤研究与临床杂志共同主办,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承办。大会秉持协同、规范、交流和提高的宗旨,汇聚全国肺癌专业力量,规范肺癌诊疗行为,提高肺癌诊疗水平。采访了上海交通大学

液态活检助力肺癌诊断,开启精准治疗新时代

过去二十年间,随着对肺癌相关研究的深入,化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等治疗手段不断推陈出新,肺癌治疗水平得到了长足进步。而肺癌患者的精准治疗离不开分子生物学及诊断科技的发展,液态活检作为新兴的检测技术在肺癌临床中的应用日趋成熟。

关爱每一位肺癌患者,注重疗效更要关注生活质量

近年来肺癌的治疗发展迅速,但肺癌在我国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仍然居高不下。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呼吸内科的周建英教授,介绍肺癌治疗现状与发展趋势,解析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临床治疗热点。

不一样的组合疗法——免疫治疗联合PARP抑制剂在肺癌的探索前景

临床上对于免疫治疗的探索从未止步,其发展也可谓是日新月异,随着PACIFIC研究的一系列重磅结果的公布,免疫治疗的应用也愈发受到重视。近日有幸采访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褚倩教授教授,就免疫治疗的新应用和热点问题进行专访。

PACIFIC风暴推动免疫治疗向更早期肺癌治疗迈进

近年来免疫治疗在IV期NSCLC治疗上取得巨大成功,因此开始尝试在更早期的Ⅲ期NSCLC进行探索,基于PACIFIC研究结果,免疫治疗在Ⅲ期不可切除NSCLC治疗中也取得令人欣喜的结果。PACIFIC研究是一项针对Ⅲ期不可切除NSCLC的研究,在同步放化疗后未出现疾病进展的患者中分别给予PD-L1抑制剂Durvalumab(简称“I”药)巩固治疗或安慰剂,继而对比两组的疗效差异。PACIFIC

ESMO Asia|达可替尼大大改善OS,亚裔和21 L858R突变患者均显著获益

2019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亚洲大会(ESMO Asia)在新加坡盛大召开,来自中国香港的Tony Mok教授在大会上报告了ARCHER 1050研究延长随访后的总生存(OS)数据。结果表明,达可替尼一线治疗EGFR敏感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较第一代的吉非替尼,在整体人群中提高了7.1个月的OS(中位OS:34.1个月 vs 27.0个月),在亚洲患者中OS提高8.6个月(中位OS: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