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咖啡灌肠抗癌,有科学依据吗?

2019/7/9 作者:医咖会   来源: 医咖会 我要评论3
Tags: 咖啡灌肠  

目前市面上有很多利用饮食和排毒疗法来抗癌的宣传,较为有名的是Max Gerson博士和Nicholas Gonzalez博士提出的两种方法,都是摄入过量营养物质,再通过咖啡灌肠来排毒。尽管缺乏严格的、经过同行评审的临床前研究和随机对照试验(RCTs)证据,但这些方案已经在很多人中得以应用。支持者们声称这种疗法已经成功治疗了各种癌症,但该疗法有科学依据吗?

近日,《Lancet Oncology》上一篇文章对咖啡灌肠发表了观点评论。



饮食干预并没有直接的抗癌特性

Gerson和Gonzalez疗法基于一个理论,癌症是体内毒素积累导致的。他们提出的替代治疗方案都包括过量的营养摄入,然后解毒以纠正生理失衡,刺激代谢进程,促进自我修复,并协助身体杀死肿瘤细胞。基于癌症患者缺乏胰腺酶的假设,这些疗法都需要补充胰腺酶以及营养素,这是促进蛋白消化且破坏有缺陷细胞所必需的。

尽管流行病学证据表明某些饮食调整策略可能会降低癌症风险,但没有任何饮食相关因素的RCT明确表明这些方法可作为癌症的预防或治疗措施。营养干预疗法的循证证据很少,特别是营养干预本身可以成功治疗癌症并延长患者生存期的证据。

Baldwin等回顾了1981年至2010年发表的126项研究,其中13项为RCT(包括1414名患者),比较了口服营养干预疗法联合化疗,放疗或手术,与标准治疗方法的疗效。除了头颈部或消化系统癌症术后易患营养不良的患者外,这些干预措施对其他癌症患者的生存均没有影响。某些饮食干预可能会改善生活质量并提高营养不良患者的生存率,但还没有研究表明营养干预具有任何直接的抗癌特性,尽管针对这个假设已经有过大量的研究。

除膳食调整外,Gerson和Gonzalez的疗法都使用咖啡灌肠来提高肝脏消除毒素的能力,这些毒素可能源自肿瘤和受损组织。排毒的基本原理源于自体中毒的概念,或者体内产生有毒物质导致身体中毒的状态。Gerson研究团队还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当饮食来源的毒素会在身体组织中沉积,如果不清除,会使肝脏中毒。咖啡灌肠被认为有效,是因为咖啡因直接通过直肠静脉进入肝门静脉,引起胆管扩张,毒素分解物通过结肠壁排出。

医疗界几乎在100年前就舍弃了“自体中毒”这个诊断,科学并不支持这一假设。相反,有各种研究表明,急性、长期口服咖啡会提高血浆抗氧化能力的各种指标水平,并可能对某些组织中的DNA损害具有保护作用。有少数证据表明,咖啡中的非咖啡因成分,如二萜类化合物,可能会天然减缓某些癌症的进展。尽管这些刚萌芽的理论似乎支持咖啡具有解毒潜力,但是咖啡经肠道灌入与其治疗效果的科学原理是不相符的。

咖啡灌肠 vs 饮用

据说,咖啡灌肠优于饮用的原因有三个:咖啡因更有效地扩张胆管以改善胆汁流动;结肠更有效地吸收二萜类化合物,增加肝脏解毒酶的产生;血液中的毒素穿过肠壁渗入到灌肠剂中,由于灌肠的持续存在,毒素会被阻止再次进入血液循环中。

首先,在一项交叉研究中,为相同的患者在不同的时间点通过两种途径(口服,灌肠)给予咖啡,结果发现,口服后咖啡因的最大血清浓度(maxC)和曲线下面积(AUC)远远高于咖啡灌肠后的咖啡因水平。不同于口服时咖啡因完整的生物利用度,咖啡灌肠后,部分会经由门静脉绕开肝脏,是一种相对效率较低的给药方法。

