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顽固性低血钾为表现的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合并Gitelman综合征一例

2020-05-12 邓子玄 张磊 陆静毅 中华糖尿病杂志

导读:报道1例以酮症酸中毒起病,治疗过程中出现顽固性低血钾的糖尿病患者,同时伴有高尿钾、低尿钙、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活性升高和代谢性碱中毒等特点,并最终经基因检测发现1个新的突变c.635G&

导读:报道1例以酮症酸中毒起病,治疗过程中出现顽固性低血钾的糖尿病患者,同时伴有高尿钾、低尿钙、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活性升高和代谢性碱中毒等特点,并最终经基因检测发现1个新的突变c.635G>T(p.G212V),从而确诊为Gitelman综合征。该病例提示在糖尿病酮症酸中毒治疗过程中如出现常规治疗无法纠正的低钾血症,同时合并低血镁、低尿钙、低血氯的患者需考虑合并Gitelman综合征的可能。

Gitelman综合征是一种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的肾小管性疾病,因基因SLC12A3发生突变导致噻嗪类利尿剂敏感的钠氯共同转运体蛋白功能缺失所致。临床表现为低血钾、低血镁、低血氯和低尿钙。由于症状不典型,Gitelman综合征往往被误诊或漏诊。糖尿病酮症酸中毒为内分泌代谢科常见的糖尿病急性并发症,其病理生理过程以及诊治过程中涉及多种电解质失衡。笔者报道1例以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合并低钾血症起病的患者,最终明确诊断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合并Gitelman综合征,并取得良好的治疗效果。通过分析本例患者的临床特点,剖析诊治经过中存在的问题,希望对类似患者的诊治有所帮助。

病例分享

患者女,35岁,主因口干、多饮1个月于2018年4月16日入院。入院前1个月患者出现口干、多饮症状,自觉每日饮水量较前明显增多,无多食或体重下降。入院前2天有大量进食史,1天前中午时分出现胸闷、四肢麻木,遂于外院就诊,经完善相关检查后诊断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并予补液治疗,而后至我院就诊。患者否认既往有高血压、高脂血症等慢性病史,半年前体检查空腹血糖正常。外祖父有糖尿病史。

入院后查体:体质指数25.4kg/m^2,体温36.5℃,血压125/80mmHg(1mmHg=0.133 kPa),神志清,呼吸19次/分钟,心率70次/分钟,律齐。皮肤弹性尚可,双肺呼吸音粗,未及干湿性啰音。腹软,无压痛及反跳痛,双下肢无水肿。辅助检查:血气分析pH 7.28(参考值7.35~7.45,下同),细胞外液剩余碱-8.4(正常参考值-3.0~3.0)mmol/L,随机血糖25.7mmol/L,血酮2.8mmol/L,尿酮体++,血钾3.2(正常参考值3.5~5.5)mmol/L,血钠136(正常参考值135~145)mmol/L。入院后给予补液、小剂量胰岛素治疗,同时静脉补液进行氯化钾补钾。

入院第2天复查血气pH 7.53,细胞外液剩余碱2.1mmol/L,尿酮转阴,血钾3.0mmol/L,改为皮下应用胰岛素泵控制血糖,同时继续补钾治疗并完善其他辅助检查。检查回报见糖化血红蛋白11.3%(正常参考值4.30%~6.50%),糖化白蛋白30.0%(正常参考值11.0%~17.0%),空腹C肽2.33(正常参考值0.82~2.50)ng/ml,餐后120分钟C肽4.39ng/ml,谷氨酸脱羧酶抗体7.3(正常参考值0.0~7.5)U/ml,酪氨酸磷酸酶抗体0.0(正常参考值0.0~7.5)U/ml。结合患者病史特点及实验室检查,诊断为"2型糖尿病合并酮症酸中毒"。

后续治疗中发现,患者在每日静脉补氯化钾3g以上,且饮食正常,无呕吐、腹泻等消化道症状的情况下血钾水平仍持续偏低,入院第3天至第5天随访血钾水平分别为2.7、2.8、3.0mmol/L。考虑到入院后患者顽固性低钾血症难以纠正,进一步完善血电解质及24小时同步尿电解质、甲状腺功能、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及血压监测等以排除其他引起低钾的内分泌疾病。患者血、尿同步电解质检查结果提示存在低血镁、尿钾相对增多(表1);直立位直接肾素浓度198.0(正常参考值4.4~46.1)μU/ml,直立位醛固酮19.3(正常参考值2.5~35.2)ng/dl,血浆醛固酮与肾素比值=0.1。24h动态血压提示全天平均血压109/63mmHg,甲状腺功能、肾脏影像学检查未见异常。综合患者尿钾排出增多,血压正常但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激活等特点,考虑Gitelman综合征可能。进一步完善SLC12A3基因突变筛查,发现患者SLC12A3基因中存在2个杂合致病突变,分别为核苷酸突变:c.1077C>G(氨基酸突变:p.N359K)和核苷酸突变:c.635G>T(氨基酸突变:p.G212V),确诊为Gitelman综合征(图1)。

