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波教授专访:non-pCR乳腺癌治疗新添利器

2020-04-09 佚名 肿瘤资讯

T-DM1作为乳腺癌治疗领域首个ADC类药物,现已在我国获批上市,用于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新辅助治疗后未达病理学完全缓解患者术后的强化辅助治疗。那么,该药的化学结构和作用机制是怎样的?在临床使用中具

T-DM1作为乳腺癌治疗领域首个ADC类药物,现已在我国获批上市,用于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新辅助治疗后未达病理学完全缓解患者术后的强化辅助治疗。那么,该药的化学结构和作用机制是怎样的?在临床使用中具备哪些优越性呢?

新辅助治疗选择抗HER2治疗的适应证

新辅助治疗模式的设立来源于对乳腺癌的认识。乳腺癌是一种全身性疾病,在分子分型基础之上,针对HER2阳性的乳腺癌,新辅助治疗已经具有包括抗HER2治疗在内众多的治疗手段。新辅助治疗后,患者可以获得三大收益,其一,使得不可手术的患者成为可手术的患者;其二,使不可保乳的患者成为可保乳的患者,如今,亦提出保留腋窝的设想;其三,具备药敏提示作用,获取治疗信息,能对后续治疗方案的制定提出指导。如今,新辅助治疗是以疗效为导向。

在抗HER2治疗出现之前,HER2阳性患者的复发率较高,在抗HER2治疗出现后,特别是双靶治疗模式的出现,极大改善了HER2阳性患者的预后,同时,也为新辅助治疗提供了更好的手段。对于HER2阳性的乳腺癌,目前临床上推荐肿块大于2cm或腋窝淋巴结阳性的患者,首选抗HER2的新辅助治疗。

尽管双靶治疗联合化疗可以得到非常好的新辅助治疗效果,然而,仍然约有30%的患者在完成新辅助治疗进行手术后未能达到病理学完全缓解(pCR),对于这部分非病理学完全缓解(non-pCR)的患者而言,需要进行强化辅助治疗。

KATHERINE研究:开启non-pCR乳腺癌强化辅助治疗新篇章

近年来,抗HER2的药物层出不穷,包括传统的靶向药帕妥珠单抗、曲妥珠单抗,亦出现了ADC类药物T-DM1(恩美曲妥珠单抗)。鉴于HER2阳性患者的高复发风险,因此,针对HER2阳性乳腺癌,应充分利用好新辅助治疗平台,为辅助治疗和晚期治疗提供参考。

pCR是新辅助治疗后最佳的预后预测指标,亦是新辅助治疗,特别是抗HER2的新辅助治疗新的决策点。对于完成新辅助治疗的术后患者,未达到pCR相比pCR,复发风险更高。因此,对于抗HER2新辅助治疗后仍然有残存病灶的乳腺癌患者,学者们展开了唯一一项针对此类患者进行强化辅助治疗的KATHERINE研究,其结果提示与曲妥珠单抗相比,使用T-DM1进行强化辅助治疗,患者的复发风险下降50%,T-DM1治疗组的无浸润疾病生存率(IDFS)较对照组绝对差异达到了11.3%,显示出生存获益。基于该研究的结果,T-DM1是目前抗HER2新辅助治疗后仍旧有残存病灶的乳腺癌患者强化辅助治疗的标准方案。

