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TT:王红艳团队发现法洛氏四联症关键信号分子

2022-06-01 胸外新前沿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

这一研究也为人类认识和防控重症先天性心脏病提供了更新的视角。

先天性心脏病是全球发病率和死亡率居首位的出生缺陷,是5岁以下儿童死亡的首要原因。法洛氏四联症(TOF)是重症先天性心脏病之一并常伴有紫绀表型,由于发病机制不明,TOF的防、诊、治面临重大的挑战。尤其是随着“二孩”和“三孩”政策全面实施后,预计因高龄、高危孕妇比例增加等原因,TOF在很长一个时期内可能维持高发甚至上升趋势。

近期,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王红艳教授团队和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赵健元研究员合作研究,发现了法洛氏四联症的重要诱因。5月30日,Signal Transduction and Targeted Therapy杂志发表了其研究成果:Master MicroRNA-222 Regulates Cardiac MicroRNA Maturation and Triggers Tetralogy of Fallot

TOF的表型复杂,其发生过程中涉及多种心脏发育信号的失调。MicroRNA作为一种参与表观调控的非编码单链RNA分子,成熟miRNA协调着胚胎发育中众多关键过程,包括许多心脏发育相关基因的表达,在心脏发育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国内外研究者在TOF病人中发现了许多差异表达的microRNA,但这些microRNA的生理功能以及在TOF复杂表型形成中的作用仍然未知。

该研究发现在人胚胎发育早期,miR-222通过表观抑制microRNA成熟中负责第二步的关键酶DICER1和AGO2表达,阻滞心脏microRNA的成熟加工并诱发TOF。

研究人员在临床样本中发现,人胚胎发育早期心脏中miR-222表达的异常升高与TOF的发生相关;进一步利用基因编辑构建胚胎心脏专一性miR-222过表达小鼠模型后,发现miR-222的高表达可导致小鼠心脏出现TOF中的各类表型,包括室间隔缺损、主动脉骑跨、肺动脉狭窄和右心室心肌肥大。该结果不仅证实了临床发现中miR-222与TOF的因果关系,也是国际上首个通过编辑microRNA获得的TOF动物模型。在分子机制探索中,研究人员结合高通量筛查和分子细胞生物学分析发现,miR-222特异性抑制microRNA合成中关键酶DICER1和AGO2的表达,进而控制着全细胞水平成熟microRNA生成量。在具体致病通路的解析中,研究人员揭示了水平升高的miR-222通过DICER1-AGO2轴向下调miR-133a致心肌肥厚;miR-222增加细胞的氧化压力诱发铁死亡进而导致TOF形成。心肌肥厚和铁死亡增强等表型能够被miR-122抑制剂、增加DICER1或者AGO2所逆转。

特别有趣的是,在模型小鼠中使用促进miRNA成熟的依诺沙星(enoxacin)或者铁死亡抑制剂铁抑素(ferrostatin-1)能够极为显著地降低各类TOF表型和阻止TOF发生,展现出精准高效的防控作用。

该研究提示,在microRNA网络中也存在着中枢或主控microRNA(master microRNA),它调节了心脏发育过程中诸多microRNA的时空表达差异性及彼此之间的相互作用,有助于我们理解和解释TOF复杂表型的原因。MicroRNA成熟涉及由pri-miRNA到pre-miRNA的第一步以及由pre-miRNA到成熟miRNA的第二步。既往研究表明决定miRNA成熟中第一步的关键酶DRASHA和DGCR8的遗传性表达失衡直接影响干细胞向三个胚层的分化(Nature,2021),而在胚胎期心脏发育中高表达的miR-222,通过协同抑制miRNA成熟中顺次的第二步关键酶DICER1和AGO2最终导致了严重的心脏畸形TOF表型,这也是在已知miR-222与心衰或者心梗相关联的报道基础上,首次确认miR-222在心脏发育中的主控作用。这一研究也为人类认识和防控重症先天性心脏病提供了更新的视角。

复旦大学李超和李红豆博士为本文共同第一作者,复旦大学王红艳教授和赵健元研究员为共同通讯作者,该研究得到了复旦大学发育生物学研究所陶无凡教授,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姚晓英主任,南京大学医学院杨中州教授和黄心怡博士,南通大学刘东教授,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王永明教授,上海实验动物中心赵莹博士的大力支持。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鸡蛋上绣花很牛逼?不如来看看心脏上的“绣花术”!

先天性心脏病,很多人谈之色变!因为它是我国新生儿最常见的先天畸形,也是导致新生儿死亡最多的疾病之一!

JAHA:妊娠对法洛氏四联症术后的女性有影响吗?

法洛氏四联症(TOF)修复术后的心血管结构重塑是否会对怀孕造成影响尚属未知。近日,在国际心血管权威杂志JAHA上发表了一篇旨在评估TOF修复术后孕妇的心血管对妊娠适应性的改变是否会引起血液动力学的不稳定,尤其是右心室扩张、肺动脉反流或主动脉根部扩张。本研究是一个回顾性分析临床研究,纳入的研究对象是行TOF修复术后的孕期妇女,在其第一次怀孕前后各进行一次心脏磁共振检查(基线心室收缩末期容积指数为49

阜外医生监测技术有助识别法洛氏四联症术后撤机时间

阜外医院学者研究提示,应用PICCO 技术床旁量化监测血管外肺水指数(EVWI)和肺血管通透性指数(PVPI),有助于评估法洛氏四联症(tetralogy of fallot,TOF)根治术后肺内渗出,识别粗大体-肺侧枝,可以帮助临床医生快速做出决策,积极处理有意义的体-肺侧枝。根据研究者的监测结果,结合EVWI 和PVPI 分析对于发现肺内渗出和识别有意义的体-肺侧枝具有重要的意义,EVWI 特

Heart:婴儿法洛氏四联症的手术方式选择

婴儿法洛氏四联症(ToF)的治疗在近二十年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得益于外科修补术(PrR)和经导管右室流出道缓解(RVOTd)的增多,和体肺分流(SPS)术的减少。本研究的目的旨在比较这些治疗方法的效果及预后。本研究纳入了2000-2013年英国数据库中所有接受手术修补治疗且不合并其他复杂畸形的ToF婴儿(n=1662,平均年龄181天)。其中接受PrR治疗的有1244例,SPS的有311例,RVOT

CIRC RES:目前很大法洛氏四联症队列的全外显子测序研究

罕见的遗传变异在先天性心脏病的发生中起到重要作用,但目前尚缺乏对散发性法洛氏四联症(TOF)的大型遗传研究。本研究的目的旨在通过全外显子测序(WES)对一个目前最大的散发性TOF队列进行遗传变异的研究。本研究对829名散发性TOF患者进行了WES测序,分析结果显示,NOTCH1 基因是最常见的变异基因,共在37个先证者中发现了31处变异(4.5%; 95% [CI]:3.2-6.1%),包括7个功

JACC:分期手术治疗新生儿法四患者的早期死亡风险明显更低

对于新生儿时期就有临床表现的法洛氏四联症(TOF)患者,最佳的治疗方法尚存在争议。本研究的目的旨在比较和评估完全和分期手术对新生儿TOF患者的疗效。本研究纳入分析了国家儿童健康数据库的在出生后30天内接受完全或分期手术治疗的TOF患者,主要终点事件是术后2年随访时间内发生死亡。最终共纳入了2363名TOF患者(1032名完全手术组和1331名分期手术组),共有239名患者死亡。在2年随访时间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