表1 患者血尿电解质结果及治疗用药情况

1589188627926333.png

 

1589188644650894.png

图1 患者SLC12A3基因测序图及其参照序列,↑所指为突变位点,患者SLC12A3基因中存在2个杂合致病突变,分别为核苷酸突变:c.1077C>G(氨基酸突变:p.N359K)和核苷酸突变:c.635G>T(氨基酸突变:p.G212V),确诊为Gitelman综合征

而后,患者予门冬胰岛素30早25U、晚25U餐前5min皮下注射控制血糖,口服门冬氨酸钾镁片补钾、补镁治疗,每片门冬氨酸钾镁片含门冬氨酸钾(C4H6NO4K)158mg和门冬氨酸镁[(C4H6NO4)2Mg]140mg,剂量为1片/次,3次/天。住院第8天以"2型糖尿病合并酮症酸中毒,Gitelman综合征"出院,出院后使用预混胰岛素治疗,其后胰岛素用量逐渐减少,出院第3个月门冬30胰岛素用量减至20U/d,门诊随访糖化血红蛋白4.9%,遂停用胰岛素改为口服二甲双胍(500mg)3次/天口服及磷酸西格列汀(100mg)1次/天口服,继续药物及饮食补钾、补镁治疗。出院半年复查血钾为3.6mmol/L,血镁0.46mmol/L,糖化血红蛋白5.4%(表1)。

病例讨论

本例患者以酮症酸中毒起病,经补液、小剂量胰岛素及常规补钾治疗后出现难以纠正的低血钾情况;在排除甲状腺功能亢进症、醛固酮增多症等其他导致低钾的常见内分泌疾病后,结合患者同时存在低血镁,尿钾排出增多、低尿钙、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活性升高和代谢性碱中毒等特点,考虑Gitelman综合征,并最终经基因检测确诊。

 

Gitelman综合征患者多合并糖耐量异常情况。邵乐平等对67例经SLC12A3基因确诊的Gitelman综合征患者进行了研究,发现该人群中有47.8%(32例)患者存在糖代谢异常,其中19.4%为2型糖尿病患者(13例),与同年龄中国成年人相比,Gitelman综合征患者具有更高的糖尿病患病风险(分别为11.6%和19.4%),且糖尿病的发病年龄也更早(分别为34.5、23.5岁),与Tseng等的结论一致,其原因可能与Gitelman综合征导致的低血钾与低血镁有关。低血钾的严重程度与2型糖尿病的发生呈剂量相关性,而低钾引起的胰岛素抵抗也可在血钾水平恢复后得到缓解。此外,Suarez等发现低镁饮食的小鼠其胰岛素敏感性较对照组下降50%;Kandeel等报道,低镁环境中的脂肪细胞其胰岛素介导的葡萄糖氧化反应水平低于正常镁浓度中的细胞。

糖尿病酮症酸中毒以高血糖、高血酮、血钾升高和代谢性酸中毒为特点。同时在糖尿病酮症酸中毒的治疗过程中,胰岛素的使用、酸中毒的纠正、补液扩容等因素又可使血钾浓度下降。虽然Gitleman综合征与糖代谢异常有关,但合并糖尿病酮症酸中毒的Gitelman综合征病例报道较为少见,且以年轻的1型糖尿病病例为主,1例患者5岁时首先诊断为Gitelman综合征,9岁时诊断为1型糖尿病,而于14岁发生酮症酸中毒,既往病史较为明确;另1例患者为10岁男童,以糖尿病酮症为首发症状。与本例患者类似的是,该男童病程中合并持续低钾血症,并有低血压表现,最终诊断为1型糖尿病合并Gitelman综合征。而2型糖尿病性酮症酸中毒合并Gitelman综合征的病例则为首次报道。本例患者在治疗初期Gitelman综合征所产生的代谢性碱中毒表现被急性酮症酸中毒症状所掩盖,低血钾则因酮症酸中毒的存在而不能第一时间考虑其他可能病因,增加了诊治难度。在本例的初始治疗中给予了大剂量的静脉补钾以维持正常血钾浓度。

该患者的SLC12A3基因突变位点为c.635G>T(p.G212V)及c.1077C>G(p.N359K),均为错义突变。其中c.635G>T(p.G212V)为新发现的突变,在既往文献中未被报道,但同一外显子位置的致病突变p.G212S和p.G212D有过报道。上述突变位于钠-氯共转运子胞浆段,而p.G212在人类钠-氯共同转运蛋白超家族中高度保守,提示该区域对于蛋白的功能具有重要作用。另一处突变c.1077C>G(p.N359K)位于跨膜区域,在既往Gitelman综合征病例中曾有过报道。