T-DM1:优越性来源于ADC机制

对于新辅助治疗后non-pCR的HER2阳性患者,由于其预后往往较差,因此这部分患者后续的治疗一直是临床上关注的重点,而T-DM1的获批为临床医生提供了强有力的武器。T-DM1是首个获批的ADC药物,由曲妥珠单抗、DM1(美坦辛衍生物)通过硫醚连接体偶联而成,每个曲妥珠单抗结合平均3.5个DM1分子。其中,曲妥珠单抗是经典的乳腺癌抗HER2药物;微管蛋白抑制药物DM1能够提供强效的细胞毒作用;而硫醚连接体用于使药物结构稳定,避免靶外毒性。因此,T-DM1具有靶向、强效和稳定的特点。该药相比双靶联合化疗,一方面增添了“生物导弹”的作用,通过抗HER2药物与肿瘤细胞识别,内吞后才释放细胞毒药物,使得治疗精确而又高效;另一方面其既具备细胞毒药物DM1,又具备抗HER2成分,因此,本身抗体和细胞毒药物相互协同,产生1+1>2的效果。基于其作用机制,临床上对于T-DM1该药物具有非常高的期望,而KATHERINE研究的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无论激素受体状态、淋巴结状态以及采用何种新辅助抗HER2方案,新辅助治疗后non-pCR患者T-DM1治疗组的IDFS均获益。总之,与曲妥珠单抗相比,T-DM1不仅可以能够发挥本身曲妥珠单抗的作用,还可以靶向发挥DM1抗微管作用,能够更加高效的杀伤肿瘤细胞,而与化疗药物相比,T-DM1中曲妥珠单抗与高效强效抗微管药物DM1之间存在的硫醚键连接体,能够保持DM1的惰性状态,仅针对肿瘤细胞发挥杀伤作用,因此可以降低化疗毒性。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JAMA Oncol:延迟靶向术中放疗与全乳放疗对乳腺癌局部复发和存活的影响(TARGIT-A长期结果)

传统的乳癌辅助放射治疗,每天进行为期数周的放射治疗,既繁重又昂贵。有些患者可能不得不选择切除乳房,有些人可能会放弃放疗。研究确定延迟的二次手术靶向术中放疗(TARGIT-IORT)是否比传统外照射放疗

Radiology:小心漏诊乳腺癌患者腋窝前哨淋巴结!

越来越多的乳腺癌患者在新辅助化疗(NAC)后进行了前哨淋巴结活检(SLNB)。

【盘点】2020年度J Clin Oncol杂志回顾汇总(三)

J Clin Oncol:2020年ASCO临床肿瘤学年度进展报告

王建东教授专访:ADC药物发力HER2阳性乳腺癌

抗HER2药物的出现,彻底改写了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预后。一直以来,国内抗HER2药物可及性较差,近年随着医药改革的推动,很多在国外临床实践中得到很好验证的抗HER2药物开始进入中国市场,T-DM

杨红健教授: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治疗策略

新冠肺炎疫情牵动国人心。尽管,现在抗击疫情战役已经捷报频传,然而,仍不能掉以轻心。早在2月份钟南山院士团队就指出肿瘤患者更易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根据当前疫情形势,一切向好,但仍不能松懈。那么,在疫情期间

Brit J Cancer:成年早期体重指数和体重增加与乳腺癌风险

只有在20岁时体重指数小于23.4 kg/m2的女性中,成年期体重增加才会增加绝经后患乳腺癌的风险。

拓展阅读

Brit J Cancer:吸烟与乳腺癌风险的关系

该MR研究提供了支持证据,表明吸烟者终生吸烟与乳腺癌风险之间存在潜在的因果关系,但每天吸烟量与其无关。

JNCCN:女性乳腺癌患者既往接受钼靶筛查对预后的影响

JNCCN:女性乳腺癌患者既往接受钼靶筛查对预后的影响

NEJM:绝经后乳腺癌患者采用芳香化酶抑制剂辅助治疗时间多长为宜?

在接受5年辅助内分泌治疗的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绝经女性中,将激素治疗延长5年与延长2年相比没有任何益处,但骨折风险更大。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击败耐药性,根除癌细胞!无复发、无转移的乳腺癌新药重磅出炉

乳腺癌,女性头号健康杀手,在全球女性中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列恶性肿瘤第一位。在乳腺癌患者中,约75%患有雌激素受体α(estrogen receptorα,ERα)阳

Radiology:并非技术越复杂结果越理想!乳腺MRI有话说

乳腺增强MRI对检测其他隐匿性乳腺癌具有极高的敏感性,但其作为补充筛查工具时的主要局限性是假阳率较高,进一步导致不必要的活检及手术。

Radiology:对乳腺癌幸存者来说,钼靶筛查已远远不够

早期筛查和先进的治疗方案降低了乳腺癌妇女的死亡率。因此,全世界乳腺癌幸存者的数量正在增加,现阶段在美国已有估计380万乳腺癌幸存者。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