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汗型外胚层发育不良胚胎植入前遗传学检测1例

2020-03-23 王喜良 郝冬梅 张金 生殖医学杂志

患者,女,出生时全身无体毛、睫毛及头发,双手及双脚皮肤过度角化,指甲发育不良,无汗毛孔,正常排汗。有汗型外胚层发育不良(hidroticectodermaldysplasia,HED)家族史,基因型为

患者,女,出生时全身无体毛、睫毛及头发,双手及双脚皮肤过度角化,指甲发育不良,无汗毛孔,正常排汗。有汗型外胚层发育不良(hidroticectodermaldysplasia,HED)家族史,基因型为GJB6(NM_006783.4,c.263C>T杂合突变,p.A88V)。2014年结婚,婚后同居生活,性生活正常,2016年孕5月行产前诊断,因胎儿为受累胎儿而引产。2017年来院要求行胚胎植入前遗传学检测(PGT)。

抽取患者夫妇及患者父母外周血,提取DNA,高通量测序。以GJB6基因(NM_006783.4chr13:20796101-20806534反向转录)编码区及外显子-内含子交界为目标区域,并在基因上下游选择若干单核苷酸多态性(SNP)位点作为遗传标记,检测SNP位点基因型,选择其中相应位点构建单体型,进行连锁分析。采用短效长方案进行促排卵,获得的卵子采用卵胞浆内单精子注射(ICSI)方式人工授精,胚胎培养,发育到囊胚时活检4~10个滋养层细胞,活检后的胚胎采用玻璃化冷冻法进行冷冻保存。对活检的滋养层细胞采用多重置换扩增方法(MDA)进行全基因组扩增。采用高通量测序技术,对染色体非整倍体、微缺失、微重复进行检测,分辨率为4Mb。以GJB6基因编码区为目标区域,并在基因上下游选择若干SNP位点作为遗传标记,检测SNP基因型,选择其中相应位点构建单体型。采用一代测序技术对致病变异位点进行验证。选择正常胚胎行复苏移植。妊娠16~18周抽取羊水进行一代测序验证。通过SNP连锁成功构建了单体型。患者促排获得了3个卵子,ICSI后均正常受精,2个胚胎发育到囊胚,进行活检。1枚胚胎非整倍体检测结果异常,1枚胚胎非整倍体检测结果正常。对非整倍体结果正常的胚胎进行单体型分析,结果正常。进行一代验证,结果正常,证明胚胎未携带致病变异(具体检测结果见表1)。

表1胚胎检测结果

 

1584871398603897.png

胚胎移植后第14天血HCG值为359U/L,4周见胎心、胎芽,获得临床妊娠。妊娠16周抽取羊水,产前诊断结果显示胎儿未携带致病变异。妊娠40+2周,剖宫产获得一名女婴,体重3200g,体检未见明显异常。

讨论

人体皮肤由胚胎的两个胚层发育而来,其中外胚层发育成表皮及附属器官。外胚层发育不良可导致外胚层来源的组织结构或功能异常。HED(OMIM129500)为一种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1],临床表现主要为毛发缺陷、甲营养不良和掌跖角化三联征,这些症状会对患者的身体和心理造成严重的不良影响[2-4]。该病的致病基因为GJB6(gapjunctionbeta6),编码缝隙连接蛋白Cx30。Cx30为一种缝隙连接通道蛋白,其变异可引起多种皮肤和其他器官的疾病[5-6]。目前发现的GJB6致病变异有4种,包括G11R、V37E、D50N和A88V,这4种变异都会造成氨基酸替换[7]。本病例中的患者经检测即为p.A88V变异。研究表明,p.A88V的改变可以使角质形成细胞内的ATP渗出到细胞外的基质中,ATP水平增高作为一个旁分泌信号可促进角质形成细胞的增生和分化,从而引起HED的相应临床表现[8]。

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行产前诊断有一半的患者要行流产或引产,会对孕妇及家庭带来极大的伤害。近年来随着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PGT技术逐渐应用。PGT使用分子遗传学技术,在体外培养的胚胎阶段即可获得胚胎的遗传特性,然后挑选不携带已知致病变异的胚胎移植。本病例采用PGT技术成功阻断了1例HED患者的垂直传递,帮助患者家庭生育了一名健康的孩子,对家庭和社会都具有非常大的意义。

参考文献略。

原始出处:

王喜良,郝冬梅,张金艳,侯开波,有汗型外胚层发育不良胚胎植入前遗传学检测1例[J],生殖医学杂志,2020,3(29).

阅读全文

相关资讯

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后双侧输卵管异位妊娠1 例

患者,女, 31 岁, G3P0,因“胚胎移植后第32 天,阴道流血10+天”就诊于我院。患者9 年前有异位妊娠史,曾接受甲氨蝶呤 注射治疗, 1 年前有自发流产病史。患者 1 个月前于外院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移植后第 12 天、第 14 天、第 21 天、第 24 天血 β-HCG 分别为 162mIU/ml、357mIU/ml、2547mIU/ml 及 2897mIU/ml。胚胎移植后第 26

深观察|丈夫死亡,就终止胚胎移植?医学伦理别机械

夫妻两人签了人工授精的医疗服务协议,但是男方突然不幸离世,医院却机械以“没有夫妻共同签字”为由,拒绝不继续履行服务协议,这合理吗?2018年10月,小敏(化名)与丈夫在温州某医院进行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治疗,并签署《体外受精和胚胎移植术同意书》。但不幸的是,不久丈夫突发疾病住院,小敏于是通知医院进行胚胎冷冻。丈夫去世后,小敏和公公(婆婆已过世)要求医院继续进行胚胎移植术,但遭到拒绝。无奈之下,小敏医院

NEJM:胚胎移植方式对非多囊卵巢综合征不孕女性活产率影响研究

研究发现,非多囊卵巢综合征不孕女性,胚胎移植方式对于持续妊娠以及活产率的影响不显著

人类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实验室操作专家共识(2016)

体外受精-胚胎移植(IVF-ET)技术已在我国大陆地区发展27年,近15年来,该项技术迅速成长,大批生殖中心在各地陆续建成。2001~2003年,卫生部主管部门颁布了一系列针对辅助生育技术的技术规范及管理办法,使得该项技术走向规范化,得到健康发展。2005年12月,中华医学会生殖医学分会(CSRM)成立,进一步促进了该学科的学术发展。近些年来,中华医学会生殖医学分会各方面专家在临床、实验室方面均积

取卵和胚胎移植之间的时间间隔会影响出生率?

随着实验室技术的不断优化,自IVF发展以来,促性腺激素被广泛应用于卵巢刺激和多卵母细胞摘取,以治疗不孕不育患者。近年来,这项技术获得了不菲的成绩。然而,不幸的是,受控卵巢过度刺激(COH)可能对子宫内膜容受性产生不利影响。据有关资料,COH期间,多次取卵以及多个卵子发育会导致血液中的超生理雌激素和早孕孕酮浓度升高,进而影响正常周期性子宫内膜的基因表达。这些改变将造成晚期子宫内膜容受期和胚胎内膜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