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 || 对肿瘤治疗和研究的影响

2021-01-23 太后殿下 张师前公众号

美国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Bakouny 等报告,COVID-19大流行几乎影响了癌症治疗和研究的各个方面——从给患者带来了新的风险到中断治疗和研究的连续性。虽然CO

美国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Bakouny 等报告,COVID-19大流行几乎影响了癌症治疗和研究的各个方面——从给患者带来了新的风险到中断治疗和研究的连续性。虽然COVID-19使癌症患者的治疗更复杂,但它也激发了创新性解决方案以应对临床医疗的挑战。(Cancer Cell. 2020 doi: 10.1016/j.ccell.2020.09.018)

癌症患者风险升高原因方面的研究进展非常迅速。癌症和COVID-19的交互作用仍存在许多有待了解的领域,为了明确医生对这两种疾病相互关系的了解并提出相应的建议。该项综述总结了4个方面的研究成果:癌症与COVID-19间的生物学关联;疾病大流行对患者医疗变化的促进作用;疾病大流行对癌症研究的影响;癌症研究方面可供COVID-19 治疗的见解。

COVID-19和癌症生物学

在癌症患者中,COVID-19感染可能特别严重。这可能是因为许多患者的免疫系统较弱,或为癌症本身的原因,或为治疗方法的原因,因此抵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能力较弱。

几项研究调查了系统性抗癌治疗(如化疗和靶向治疗),是否会增高患者的COVID-19易感性。但相关研究结果好坏参半,可能是因为这类研究集中在系统性治疗上,而不是针对特定药物开展的。

COVID-19最危险的结局之一是一种被称为细胞因子风暴的过激性免疫应答,它会损害肺组织和其他组织。接受免疫刺激疗法的癌症患者,如免疫检查点抑制剂、CAR-T细胞疗法和双 特异性T细胞嵌合疗法(BiTE),如果这些疗法产生的免疫应答攻击了正常健康的组织,就有发生并发症的风险;尤其是接受CAR-T细胞疗法和 BiTE疗法的患者,会出现一种被称为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的不良反应,类似于 COVID-19患者体内的细胞因子风暴。研究者推测:COVID-19可能会加剧某些免疫疗法患者的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但研究尚未明确这种情况正在发生。

COVID-19和癌症医疗

在世界范围内,遏制COVID-19传播的努力包括采取措施减少患者与医生间的面对面交流。其中之一是远程医疗的使用大幅增加。一些研究表明,远程医疗可以和面对面的交流一样有效。

一项涉及乳腺癌患者的研究发现,与常规医疗相比,远程医疗与患者更高的生活质量和更少的抑郁 / 痛苦相关。不过,虽然这种虚拟医疗能提供各种好处,例如不用去看医生、也不用承担交通相关的费用和不便,但只有当它们不取代患者亲身参与检查、治疗或诊断时,才有价值。

需要注意的是,考虑技术广泛应用所带来的意外结局也很重要。如果强制实施远程医疗服务,就会严重加剧不同社会经济地位患者间健康差异的潜在风险。

在大流行的高峰期,癌症诊断和筛查的人数急剧下降。一项研究发现常规检查下降了 85%~90%。癌症诊断的延迟可能会产生长期连锁反应。一项英国的研究估计,由于诊断延迟,根据肿瘤类型,对比未发生大流行时5年后癌症死亡率可能增高4%~17%。

COVID-19和癌症研究

为了限制病毒的传播机会,许多研究中心制订政策以限制现场工作实验室人员的数量,并搁置了许多研究的开展。在很大程度上,政府拨款资助的研究项目并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但一些私人慈善机构资助的项目面临着资金缺口。

COVID-19大大减少了对癌症慈善组织的捐款。例如,美国癌症协会预计今年的资助性捐款将减少2亿美元,而且无法接受秋季拨款周期的研究拨款申请。

由于COVID-19的出现,临床癌症研究也遇到了困难。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一些癌症中心完全停止了临床试验的登记。今年3月对数十名临床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近60%的受访者停止了某些试验的筛查和 / 或登记,他们所在的机构中有一半停止了研究目的的采血和其他组织采样。