此外,研究发现,无咖啡因和含咖啡因的咖啡,均可以导致胆囊体积缩小,该能力是生理盐水的三倍,提示咖啡因不是咖啡控制胆汁流动的唯一成分。

其次,回肠造口术患者可吸收90%的二萜类化合物,如咖啡醇和咖啡豆醇。这一比例表明咖啡的有益成分实际上是在小肠吸收而不是结肠,然而咖啡灌肠时,大部分灌肠液是在结肠中。可见,口服咖啡醇和咖啡豆醇比结肠灌肠更有效率。

这些数据清楚地表明,咖啡灌肠的基本原理没有得到科学证实。

咖啡灌肠缺乏循证证据支持

有报道显示,咖啡灌肠已经导致两名癌症患者死亡,这些患者发生了液体和电解质异常。灌肠也可能导致败血症,昏迷,脱水,结肠炎和便秘。这些不良反应也可能与饮食干预或灌肠本身有关。咖啡灌肠的直接影响包括严重的直肠烧伤和直肠穿孔。这些不良反应可能导致癌症患者产生严重并发症,而癌症患者通常存在免疫缺陷且愈合过程缓慢。

总之,对科学证据的全面审查,表明了用饮食和解毒方案取代循证医学治疗方案的错误和风险。尽管Gerson研究团队声称医学文献中已有“200多篇文章”证明疗法的有效性,但这种说法充其量只是误导。

在PubMed上使用检索词“Gerson therapy”进行检索,结果显示有八篇文章对其进行了报道,其中只有两篇附带原始数据。通过对Gerson研究团队声称的治疗获益患者进行的三项独立分析发现,并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有效性,另外一项针对六个Gerson病例的综述,由于存在混杂变量(如合并疗法和缺少记录)而无法得出什么结论。

Gerson研究组织只发表了一项临床试验(在墨西哥蒂华纳的一家医院完成),该试验评估了黑色素瘤患者的5年生存率。该研究称,3期和4期黑色素瘤患者的总生存优于历史对照,而且局部黑素瘤患者的5年生存率为100%。

然而,该研究有大量的方法学错误,完全破坏了其可信度。患者数据的收集不符合科学数据收集和报告的严格要求,如未能在治疗开始时记录黑色素瘤的病理分期,不确定患者是否依从了治疗方案。

这项研究是在1995年开展的,自1995年以来,因为循证治疗方案的创新突破,黑色素瘤的5年生存率得到了显着改善。尽管有如此明显和令人兴奋的医学进展,但Gerson研究组织仍然声称缺乏有效的黑色素治疗方法,并且欺骗性地表示他们的疗法优于标准疗法。

同样,Gonzalez博士提出了他认为可以代表其治疗方案有效性的50例病例。1998年开始的一项临床试验,对比了Gonzalez疗法(n = 32)与标准吉西他滨疗法(n = 23)在胰腺癌患者中的疗效,结果发现,吉西他滨的中位总生存期是Gonzalez疗法的3倍(Gonzalez疗法中位总生存期为4.3个月,而吉西他滨疗法为14个月),2005年该研究被关闭。

这项研究的结果表明,单独使用营养和解毒疗法来治疗癌症是不道德的,而且也没必要进行进一步研究,因为从这些试验和患者得到的科学进展都是可疑的。正如Marcus及其同事所说,“再来一项阴性试验,会改变那些无视已有阴性证据并甘冒法律风险的人的做法吗?”

提倡Gerson和Gonzalez疗法的医生,要么不知道已经存在如此多不利的循证证据,要么故意对证据视而不见。这些组织夸大了自身疗法的好处,Gonzalez声称该疗法的成功率为75%,而Gerson研究团队和Gerson研究组织仍称其疗法对黑色素瘤5年生存率具有优势。

成千上万的癌症患者已经参与过营养干预和咖啡灌肠解毒的临床试验,但没有一项试验表明其有任何直接的抗癌作用,相反,许多研究结果表明该疗法对癌症患者有害。

参考文献:Lancet Oncol. 2019 Jul;20(7):913-914.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txqjm

谢谢了,学习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9/7/10 8:02:13 回复

139********(暂无匿称)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9/7/10 5:46:32 回复

飛歌

学习了很有用不错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9/7/10 0:28:50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