糖尿病酮症酸中毒为临床上常见的糖尿病急性并发症,诊治过程中多合并钾、钠等电解质紊乱。若诊治过程中出现常规治疗无法纠正的低钾血症,应考虑到其他导致低血钾的病理因素,并积极完善相关检查以明确诊断,以免延误病情。尤其是同时合并低血镁、低尿钙、低血氯的患者需要考虑Gitelman综合征的可能。对于此类患者,除常规选择合适的降糖方案外,积极补充钾、镁,纠正电解质紊乱亦有利于血糖的控制。

原始出处:

邓子玄, 张磊, 陆静毅, 等. 以顽固性低血钾为表现的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合并Gitelman综合征一例 [J] . 中华糖尿病杂志,2020,12 (03): 186-188. DOI: 10.3760/cma.j.cn115791-20190407-00127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12-11 chen20201211

    学习了。

    0

相关资讯

Diabetes Care:1型糖尿病成年人大麻的使用与糖尿病酮症酸中毒风险增加有关

由此可见,1型糖尿病成年人使用大麻与DKA风险增加相关。提供者应告知其患者使用大麻可能引起DKA的潜在风险。

JCEM:SGLT2抑制剂增加了糖尿病酮症酸中毒的风险

由此可见,与非SGLT2i服用者相比,住院的SGLT2i服用者更有可能发生DKA。SGLT2i的使用与DKA的风险显著增加相关。

共识声明: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和高血糖高渗状态

2018年,国际儿童青少年糖尿病协会(ISPAD)发布了关于糖尿病酮症酸中毒(DKA)和高血糖高渗状态的共识声明,文章主要内容涉及糖尿病酮症酸中毒的定义和诊断、治疗、儿童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和高血糖高渗状态患者的管理、临床监测等。

NEJM:儿童糖尿病酮症酸中毒输液速率有要求吗?

由此可见,糖尿病酮症酸中毒患儿的给药速率和氯化钠含量均不影响神经功能预后。

宁光:内分泌代谢科,寻找营养代谢平衡点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国民经济的日益发展和国家对医疗卫生事业投入的增加,我国内分泌学事业步入了辉煌时代,不仅在临床上攻克了无数难题,更在科研上取得了丰硕成果,一大批中青年专家脱颖而出,—系列科研成果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分会的会员们不但获得国家和地方的各类科研奖项,还在国际高等级学术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受邀在国内外大型学术会议上作学术报告,在扩大国内外学术影响力的同时,也促进了一批科研成果应用于临

儿科:多饮多尿、神志不清1例

  摘要  患儿男性12岁,因间断多饮多尿半年,神志不清1天急诊入院。半年前当地医院诊断其为糖尿病,经胰岛素治疗并控制饮食病情好转出院。患儿出院后平日疏虞管理,不规律检测尿糖均在(3+)以上,入院前2日未注射胰岛素,处于昏迷状态。予他巴唑治疗,病情稍微稳定后家长要求出院。出院诊断为自身免疫性多腺体病综合征(APS) Ⅲ型,合并糖尿病酮症酸中毒,甲亢性心脏病。该病历提示,1.

拓展阅读

Diabetes Care:1型糖尿病青少年患者酮症酸中毒的发生率逐年增加!

从2010年至2016年,确诊为1型糖尿病或接近1型糖尿病的个体的DKA发生率逐年增加

Diabetes Care:新发或曾被诊断为1型糖尿病的儿童发生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后的认知功能

近日,一项随机的多地点临床试验评估了单次糖尿病酮症酸中毒(DKA)发作是否与新诊断的1型糖尿病儿童的认知能力下降有关,以及在考虑了血糖控制和其他相关因素的变化后,以前诊断过的儿童是否也是如此,研究结果

JCEM:2006-2016年美国儿童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入院的全国趋势

美国儿童DKA入院率上升了40%,弱势群体风险最高。进一步的研究应归纳这些人群所面临的挑战,以为制定减轻其DKA风险的干预措施提供参考,并解决全国范围内DKA发生率上升的问题。

22岁女子长期过量喝奶茶被送进ICU!奶茶对人的危害有多大?

近日,湖南长沙,一22岁女子由于每天过量饮用奶茶,导致糖尿病酮症酸中毒突然昏迷,被送进ICU抢救。经过医护人员的全力救治,虽然这次死里逃生,但她将终身与胰岛素为伴。

糖尿病酮症酸中毒ST段抬高,是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吗?

糖尿病酮症酸中毒(Diabetic ketoacidosis,DKA)是糖尿病急性并发症,源于高酮血症、高血糖症、代谢性酸中毒以及高钾血症等电解质异常发生改变所致。

深夜急诊故事|明明已危及生命,他却要回家喝水治疗!

记不清是深夜几点钟了,因为那晚一直在忙,忙到没有时间去看表,忙到一抬头就已经是天亮。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