尽管存在这些挑战,但研究人员发现了多种方法以适应拮据的环境,以便试验可以继续进行。这些方法包括利用远程医疗来限制亲自来访,使用电子签名作为试验文件,将口服药物运送给试验参与者而不是要求他们在诊所领取,以及允许在外部实验室进行实验室测试。

与临床研究相关的一些监管要求已经放宽了,这不会损害患者的安全。许多研究人员认为这是一个附加的内容可以作为未来临床研究的一部分,以降低试验成本、促进为患者提供新疗法。

COVID-19和来自癌症的警示

令人惊讶的是,一些有前景的COVID-19治疗方法来自癌症研究。尽管癌症和COVID-19 在起源、发展和对人体的影响方面存在根本不同,但数十年癌症研究中获得的一些见解正显示出与抗击新冠病毒的相关性。

目前正在评估用于缓解癌症患者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的各种药物对COVID-19患者细胞 因子风暴的疗效。其他抗肿瘤药物正在接受研究, 以确定它们对COVID-19的潜在价值。治疗淋巴类癌症的Acalabrutinib就是一个例子。在一项试验中,它导致COVID-19患者的氧气需求迅速改善,炎症水平大幅下降。

癌症和COVID-19之间的另一个潜在联系点涉及了一种名为TMPRSS2的蛋白质。当吸入 冠状病毒时,它与肺细胞结合并被TMPRSS2分裂,以允许它进入并感染细胞。研究表明,在前列腺癌中,TMPRSS2是由雄激素受体调控的。雄激素受体不仅存在于前列腺细胞上,也存在于肺细胞上。

目前尚不清楚该受体是否调节肺组织中的TMPRSS2,但如果它调节了,就可能为新冠肺炎的治疗开辟道路。已经用于治疗前列腺癌的雄激素靶向疗法可以阻止TMPRSS2 进肺细胞,从源头上阻止COVID-19。研究者表示,自大流行开始以来,人们已经积累了大量关于癌症和COVID-19之间动态关系的证据。这一回顾性研究给了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后退一步,评估已经了解到的东西 —— 去了解对患者最有希望的方向,以及哪方面需要更多的研究。

尽管患者可能会对癌症治疗增加的COVID-19风险感到担忧,但不应因此而放弃抗癌治疗。抗癌治疗是可以延长寿命,甚至在很多情况下可以治愈疾病。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清楚治疗的目的,并就自己的具体情况与医生讨论治疗的风险和获益。

图片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咳嗽、咯血以为得了肺部“肿瘤”,没想到竟是鱼刺作怪

“没想到让我咳了这么久的不是肿瘤,而是一根鱼刺!谢谢医生,是你们救了我!”在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呼吸内科病房,来自惠州的林阿姨对科主任江山平教授团队连声道谢。

IBD: 组织学累积炎症模型可预测溃疡性结肠炎患者结肠肿瘤形成的风险

溃疡性结肠炎(UC)中的慢性炎症与结肠肿瘤形成(CRN)有关。最近美国一个医疗小组发明了一种新的累积炎症指数,该指数可以预测UC患者中CRN的发生概率。

Neurology:肿瘤脑转移患者,可考虑使用当癫痫药物降低癫痫发作风险

肿瘤脑转移患者,可考虑使用当癫痫药物降低癫痫发作风险

Clin Trans Gastroenterology: 肿瘤细胞中再生肝磷酸酶3(PRL-3)的状态的可能是评估结直肠癌术后患者复发或转移的重要预后标志物

大肠癌(CRC)最常见的转移靶器官是肝脏。CRC患者初诊时发现约15%–20%的CRC患者有肝转移,其余60%的患者在随后的治疗中也有肝转移。

新型抗肿瘤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2020年版),覆盖9大癌肿、83种药物

为进一步规范新型抗肿瘤药物临床应用,提高肿瘤合理用药水平,保障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维护肿瘤患者健康权益,2020年12月2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了《新型抗肿瘤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2020年版)》。

J Exp Med:脂质代谢与肿瘤发生发展的相互关系

该论文全面总结了肿瘤细胞脂质代谢调节的研究进展,并介绍了已被临床用于干扰脂质代谢的肿瘤治疗新方法,同时基于现有研究成果对该领域的未来发展趋势作了深入的讨论与分析。