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 Allergy Asthma Immunol:氯雷他定-伪麻黄碱和氟替卡松鼻喷雾剂治疗过敏性鼻炎的鼻腔气流比较

2021-06-09 AlexYang MedSci原创

过敏性鼻炎是世界上最普遍的疾病之一,影响到全球高达30%的人。在患有季节性变应性鼻炎的个体中,吸入性过敏原如豚草、草和树花粉能够引起免疫球蛋白E (IgE)介导的反应。这种反应涉及炎症介质的释放,引起

过敏性鼻炎是世界上最普遍的疾病之一,影响到全球高达30%的人。在患有季节性变应性鼻炎的个体中,吸入性过敏原如豚草、草和树花粉能够引起免疫球蛋白E (IgE)介导的反应。这种反应涉及炎症介质的释放,引起的症状包括鼻塞、鼻窦压力、鼻出血、打喷嚏、鼻子和喉咙发痒,以及眼睛发痒和流泪。组胺在大多数这些症状的表现中起着关键的作用。

尽管已知口服抗组胺/伪麻黄碱复方片在治疗过敏性鼻炎时的起效时间比鼻内皮质类固醇喷雾剂快,但变化的幅度还没有进行测量比较。此外,鼻子里喷出液体的感觉可能导致患者误以为鼻内类固醇喷雾剂会立即发挥作用。

近期,有研究人员对过敏性鼻炎症状(包括鼻塞)的参与者,通过单剂量的氯雷他定/伪麻黄碱片(LP)和丙酸氟替卡松鼻腔喷雾剂(FP)治疗后,进行了鼻腔气流变化的数字评估

研究是一项单中心、双盲、安慰剂对照的交叉研究,评估了对豚草花粉敏感患者的客观鼻气流变化。参与者随机分配到四个治疗序列中的一个,在环境暴露单元(EEU)中暴露花粉后的四小时内测量其鼻腔吸气流量峰值(PNIF)。结果发现,在研究过程中,LP的PNIF平均变化为31%,明显高于安慰剂和FP(分别为12%和15%;P<0.001)。然而,与安慰剂相比,FP并没有产生明显的变化。在用药后一小时,LP显示PNIF增加了31%(具有临床意义),而FP只显示了8.6%的增加(P<0.001)。鼻腔气流改善与鼻腔通道的开放有关,能够使充血的病人能够更自由地呼吸。

PNIF变化情况

综上所述,在EEU中,豚草花粉挑战后,单剂量的LP能迅速而明显地改善鼻腔气流,而FP并没有显示出同样的益处

原始出处:

Charlene C Ng , Daniel Romaikin , Lisa M Steacy et al. Comparative Nasal Airflow with Loratadine-Pseudoephedrine and Fluticasone Nasal Spray for Allergic Rhinitis. Ann Allergy Asthma Immunol. May 202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1-06-09 ms4000000932890622

    很好

    0

相关资讯

Int Arch Allergy Immunol:鼻内镜在过敏性鼻炎和屋尘螨舌下免疫疗法中的作用

在过去的30年里,舌下免疫疗法(SLIT)被广泛认为是治疗过敏性鼻炎(AR)的一种安全有效的治疗方式,能够改变过敏性疾病的自然进程。在评估SLIT疗效的众多方法中,主观评估,如鼻部症状总分(TNSS)

Am J Otolaryngol:过敏性鼻炎影响鼻腔手术成功率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SA)的特点是上呼吸道多层次的气道阻塞。鼻子在上呼吸道的总阻力中贡献率占50%以上;鼻腔呼吸具有重要的生理功能,包括加湿、加热和过滤。鼻腔阻塞在OSA患者中很常见;它导致睡眠结构

Ann Allergy Asthma Immunol:SLIT片剂治疗过敏性鼻炎的进展分析

过敏性鼻炎(AR)可以与结膜炎(C)同时发生,是一种IgE介导的炎症,会引起打喷嚏、鼻塞、鼻出血和鼻痒症状。据估计,受AR的影响的人群比例为10-30%,且AR对生活质量有相当大的影响。在临床实践中可

【盘点】近期过敏性鼻炎的免疫治疗进展

【1】J Allergy Clin Immunol:猫尾草皮下和舌下免疫疗法对过敏原特异性IgA反应的不同诱导作用

Allergy Asthma Clin Immunol:早期宠物暴露与ADAM33甲基化模式的交互作用对过敏性鼻炎的影响

过敏性鼻炎(AR)是一种常见的IgE介导的疾病,包括鼻塞、鼻痒、打喷嚏等症状以及眼部症状。AR是一种由遗传和环境因素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引发的多因素疾病。经典的遗传关联研究,包括全基因组关联研究(G

Eur Arch Otorhinolaryngol:过敏性鼻炎如何影响COVID-19的严重程度?

2019年12月,中国武汉市出现导致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ARDS)的SARS-CoV-2,并成为一种迅速蔓延的大流行病。2020年2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命名由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疾病为2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